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遗忘的最深处

十明治奶油
我从口袋拿出出生证,我出生在一九四五年的夏天:一天下午,约莫五点时分,我父亲来到市政厅在户籍上签名,一种难以辨认的签名。然而,他步行回去,走在夏日荒凉的 街道上,在一片寂静中听见自行车发出清脆的铃声。和今天一样的季节,一样的艳阳天的傍晚。

——似乎整本书给我的感觉都像是上面这一段文字,像夏日的傍晚,燥热沉寂后微凉的晚风。树荫、草木香,微微慵懒的气息,困顿的,仿佛拢着一片浓雾霭霭的头脑。令人惬意的时光,在回忆中时不时会拨出的气息,令人难以忘怀的美好。
第一次读莫迪亚诺的作品,是他最广为流传的《暗店街》。最开始是对这样舒缓文风的略微不适合困惑。似乎有着十分明确的主题,又似乎没有;又似乎,寻找主题这一过程,原本就是整本书最终围绕的核心部分。
在经历找寻的过程,在慵懒的、似乎微微散漫的文字间,你却似乎可以抓住一些难以言表的东西。
这种更近于混沌而非朦胧的感觉很容易让我脑海中浮现出对从未到过的法国巴黎的幻想:空阔的街道,路边支起大大的伞和卡座,座位上零星的、穿着入时而优雅的三两女郎、络腮胡的大汉;啜着咖啡,偶然闲谈几句,大笑,看看路面,姿态闲适而些些散漫。
又仿佛永远是微慵的午后...
显示全文
我从口袋拿出出生证,我出生在一九四五年的夏天:一天下午,约莫五点时分,我父亲来到市政厅在户籍上签名,一种难以辨认的签名。然而,他步行回去,走在夏日荒凉的 街道上,在一片寂静中听见自行车发出清脆的铃声。和今天一样的季节,一样的艳阳天的傍晚。

——似乎整本书给我的感觉都像是上面这一段文字,像夏日的傍晚,燥热沉寂后微凉的晚风。树荫、草木香,微微慵懒的气息,困顿的,仿佛拢着一片浓雾霭霭的头脑。令人惬意的时光,在回忆中时不时会拨出的气息,令人难以忘怀的美好。
第一次读莫迪亚诺的作品,是他最广为流传的《暗店街》。最开始是对这样舒缓文风的略微不适合困惑。似乎有着十分明确的主题,又似乎没有;又似乎,寻找主题这一过程,原本就是整本书最终围绕的核心部分。
在经历找寻的过程,在慵懒的、似乎微微散漫的文字间,你却似乎可以抓住一些难以言表的东西。
这种更近于混沌而非朦胧的感觉很容易让我脑海中浮现出对从未到过的法国巴黎的幻想:空阔的街道,路边支起大大的伞和卡座,座位上零星的、穿着入时而优雅的三两女郎、络腮胡的大汉;啜着咖啡,偶然闲谈几句,大笑,看看路面,姿态闲适而些些散漫。
又仿佛永远是微慵的午后,空气中凝缓着困倦,阴凉却予人略略舒爽而清醒。这些想着想着,就忆起了从前读过的不多的法国文学,似乎其中都有些许这样笔调的踪迹,仿佛这样慵懒的气质,就是整个法国巴黎的折影。像那一张最广为流传的杜拉斯的 黑白半身照:从容的傲慢、慵懒的优雅。让人难以自拔的迷醉,你甚至没法称之为诱惑。仿佛那般浅薄的词汇,会玷污那骨子里的傲。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来自遗忘的最深处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