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G帝国的突然死亡

男秘

格林伯格谈保险行业

此书是AIG帝国第二任董事长格林伯格,撰写的AIG自传。在格林伯格治下,AIG从一家中等规模的保险公司成长为全球性的金融帝国。他对保险行业的理解,如同珍珠一般散落在书页的角落,对每一位投资人来说,都有着罕见的价值。

首先,格林伯格即强调保守,又强调创新。两者看来如此对立,但却道出了在市场经济体制下,经营保险企业的关键所在。在欧美等发达国家,保险行业的进入壁垒很低,保险产品除了价格,其他方面常常很难区分。因此,保险企业容易产生放松自我约束的倾向;在一个较高的利率假设下方能获利的保单上下注。而格林伯格反复强调的保守,指的就是仅接受那些在保守的假设下,能通过承保获利的保单。

就像巴菲特曾经说过的“你能想像有任何上市公司可以接受一种导致销售收入下滑的商业模式吗?只要降一下价,NICO就可以迅速得到数十亿美元的业务。但我们坚持有利可图的价格,而不去跟那些乐天派竞争对手打价格战。我们从不抛弃顾客,但他们会抛弃我们。”其背后的思想,一脉相承。

另一方面,格林伯格强调创新,并且将其定位为公...

显示全文

格林伯格谈保险行业

此书是AIG帝国第二任董事长格林伯格,撰写的AIG自传。在格林伯格治下,AIG从一家中等规模的保险公司成长为全球性的金融帝国。他对保险行业的理解,如同珍珠一般散落在书页的角落,对每一位投资人来说,都有着罕见的价值。

首先,格林伯格即强调保守,又强调创新。两者看来如此对立,但却道出了在市场经济体制下,经营保险企业的关键所在。在欧美等发达国家,保险行业的进入壁垒很低,保险产品除了价格,其他方面常常很难区分。因此,保险企业容易产生放松自我约束的倾向;在一个较高的利率假设下方能获利的保单上下注。而格林伯格反复强调的保守,指的就是仅接受那些在保守的假设下,能通过承保获利的保单。

就像巴菲特曾经说过的“你能想像有任何上市公司可以接受一种导致销售收入下滑的商业模式吗?只要降一下价,NICO就可以迅速得到数十亿美元的业务。但我们坚持有利可图的价格,而不去跟那些乐天派竞争对手打价格战。我们从不抛弃顾客,但他们会抛弃我们。”其背后的思想,一脉相承。

另一方面,格林伯格强调创新,并且将其定位为公司的首要任务。因为创新就意味着为用户提供差异化的服务,从而使企业处于一片蓝海之中,而不是一片血海。你无法用申报专利的方式,把竞争对手阻挡在门外;因而,持续的创新才能使保险企业始终站在前列。

格林伯格强调的创新,即是产品层面的,比如为新生的风险定价,并提供产品。也是销售层面的创新,比如分销渠道的创新,或者是交叉销售。抑或是与落后国家,尤其是前社会主义国家建立联系;从而获得优先入驻和开展业务的机会。

第二,“利润中心”模式。把某一经营区域分配给一个经理,由他全面负责该地区的利润和亏损。任何一笔业务均由经理负责到底,所获好处也都归他。责权明确,避免了当时许多保险公司司空见惯的跨部门指责和推诿。

第三,对产险和寿险的看法。产险和意外险由于自然灾害、政治风险,利率的不可预测性;几年时间累积起来的承保利润容易一次赔个精光;因此,业务的类型和模式丰富能实现风险分散。反观寿险,只要公司秉持谨慎态度,把收来的保费用于投资,那么就比较稳定。在巴菲特漫长的投资生涯中,对产险偏爱有加,对寿险则基本不碰。其原因,则不得而知。寿险的风险主要有二,一是长寿风险,二是利率风险;日本在亚洲金融危机之后,长期的低利率政策,使得日本寿险企业长期处于负利差的经营环境之中,破产无数。

AIG的全球业务

尽管AIG建立全球化帝国的时期,东西方正处于冷战状态。AIG面临着国有化、腐败、保护主义等诸多问题,但AIG在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里为开放贸易而斗争,获得了许多业务类别的第一张保险许可证。可以说:AIG是新市场的开拓者。

依我的推测来看,尽管代价巨大,但AIG在新兴市场上的竞争对手往往极为孱弱,且AIG往往是居领导地位的外来进入者。这就好像是西班牙人进入了阿兹特克帝国一般,拥有着巨大的军事优势。

AIG也致力于利用收益对本地进行基础设施方面的投资,以实现AIG资产的本地化。这也能赢得本地政府的信任和支持。

关于中国的部分,则不得不提。1992年9月AIG拿到了在上海开展业务的牌照,直到2002年AIG才在北京开设了办事处;而代价是中国成功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这显示了外国保险企业进入中国之困难,毫无疑问,官有制下的中国保险企业如同温室里的花朵,受到了极为细心的呵护。

AIG的突然死亡

2005年安然事件后,不少人开始对大企业持怀疑态度。纽约民选公共检察官斯皮策借机对AIG发难,以捞取政治资本。这导致了外部董事和格林伯格的对立,会计事务所的自保行为(无法提供无保留意见审计报告)。最终的结果是格林伯格的出局,AIG则在发展上“迷失了方向”。

AIG的内部控制和风险管理逐渐削弱;到2007年6月,AIG担保的风险最大抵押贷款掉期接近有800亿美元,是2005年时的5倍,而且全部风险都未对冲。当次贷危机来临时,AIG的处境就显得极为窘迫了,大量高风险的保单需要现金偿付,而抛售抵押证券的动作又使得资产进一步缩水。AIG处于一种流动性紧缩的局面。

最终,保尔森和盖特纳以“公共目的”为名,将AIG公司“国有化”,施加惩罚条款;变卖了AIG大量资产,以获得流动资金。

保险企业的成功属于过去,属于历史;一个不审慎的决策,一段载入史册的悲剧,政府的一念之差,政治暗潮的涌动,甚至是科技水平的提高,都可能使保险企业遭受巨大的风险。一家如此强大的保险巨头,在短短三年间就突然死亡,何况并没有颠覆式的竞争产品,规模显然没有给AIG带来生存优势。那么投资者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盯住自己放在篮子里的鸡蛋。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推荐帝国的兴衰:AIG的故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