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短章:献给达洛卫夫人

這,這
2017-10-02 09:42:15

吴小姐打算中午去买花。

她不记得她的生日是今天,也说不清到底这是她第几个年头记不得她的生日了。凌晨一点,她躺在床上想象雾霾之上的星空,这时她前男友给她发来短信,祝福她生日快乐。短信中的男人说:生日快乐,愿你找到一个懂你的男人。她灭黑手机骂道:老娘之前真是瞎了眼,赖上这么一个窝囊废。

这会儿她已经睁开眼睛,屋外仍是灰茫茫一片,像人拉了一大坨屎没擦干净。她挪动了身子,取过枕边一本书读。这是她的习惯,除此之外还要有烟。凭借书与香烟,她得以暂时逃离消费时间的现实。她点燃一根孟加拉产的香烟,读起书来。

“吴多旭,你在干什么?”站在讲台上的歪鼻子老师大声吼道。

几十个面孔聚焦在她身上,不时发出嘲笑声。她正注视着她的袜子——就在几分钟前,她发现自己的袜子有些奇怪,便把袜子脱了放在课桌上仔细端详(或者说是发呆)。

“老师,我的袜子很奇怪。它的花纹在运动。”她回答。笑声充满整个班级,老师走下讲台,又走上去,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看着这圈圈花纹,她想到蛇,她曾在梦里见过好多次,每次梦见蛇的梦境都以恐怖的破碎为结局。

歪鼻子老师整了整他的眼镜,问她:“为什么你觉得这些花纹是在运

...
显示全文

吴小姐打算中午去买花。

她不记得她的生日是今天,也说不清到底这是她第几个年头记不得她的生日了。凌晨一点,她躺在床上想象雾霾之上的星空,这时她前男友给她发来短信,祝福她生日快乐。短信中的男人说:生日快乐,愿你找到一个懂你的男人。她灭黑手机骂道:老娘之前真是瞎了眼,赖上这么一个窝囊废。

这会儿她已经睁开眼睛,屋外仍是灰茫茫一片,像人拉了一大坨屎没擦干净。她挪动了身子,取过枕边一本书读。这是她的习惯,除此之外还要有烟。凭借书与香烟,她得以暂时逃离消费时间的现实。她点燃一根孟加拉产的香烟,读起书来。

“吴多旭,你在干什么?”站在讲台上的歪鼻子老师大声吼道。

几十个面孔聚焦在她身上,不时发出嘲笑声。她正注视着她的袜子——就在几分钟前,她发现自己的袜子有些奇怪,便把袜子脱了放在课桌上仔细端详(或者说是发呆)。

“老师,我的袜子很奇怪。它的花纹在运动。”她回答。笑声充满整个班级,老师走下讲台,又走上去,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看着这圈圈花纹,她想到蛇,她曾在梦里见过好多次,每次梦见蛇的梦境都以恐怖的破碎为结局。

歪鼻子老师整了整他的眼镜,问她:“为什么你觉得这些花纹是在运动的呢?”

(全文见链接。)

http://mp.weixin.qq.com/s/pK_APih3lb-GQMmfaeepdQ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达洛卫夫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达洛卫夫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