一观——混沌,二观——受难,三观——清明

~*枫丹白露*~
许三观一共买了13 次血

第一次是许三观二十多岁时,在蒙昧的乡村里,卖血被认为是身体结实的象征,村里的村花桂花的退婚是因为丈母娘觉得对方没有卖血,身子不好。他跟着十九岁的阿方和根龙,学着他们喝了很多水,卖了第一次血,开开心心地,吃了第一次猪肝,二两黄酒,黄酒要温一温。这时候的他根本不知道卖血意味着什么,卖血得来的钱是要做什么用的,拿到钱以后才想到这钱要拿来娶老婆。

第二次卖血是十年以后的事情了,许三观已经有了三个儿子,大儿子一乐被人怀疑是何小勇的儿子,虽然何小勇不承认,一乐为了保护弟弟打破了方铁匠儿子的头,家里赔偿不起,方铁匠带人来搬走家里所有的家具的时候。许三观去卖血了,这次卖血他很明白是为了什么,为了拿回他家的财产,为了那个不是他的白养了九年的儿子。这次他忘了喝水,他再次来到了胜利饭店,要了一盘猪肝,二两黄酒,黄酒温一温。可是在这里,城里的许玉兰却认为血是祖宗传下来的,卖血就是卖自己卖祖宗。

第三次卖血是在家丑外扬后,也就离第一次卖血不多久,不过估计也是过了三个月,许三观探望旧爱林芬芳并且发生关系后为了补偿她,他去卖血了,这次他又碰上了根龙和阿方,喝了很多水,卖了...
显示全文
许三观一共买了13 次血

第一次是许三观二十多岁时,在蒙昧的乡村里,卖血被认为是身体结实的象征,村里的村花桂花的退婚是因为丈母娘觉得对方没有卖血,身子不好。他跟着十九岁的阿方和根龙,学着他们喝了很多水,卖了第一次血,开开心心地,吃了第一次猪肝,二两黄酒,黄酒要温一温。这时候的他根本不知道卖血意味着什么,卖血得来的钱是要做什么用的,拿到钱以后才想到这钱要拿来娶老婆。

第二次卖血是十年以后的事情了,许三观已经有了三个儿子,大儿子一乐被人怀疑是何小勇的儿子,虽然何小勇不承认,一乐为了保护弟弟打破了方铁匠儿子的头,家里赔偿不起,方铁匠带人来搬走家里所有的家具的时候。许三观去卖血了,这次卖血他很明白是为了什么,为了拿回他家的财产,为了那个不是他的白养了九年的儿子。这次他忘了喝水,他再次来到了胜利饭店,要了一盘猪肝,二两黄酒,黄酒温一温。可是在这里,城里的许玉兰却认为血是祖宗传下来的,卖血就是卖自己卖祖宗。

第三次卖血是在家丑外扬后,也就离第一次卖血不多久,不过估计也是过了三个月,许三观探望旧爱林芬芳并且发生关系后为了补偿她,他去卖血了,这次他又碰上了根龙和阿方,喝了很多水,卖了血,要了一盘猪肝、二两黄酒,黄酒温一温。这次的卖血换来了十斤肉骨头、五斤黄豆、两斤绿豆、一斤菊花。并且因此被踢爆了他和林芬芳的奸情。

第四次卖血是在大跃进的时候,许三观为了一家人能够吃上一点好吃的,又去了。这次卖血后,他没有吃炒猪肝,喝黄酒,而是将所有钱都拿回家给了女人许玉兰。这次卖完血,他的身体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第五次卖血是在送一乐去下乡的时候,路过医院,许三观又卖了血,为了让一乐二乐有点好东西吃,可以买点东西巴结巴结生产队长,这次也没吃炒猪肝,没有喝黄酒,卖血前也没有喝水。

第六次卖血是一个月后,二乐的生产队长要来家里吃饭,家里只剩下两元钱了,本来不同意卖血的许玉兰求许三观去卖血,为了能够讨好二乐的生产队长,许三观这次在家就喝了很多井水,可李血头不想让他卖血,最后看在根龙的面子上把血卖给了他。这次卖血他们照旧要了炒猪肝喝黄酒,过程中许三观得知阿方因为“尿肚子”破裂身体败落不能卖血,然后根龙因为脑溢血当场倒在饭店再也没有起来。他的老婆桂花,就是崇尚卖血证明身体好的桂花,哭肿了眼睛。

第七次卖血是在一个月后,一乐被查出得了肝炎,许三观借钱后仍然不够,又去卖血,李血头告诉他去别的血站卖血的法子。这次可想而知,没有提前喝水,必然是不会再吃猪肝和喝黄酒了。

第八次卖血,估计是几天后,为了能够医治在上海看病的一乐,他打算一直从家乡卖血卖到上海。这次就这盐喝下去好多水,冰冷刺骨的河水,在林浦的血站卖了血,然后吃了猪肝喝了黄酒,不知道有没有温一温,只知道这次他觉得很冷很冷。

第九次卖血是三天后,他坐船到了百里,就着盐喝了水,这次他在百里的血站卖血后,还没来得及喝黄酒吃猪肝就倒下了,被送到了旅馆里,;冷到让小猪给他暖被窝。

第十次卖血,四天后,四十多岁的许三观来到了松林,许三观卖了400毫升血后当场休克,反输了300毫升血,他把上一次卖血的钱也倒贴了出去。当然没吃上猪肝喝上黄酒。

第十一次卖血,几天后,黄店,他遇上了要船的两兄弟,他像根龙和阿方教他一样,教两兄弟如何卖血。这次和两兄弟一起吃了炒猪肝,喝了二两黄酒,温一温——完整的卖血流程。

第十二次卖血,几天后,七里堡,摇橹二兄弟卖给许三观一碗血,许三观要让兄弟去吃炒猪肝他们不吃。然后许三观在长宁卖了两碗血(400毫升)。

第十三次卖血,许三观已经年过六十,这一家现在都过得挺好,许三观走在街上忽然想吃炒猪肝喝二两酒,于是他去了医院,李血头已经死了,新来的年轻的沈血头嘲笑许三观的血只能去刷漆,没人要,许三观痛哭流涕。这一辈子他第一次为了自己卖血,却没有人再要他的血了。

可以看出来,许三观卖血原来有个固定的模式,喝水——卖血——吃炒猪肝、喝温黄酒——隔三个月,一开始许三观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总之不管怎样都要遵循着这种模式,所以当他忘记喝水的时候会懊恼,大热天喝温黄酒被笑话,全因此时的许三观完全不知道为何要卖血,是浑浑噩噩的。这时的许三观还在人生的开始,不知道苦难为何,卖血在他看来只不过是个赚钱的方式。从后文看来,摇橹二兄弟就是许三观的人生轨道再现,此为一个循环。

当卖血的固定流程被打破,意味着生活开始转变了,许三观从主动卖血到被生活推着走去卖血,从隔十年卖一次到几天就卖一次,从不让一乐用卖血的钱到为了一乐卖血到休克。许三观的人生观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亲情战胜了苦难,这大概就是余华在小说中所表现出来的态度。在苦难中,在压力下,在不可预测的灾难中,人都保持着一颗永不被打倒的心如《活着》。在作者的描写中,这种变化不是一蹴而就的,他将这种变化写得顺理成章,就像自序中所说:“这些人物最后都自己开口说话了”。


三观三观,一观——混沌,二观——受难,三观——清明。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许三观卖血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许三观卖血记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