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早点读过这本书,我将不会那样的决定

读书晚了
虽然是第二遍读,但读完合上书后,心情依然激荡,无法平静。如果我早点读过这本书,我将不会那样选择。

2014年的9月份,在北京生活和工作的我,突然接到家里一个震惊并不敢相信的噩耗,父亲被发现身患一种罕见的肿瘤 —— 胸膜间皮瘤,多发生于与石棉接触人的身上,似乎不应发生在父亲这样一个光学专业的大学教授身上。我只所以感觉惊讶的第二原因是,虽然当时已经79岁了,但由于长期注意饮食和锻炼,父亲的身体一向非常健康。爬山、跑步,父亲甚至比缺乏锻炼的年轻人还要厉害。

之后,我在家庭会议上(恰好在三年前,那年10.1我回家后的家庭会议)所坚持的主张,并不是基于对现实病情和各种治疗方案的理解、权衡和思考,而是由因对上天不合理安排而儿子的愤怒情绪(为什么这种病会发生在父亲身上)和一个理工男对现代医学发达执拗的信任驱动的。在已经得到明显的反面证据之后,我依然相信现代医学已经无往而不胜的神话,我主张积极治疗,我认为父亲可以并且应该被治好(当时愤怒的我混淆了应该和可以的区别),肿瘤最终被消灭,上天还给我之前那个健康、没有任何肿瘤的父亲。父亲需要的不是对疾病的妥协,而是与之战斗,并最终获胜,再活上10年,也许20年。...>
显示全文
虽然是第二遍读,但读完合上书后,心情依然激荡,无法平静。如果我早点读过这本书,我将不会那样选择。

2014年的9月份,在北京生活和工作的我,突然接到家里一个震惊并不敢相信的噩耗,父亲被发现身患一种罕见的肿瘤 —— 胸膜间皮瘤,多发生于与石棉接触人的身上,似乎不应发生在父亲这样一个光学专业的大学教授身上。我只所以感觉惊讶的第二原因是,虽然当时已经79岁了,但由于长期注意饮食和锻炼,父亲的身体一向非常健康。爬山、跑步,父亲甚至比缺乏锻炼的年轻人还要厉害。

之后,我在家庭会议上(恰好在三年前,那年10.1我回家后的家庭会议)所坚持的主张,并不是基于对现实病情和各种治疗方案的理解、权衡和思考,而是由因对上天不合理安排而儿子的愤怒情绪(为什么这种病会发生在父亲身上)和一个理工男对现代医学发达执拗的信任驱动的。在已经得到明显的反面证据之后,我依然相信现代医学已经无往而不胜的神话,我主张积极治疗,我认为父亲可以并且应该被治好(当时愤怒的我混淆了应该和可以的区别),肿瘤最终被消灭,上天还给我之前那个健康、没有任何肿瘤的父亲。父亲需要的不是对疾病的妥协,而是与之战斗,并最终获胜,再活上10年,也许20年。

在得到父亲的支持后(或者说与我有同样想法的父亲在得到我的支持后),之后一切都按照积极治疗的方向我的主张进行。首先是化疗,2期化疗。结果,据医生说,是肿瘤似乎被控制住了,至少没有扩散。但2期化疗,对快80岁的父亲来说,却是一个极端痛苦的过程,头晕、恶心、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父亲挺不住了,无论如何不肯作据说最有效果的3期化疗了。在2015年春节,当我回到家,见到从里屋出来的父亲时,大吃一惊。原来那个身体微胖、步履矫健的父亲不见了,父亲瘦了很多,由于化疗导致恶心和其它影响,短短的3个月,父亲的体重降了20近。父亲的步履也蹒跚了,走路有点踉跄,出里屋的时候甚至还要扶住门框。但还好,父亲精神还好,头脑清晰。

春节假期过后,我回到了北京,与家里通过电话联系。一个多月后,父亲的肿瘤扩散了,并且在身体右侧形成了一个结,大概在胸腔积液,安装导流管的位置。作为与积极治疗、与病魔战斗的倡导者,我支持了手术切除的看法,当时家里人对是否手术还犹豫不决。回到哈尔滨,哥哥在从机场接我回家的路上,还在问我,真的要做手术吗,如果要做,现在要跟医院确认一下。我当时的回答坚决而自信,当然要做,现在我们就打电话。

手术,从技术上也许是成功的。但经过全麻手术后的父亲,身体明显更差了。我以为只是术后正常的反应,然后就怀着对消灭肿瘤的一个新殖民地的乐观心情回京了。仅仅几天后,家里就打电话来,说父亲不行了。当时我正开着会,从会场急急忙忙订票会哈,3天后父亲就去世了,从确诊不到8个月的时间。父亲去世的时候,不是作为一个已经与上帝妥协、说和、并在人生最后的时光安排好自己的生活的老年人的身份去世的,而是作为一个一直与病魔战斗、全服武装的战士身份去世的 —— “喉头插着管子,身上插满了各种注射的针孔,血管里流着各种药物,肉里还有新的缝线”。

如果早读这本书,当时我不会做出那样的选择

如果我早读这本书,我会更面对事实、了解现代医术的局限性,而不是把衰老和死亡当成一种意外、一种不应该发生的事儿。事实上,父亲的第一次诊断,很多医生已经清楚了说肿瘤是恶性的、而且已经处于晚期,而这种肿瘤目前技术并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只不过我不肯面对。“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思考我们生活中不可治愈的情况 —— 我们将必然面对不可避免的衰老和疾病,以便做出一些必要的改变来重塑我们的生活。"。

如果我早读这本书,我就会早警惕在任何情况下医学干预是必不可少的想法,抵制住过度干预、治疗的冲动。化疗、手术,并没有延长、反而很可能缩短父亲的生命。更重要的和非常明显的,是大大地降低了父亲最后时光的生活质量。

如果我早读这本书,我就会让父亲,至少强烈主张,在他人生最后的几个月里,通过姑息疗法保证生活质量,并将这些宝贵的时间去做一些有价值和有趣的事儿,去看看花、或者旅旅游,多跟孩子们在一起,或者完成人生的一些遗憾。而不是作为一个战士,或者在住院、或者奔走于各医院之间,化疗、点滴、手术......,打一场不可能胜利并且屈辱的战争。

人生没有假设,更无法重来。不过,但愿我的感悟,能帮助自己或上一代年老或疾病的人。
逝者已逝,愿父亲在天堂安好。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最好的告别的更多书评

推荐最好的告别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