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多琳的礼物

小陈

整个故事的氛围都像是贝拉塔尔镜头下,凄凉村庄里人们伴着悲歌起舞的场景。通过对两段记忆的回想串连起的是一整个被失落了的部分,布罗岱克做着一种被称作“报告”的调查,直到他最后答复到奥施威尔的一句——“你烧掉了纸,但你没有烧掉我脑子里的东西”——以此结局让他回归到他本应该是的样子。

报告中最沉重的部分之一是原始的回归,例如以马代步与诗歌这些,都远没有到缺失的地步而更像是一种战争带来的倒退。诗歌本身加速了人们的死亡步伐,马在之后的村中只能是生产力的代表——“战争让人们回归到了往昔……所有的人都在往后退,仿佛人类的时间在此打了一个大嗝儿,在人们的屁股上狠狠踢了一脚,让他们几乎再从零开始。”以此带来的是“人们活得像瞎子”或是“他们觉得这就够了”,而全部作为记忆的报告中那些奥施威尔说的应当遗忘的部分在他身陷集中营时早早有了预言,那是为了克尔玛的“为了我,你应该讲,为了所有的人,你应该讲……”

“吞噬生灵的女人”身上的紫藤香味体现了记忆的另一形态,即作为一种反应的,在这之后紫藤香味成为了布罗岱克比在集中营清扫厕所时的大粪气味更为挥之不去的梦魇。

在集中营中布罗岱克意识到人群从羊变...

显示全文

整个故事的氛围都像是贝拉塔尔镜头下,凄凉村庄里人们伴着悲歌起舞的场景。通过对两段记忆的回想串连起的是一整个被失落了的部分,布罗岱克做着一种被称作“报告”的调查,直到他最后答复到奥施威尔的一句——“你烧掉了纸,但你没有烧掉我脑子里的东西”——以此结局让他回归到他本应该是的样子。

报告中最沉重的部分之一是原始的回归,例如以马代步与诗歌这些,都远没有到缺失的地步而更像是一种战争带来的倒退。诗歌本身加速了人们的死亡步伐,马在之后的村中只能是生产力的代表——“战争让人们回归到了往昔……所有的人都在往后退,仿佛人类的时间在此打了一个大嗝儿,在人们的屁股上狠狠踢了一脚,让他们几乎再从零开始。”以此带来的是“人们活得像瞎子”或是“他们觉得这就够了”,而全部作为记忆的报告中那些奥施威尔说的应当遗忘的部分在他身陷集中营时早早有了预言,那是为了克尔玛的“为了我,你应该讲,为了所有的人,你应该讲……”

“吞噬生灵的女人”身上的紫藤香味体现了记忆的另一形态,即作为一种反应的,在这之后紫藤香味成为了布罗岱克比在集中营清扫厕所时的大粪气味更为挥之不去的梦魇。

在集中营中布罗岱克意识到人群从羊变为狼的转化大多是出于人性本能,遇难者庆幸着躲过今日的死亡仪式而默默等待明日的,后来的他这么回应:人哪怕他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会死,也不能持久地生活在一个让他时刻意识到自己会死的世界里,一个浸透着死亡,成天只盘算死亡的世界里。

施暴者被击败,无辜的受难者获得了自由,但人们却被不敢明说的自由之光照花了眼。这通常是他们的复仇时刻,要讨回那失去的,而既已失去又如何讨回,行尸走肉的影子让受难者们陷入淡漠的状态,这其中有受惊吓的奴性的缓冲和无尽疑问得不到回应的茫然。超现实的意象如同集中营一样的超现实,是否该拥有仇恨抑或者同情,只是在不被人们理解的地狱中同情和仇恨本身或许早已失去了存在的可能性,它原先的意义已经变质了。

回归到村里的布罗岱克意识到人群的力量——“在罪犯当中唯我无罪,这与在无罪者当中唯我犯罪归根结底是一回事。”而相对于保全意识,这里的布罗岱克有了更多自我回答的部分,他抛出各种疑问,他问这样一个平常的地方为什么会发生处死的场景,他只能自我解答,在意义和问题间徘徊又互相矛盾着,他说:人本不应该互相评判,人不是为此而生。

后来的他又倾向于原谅——“因为恐惧攫住了某些人的咽喉,我才被出卖给了刽子手。而那些刽子手,那些昔日跟我一样的人,也是恐惧把他们变成了魔鬼,恐惧使他们身上恶的胚芽不断繁衍成长,而在我们自身也都存在这样的胚芽。”

是否任何程度的人性驱使都能被原谅,还是人性驱使下的罪恶本身能够被原谅。布罗岱克的这番解释很可能不是他懦弱与逃避的借口,他臣服于巨大的人性苏醒。包括对待艾梅莉亚的遭遇时布罗岱克认为这也许纯粹是“那阵雨惹的祸”,将人的罪孽怪罪于时刻或地点,怪罪于一次风吹草动,布罗岱克又一次原谅了人性。

他在烦恼中多次倾向于放弃,想到讲述与记录恐怕未必是一剂多么可靠的良药,讲述也许只有助于我们保持伤口。正如同施暴者要有一个好的借口(像获得报告那样)让自己当作什么都未发生般安心生活下去,受害者一样需要那个借口。

布罗岱克最后毕竟放弃了那些,他还是选择了记忆,就像他答复奥施威尔那样。一直在想布罗岱克写给奥施威尔的报告在内容上会与本书记述的有什么不同,从奥施威尔最后的陈述来看,报告里写的内容可能只在于完全还原的他亲历的真实部分,少了书中所思所想,而所见所闻更为详实,包括“另外那个人”最后重复念叨的“凶手!凶手!”

作者埋伏了一整本书的谜题解答是一个很奇异的部分,像是命运的转折机会,就像布罗岱克初次被年迈的费多琳拯救那样,村里的人们在“另外那个人”的画中看到了他们真实的样子,同时“素描画里还没有发现必须看到的东西,无非是因为那些画让人联想的事件还没有发生。”

“另外那个人”是映照过去与未来的人,这本该是一件再好不过的礼物。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布罗岱克的报告的更多书评

推荐布罗岱克的报告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