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得下的执念,放不下的命运

魏大芯
这本书里的人物,要是用一句话来概括,那就是:“一群年老的偏执狂。”

偏执往往不是先天而成,露丝是因为四岁时那个夜晚和不靠谱的老爸,特德和玛丽恩是因为丧子之痛,埃迪是因为那个梦幻般的夏天,哈利是因为心里的那份求之不得的对爱的渴望。按佛教的话来讲,这些人心里都有“业障”,这些业障阻碍着他们,哪怕多年以后也像不时劈过的闪电,照亮他们惨白的过往。

这本书里的角色们年龄似乎都不小,在大多数段落里,他们都以三四十岁甚至六十岁的样子出现在我们面前,作者似乎在特意强调他们的年龄,有几章还以人物各自的年龄来命名。但当我看到这些年已半百的人们言行举止之时,却恍然觉得他们还是十几二十岁的样子,因为时间虽然改变了他们的容貌,心里的执念却一点都没放下。

露丝对男人敬而远之,甚至对第一任丈夫艾伦也没有全心投入;特德直到七十七岁还在拈花惹草;玛丽恩用了几十年才缓解丧子之痛,并重新拾起爱一个人的勇气;埃迪始终恋着比自己大二十三岁的玛丽恩,一度甚至以为自己爱上了她的女儿;哈利直到六十岁临近退休还没找到真正的女友。熟悉吗?这些人可爱,但也可怕,执念让他们始终困在几十年前,也像散开的水渍,蔓延到周围,...
显示全文
这本书里的人物,要是用一句话来概括,那就是:“一群年老的偏执狂。”

偏执往往不是先天而成,露丝是因为四岁时那个夜晚和不靠谱的老爸,特德和玛丽恩是因为丧子之痛,埃迪是因为那个梦幻般的夏天,哈利是因为心里的那份求之不得的对爱的渴望。按佛教的话来讲,这些人心里都有“业障”,这些业障阻碍着他们,哪怕多年以后也像不时劈过的闪电,照亮他们惨白的过往。

这本书里的角色们年龄似乎都不小,在大多数段落里,他们都以三四十岁甚至六十岁的样子出现在我们面前,作者似乎在特意强调他们的年龄,有几章还以人物各自的年龄来命名。但当我看到这些年已半百的人们言行举止之时,却恍然觉得他们还是十几二十岁的样子,因为时间虽然改变了他们的容貌,心里的执念却一点都没放下。

露丝对男人敬而远之,甚至对第一任丈夫艾伦也没有全心投入;特德直到七十七岁还在拈花惹草;玛丽恩用了几十年才缓解丧子之痛,并重新拾起爱一个人的勇气;埃迪始终恋着比自己大二十三岁的玛丽恩,一度甚至以为自己爱上了她的女儿;哈利直到六十岁临近退休还没找到真正的女友。熟悉吗?这些人可爱,但也可怕,执念让他们始终困在几十年前,也像散开的水渍,蔓延到周围,影响了其他人的生活。

我反应比较慢,这书看到差不多一半才发现:不是独居的“一年”吗?怎么已经过去几十个“一年”了?

欧文的写法很有趣,前面三分之一的叙述时间在交互跳动,很多地方都有点儿《百年孤独》那段著名开头的意思,时光经常会穿过几十年,带你看看那些人今后的轨迹,而后再把你拉回来,你以为知道了结果,等看到后来却发现全然不是那样。而这本书从某种意义上也可以看作是一本“写作教科书”,当然,究竟有多少人真的会以书里的方法创作出《不想发出声音时发出的声音》则另当别论,只是这样的手法挺有意思。书里甚至更有书,欧文给他的作家角色们安排出特殊的作品出场时间,在这些作品里,我们得以一窥角色的人生历程和内心世界。

差不多到结尾,那“一年”才姗姗来迟,而读书的人。似乎也跟着书里的人一起过了好些年,到最后,该解的结自然都被解开,揣在心里几十年的执念,也终于被放下,时间往前流动,他们不再是一个个看似光鲜亮丽,实则被冰冻起来的痛苦之人。

当初是命运让他们心里有了结,而解开结的,也正是命运。命运这东西说来玄幻,没人看见也没人摸到,科学家们也做不出实验来证明这玩意儿真的存在,但有些时候,它仿佛就在那里,像披着长袍的神秘旁观者,觉得时候到了,才会出手拉你一下,或者推你一把。

所以这本书也可以当作一本“命运之书”。

现实生活里自然鲜有十六岁的小鲜肉对二十九岁的成熟女人爱慕几十年的壮举,也看不见世界知名女作家和大龄退休警察的罗曼蒂克,但你很难否认,现实里的命运往往会安排得更巧妙,不是吗?

每个人心里多多少少都有些执念,可大可小,可长可短,而我们能做的,只是好好活着,用力去爱,度过某个“独居的一年”,而后迎来春天,接着云淡风轻地说出那句:

“别哭啦,亲爱的。不就是埃迪和我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独居的一年的更多书评

推荐独居的一年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