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生长在土地上

卡卡

在书架上发现一本书叫《台湾渍》,几年前买的。我对吃的没什么兴致,但是感觉腌渍和发酵的过程很神奇。

并不是家家户户都年年做黄豆酱积酸菜腌咸菜和咸鸭蛋,但邻居们会互相送一些或者想吃了就去要,酸菜一般是煮面条或者炖白肉片,白粥咸菜我常年吃都不会腻,腌咸菜喜欢鬼子姜胜过萝卜,那种高高的开黄花的植物每年在墙根自生自灭,自灭自生。

家里常备的是腊八蒜,腌蒜很神奇,只有腊八腌的蒜是翠绿翠绿的,其它时节腌都是白色,可能和气温有关。院里有棵山楂树,冬天山楂罐头就送出去好多罐,其它桃子葡萄梨罐头是别人给的。我爸有时会有一点高血压,醋泡花生泡黑豆是给他降血压用的,我带回来的醋泡姜,他俩一致好评。

我家不喜欢反季的食物,比如冬天不太吃新鲜的西红柿,夏天会做几罐西红柿罐头留着冬天偶尔炒菜用。这来自多年的习惯,以前很多东西放不住,樱桃和西红柿就拿来做罐头,枣泡酒,不过樱桃罐头软塌塌,不喜欢。这几天别人送了好多葡萄,酿了葡萄酒,我俨然已成了酒鬼。

刺梅子花可能是一种蔷薇植物,味道很像月季玫瑰一类,长的比人高,开玫红色的花,我妈去年摘了一些和红糖一起渍,蒸馒头烙糖饼,咬一口满口花...

显示全文

在书架上发现一本书叫《台湾渍》,几年前买的。我对吃的没什么兴致,但是感觉腌渍和发酵的过程很神奇。

并不是家家户户都年年做黄豆酱积酸菜腌咸菜和咸鸭蛋,但邻居们会互相送一些或者想吃了就去要,酸菜一般是煮面条或者炖白肉片,白粥咸菜我常年吃都不会腻,腌咸菜喜欢鬼子姜胜过萝卜,那种高高的开黄花的植物每年在墙根自生自灭,自灭自生。

家里常备的是腊八蒜,腌蒜很神奇,只有腊八腌的蒜是翠绿翠绿的,其它时节腌都是白色,可能和气温有关。院里有棵山楂树,冬天山楂罐头就送出去好多罐,其它桃子葡萄梨罐头是别人给的。我爸有时会有一点高血压,醋泡花生泡黑豆是给他降血压用的,我带回来的醋泡姜,他俩一致好评。

我家不喜欢反季的食物,比如冬天不太吃新鲜的西红柿,夏天会做几罐西红柿罐头留着冬天偶尔炒菜用。这来自多年的习惯,以前很多东西放不住,樱桃和西红柿就拿来做罐头,枣泡酒,不过樱桃罐头软塌塌,不喜欢。这几天别人送了好多葡萄,酿了葡萄酒,我俨然已成了酒鬼。

刺梅子花可能是一种蔷薇植物,味道很像月季玫瑰一类,长的比人高,开玫红色的花,我妈去年摘了一些和红糖一起渍,蒸馒头烙糖饼,咬一口满口花的甜香味儿。

也许是因为我对土地里自然生长的东西天生热爱吧,还有对节气时令道法自然的莫名敬畏。但是我不吃臭豆腐~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台湾渍:二十四节气的保存食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