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过山丘,发现已白了头 ——《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读后感

拿破仑爸爸
世人褒贬,因时因地而不同,像我的眼珠一样变化多端。我的眼珠不过忽大忽小,而人间的评说却在颠倒黑白,颠倒黑白也无妨,因为事物本来就有两面和两头。只要抓住两头,对同一事物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是人类通权达变的拿手好戏。
——夏目漱石《我是猫》

  我向来很喜欢各种小动物,总以为它们能洞察人的心底,看穿你我的魂魄,而我们却恍然不觉。而这本书恰好满足埋葬在我心里多年的想象——意外获得思维能力的老鼠们,为了心中的世外桃源所奔走,跟随着莫里斯去“赚钱”,希望用金钱来实现自己的梦想。然而,真正打动我的并不仅限于此。
  《西部世界》里说:“意识的形成并不是由下至上的过程,而是由外至内的过程,不是一座金字塔,而更像是一个迷宫,每一个选择都可能带你接近中心,或是带你绕至边缘、陷入疯狂。”我们在小说中也可以看到老鼠们的意识觉醒过程。
  以“毒豆子”为代表的老鼠们在异化之后开始思考如何定义自身——它们还是老鼠吗?道德的作用是什么?如何与其他“正常”的老鼠相处?以“火腿”为代表的老鼠仍然沉浸在旧日的辉煌与生活中,顽固地以陈年的观念来面对新世界。莎士比亚说:“当我们降临...
显示全文
世人褒贬,因时因地而不同,像我的眼珠一样变化多端。我的眼珠不过忽大忽小,而人间的评说却在颠倒黑白,颠倒黑白也无妨,因为事物本来就有两面和两头。只要抓住两头,对同一事物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是人类通权达变的拿手好戏。
——夏目漱石《我是猫》

  我向来很喜欢各种小动物,总以为它们能洞察人的心底,看穿你我的魂魄,而我们却恍然不觉。而这本书恰好满足埋葬在我心里多年的想象——意外获得思维能力的老鼠们,为了心中的世外桃源所奔走,跟随着莫里斯去“赚钱”,希望用金钱来实现自己的梦想。然而,真正打动我的并不仅限于此。
  《西部世界》里说:“意识的形成并不是由下至上的过程,而是由外至内的过程,不是一座金字塔,而更像是一个迷宫,每一个选择都可能带你接近中心,或是带你绕至边缘、陷入疯狂。”我们在小说中也可以看到老鼠们的意识觉醒过程。
  以“毒豆子”为代表的老鼠们在异化之后开始思考如何定义自身——它们还是老鼠吗?道德的作用是什么?如何与其他“正常”的老鼠相处?以“火腿”为代表的老鼠仍然沉浸在旧日的辉煌与生活中,顽固地以陈年的观念来面对新世界。莎士比亚说:“当我们降临人世时,我们哭喊着,来到这个满是愚人的大舞台”。面对忽然而至的智力,新的希望与调整让人猝不及防,如何定义自身成了终极的问题。
书中充满这样的思考,也正因此从众多俗套的童话中脱颖而出:
    “老鼠是什么?”
    “牙齿、爪子、尾巴、逃、藏、吃,这就是老鼠。”
    “但现在我们还能问‘老鼠是什么’,这就意味着我们不仅仅是老鼠。”
    “我们是老鼠。我们东跑西颠,吱吱乱叫,偷东西,生更多的老鼠。这就是我们被创造出来的意义!”
    “谁创造了我们呢?”
      同时,特里·普拉切特借用了魔笛手的故事背景,用猫、鼠、小男孩的组合进行了一场童话故事般的冒险与创造,重塑了一个新的世界。作者运用了反讽式的寓言故事完成了对人性的拷问:
“听着,桃子,人类的一切行为都是欺骗。”莫里斯的声音说,“他们那么热衷于时时刻刻地相互欺骗,以致选出政府来替他们骗人。我们收他们的钱财,可他们觉得物有所值。”
   “很奇怪,”桃子说,“可是直到有了光亮,我们才意识到阴影的存在”。
   在经历着漫长又逼真的噩梦之后,老鼠们终于明白要面对它们自己,以及它们必须变成的人。——“我宁愿选择我们的道路。有时候我们愚蠢而虚弱,但是联合起来我们就很强大。”
   小老鼠们最终迎来了光明和与市长为代表的人类的和解。
  也许这和老鼠们一开始设想的不一样吧,然而,越过“意识”这个山丘之后,才发现四周没有如茵的草原,而是一片荒漠。这就是生活,我们不奢望改变世界,只期望世界不要改变我们。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的更多书评

推荐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