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来解释一下为什么非得打一星

速速

如果作者不用这个题目,我是绝对不会打一星的。但是你既然用了,我就必须给你这个一星。但是看到书评里面之前还没有这么不留情面的读者,我已经做好被骂的准备了。

本文大概分成两个部分。第一,为什么这样一个题目必须给一星。第二,为什么十万字的内容也丝毫不能抵消题目所带来的伤害。

《文艺女青年这种病,生个孩子就好了》,我出个填空题吧,“……这种病,……就好了”,你会怎么填?“就好了”,说明不是什么难做到的事,如果是我,我第一反应绝对是打一顿就好了。更何况“就好了”这三个字给人一种别的治疗方式软硬不吃,非得这样做才会好的语感。所以也在表达一种嫌弃的心情。意思就是,不必跟他浪费时间,用我这个快刀斩乱麻发方法绝对会药到病除了。

然后再说“这种病”,就算不是侮辱,总归也不是啥赞美的说法,不然我说“你有病吗”或者“你有病吧”,你绝对会听出比较异样的意思来。但是如果是一位很有经验的医生这样跟我说,我一定会问“您不会是看出来什么了吧,请务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这说明什么呢。说别人有病,或者说某个行为有病,普通人是没资格的。只有专业人士有资格说这个话。这也就是为什么听到有人说自己身体不舒服赶...

显示全文

如果作者不用这个题目,我是绝对不会打一星的。但是你既然用了,我就必须给你这个一星。但是看到书评里面之前还没有这么不留情面的读者,我已经做好被骂的准备了。

本文大概分成两个部分。第一,为什么这样一个题目必须给一星。第二,为什么十万字的内容也丝毫不能抵消题目所带来的伤害。

《文艺女青年这种病,生个孩子就好了》,我出个填空题吧,“……这种病,……就好了”,你会怎么填?“就好了”,说明不是什么难做到的事,如果是我,我第一反应绝对是打一顿就好了。更何况“就好了”这三个字给人一种别的治疗方式软硬不吃,非得这样做才会好的语感。所以也在表达一种嫌弃的心情。意思就是,不必跟他浪费时间,用我这个快刀斩乱麻发方法绝对会药到病除了。

然后再说“这种病”,就算不是侮辱,总归也不是啥赞美的说法,不然我说“你有病吗”或者“你有病吧”,你绝对会听出比较异样的意思来。但是如果是一位很有经验的医生这样跟我说,我一定会问“您不会是看出来什么了吧,请务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这说明什么呢。说别人有病,或者说某个行为有病,普通人是没资格的。只有专业人士有资格说这个话。这也就是为什么听到有人说自己身体不舒服赶紧劝对方“好好休息多喝热水”的缘故。因为不专业给不出任何有效的建议,也就只能用这样的方式表示自己的关心了。所以呀,如果你觉得文艺女青年是一种病的话,最多也就只能给出“多喝热水”的建议了。

下面开始说“文艺女青年”这个说法。不得不说,现在这个词也已经被人们经常使用了。经常使用就难免贬值。甚至变质。但是呢,就算如此,真的配得上这个说法的人仍然体现着这个词最初的约束的力量。而且,通常人们有这样一个约定吧,就是比方一个人长得漂亮,他绝对不会说自己长得漂亮(也就一般吧),就算他曾经偶然地发现了这个事实。比方说一个人饱读诗书,他绝对不会说自己饱读诗书。林黛玉也就说自己也就认得几个字。贾母也只是说贾府是中等人家。

更关键的在于,谁给你的资格去自称自己是文艺女青年呢?你总不能说有的是赶不上我的人都自称文艺女青年了,我自称以下怎么就不行了?当然没人说不行。但这种东西毕竟不像是本科毕业证书这样上面的编号都可以在专门的网站上查到。文艺女青年这东西很难去引用外部的客观的东西去证明。这也就是为什么人如果想称自己是文艺女青年,需要拿出很大勇气的原因。因为就算你真的是,真的在最狭义的那个意义上是,有时候还是难免需要应对别人的质疑。作者到底算不算文艺女青年,我后面会去讨论。虽然严格的界限我肯定是给不出来。

这块不重要,可是我还是很刻薄地说了,抱歉。关键在于,你自称是文艺女青年,也的确结婚了,也的确治好了这个病。但是你无论如何也不能拿别人做垫背的吧。而且你的题目的意思并不是“许多像我这样的文艺女青年都是生完孩子之后病被治好了”,而是“文艺女青年们都应该像我这样生个孩子这样才可以治好这个病”。这个东西在你身上管用,对于别人就不一定了吧。况且谁给你的勇气说这东西是个病。一定会有人觉得文艺女青年是宝贵的属性,就算生了孩子也不可以被损伤。

作者也说这个书原名是《文艺女青年孕产育指南》。也就是说,现在这个书名不是作者的本意,那一定又是编辑为了某些考虑而擅作主张了。但是,也不能说责任全在编辑,而作者很无辜而且成为了受害者。因为,最终作者还是答应了,还是妥协了。她原本不必非得这样的。这个新的书名得到了她的许可。因为她觉得虽然算不得理想,但至少还可以忍受。可是我作为一个读者,觉得它根本不可忍受。

接下来是另外一部分,涉及到书中的内容。不然的话,有人可能会怀疑我根本没读过这个书,仅仅是看来题目之后妄加揣测。的确,没读过书就给评价是很武断的。比方说有个书叫做《丑陋的中国人》(这个书我没读过,但是我举不出来更好的例子),这个书名就很得罪人,因为许多人说不上漂亮却也不必称为是丑陋的。但是这样得罪人的书名还是给书中的内容带来了压力,读者的眼光会变得挑剔。除非你的内容写得很好,写得的确有道理,写得足以解释起这样一个题目的原因,否则从第一页开始就怀着不满去阅读,那结果可想而知。

在书中作者写了自己怀孩子和养孩子的艰辛,以及和丈夫,婆婆的周旋,以及对工作的影响。当然,每个家庭可能多多少少这些事情都发生过。问题是,作者的戾气确实重了些。我觉得,如果一个孕妇费了好大劲儿把孩子生下来结果孩子却被别人抢走了,那样的话,用作者这个语气就不为过了。

你总说婆婆不了解情况,就你的“少女帮”多么靠谱多么有用。我就说一点吧,您是1978年出生的,您的上一辈人家里肯定都好几个孩子吧。那么,是只生过一个孩子的“少女帮”成员比较有经验,还是生过好几个孩子的上一辈人有经验呢?俗话说一回生二回熟。第一次生孩子养孩子感觉特别难,但是第二次由于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就驾轻就熟了。上一辈人的经验是经得起好几个孩子检验的。另外呢,看样子作者对于育儿书还是比较依赖的,那我就提醒一点吧,首先看看作者是不是女的,是不是生过孩子,否则难免有点说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旁观者视角。第二要看看作者是不是中国人,不然的话,您自己也知道,德国那里就没有这么多复杂的检查。

而且作者似乎跟鸡汤文有仇。的确鸡汤文跟文艺女青年一样,免不了过度使用。在《鸡汤的反面》这一篇里,作者写道:「面对这样的人心、这样的中年,还要忍受各种心灵鸡汤的指手画脚。他们说感到不幸福是因为小心眼儿;丈夫招猫逗狗是因为自己不够优秀;婆媳关系有矛盾是因为心胸狭隘;体重减不下来是因为品质有缺陷;累觉不爱其实是心痒难耐。要阳光,要正能量,要把重心放在孩子身上,要修仙,要雅量,要八风不动,要地母气质:遭遇这样的困境,这不正是修仙的好机会吗?」

不只这一处,作者很喜欢引用“他们说”,然后非常激烈地去反对。我是这样想的,这个世界上就是有许多不怎么好但是又经常能接触到的东西,比方说微博里面的僵尸粉,比方说楼道里的办证小广告,比方说走在路上经常能听到骂人的话,比方说地上的口香糖痕迹以及吐痰的痕迹。想想就觉得很不好。但是既然没办法,也只能视而不见了。我又不知道这些不好的东西是谁造成的,或者街上有人骂人,我又不能站出去说,您这样不礼貌。我这就多管闲事了。但有时候考虑到对方未必打得过我而许多人又早已敢怒不敢言,也未必站出来说两句就不行。如果你打算跟这些很不好也很不对的东西正面较量,还请理智一些,我们也知道这些东西不好,可是如何心平气和地逐条反驳对方,却是一件不容易做到的事了。更何况毒舌或者作者自称的“负能量”也是很好的特征,但是,还请对其他人也尊重一些。一个人也可以做到既彬彬有礼也很毒舌。

我每当写对别人的不满的或者批评的东西,都是会很慎重的,因为一旦对方读到,他一定心里不好受。而且如果是个心直口快的人,早就在心里在嘴里骂我了。甚至他会找到我,当面骂我。这样让我觉得心里难受。有时候会难过好几个小时。所以很多时候这方面我都会很慎重。可是作者却有点欠缺这一点了,大概是因为她性格比较强势,骂她的人不算少,她早就习以为常了。

而且我感觉作者很喜欢使用刻板印象,比方说在《婆婆驾到》里面写了许多类型的婆婆。至少您的婆婆不可能这里面的几样每一样都占了,既然是别人的婆婆,没有触及到您的利益,也不应该把话说得那么难听。不知道几十年之后您当婆婆,会是这其中的哪一种,到时候看到写给未来自己的评价,不知道会不会生气。反正我知道任何一个身为婆婆的人读起来都会生气的。我不是婆婆,我也读起来生气。

问题是,您写这个书不是本着和平解决矛盾的目的写的,怎么还有点有意激化矛盾的意思呢?您就是觉得丈夫无可救药,婆婆顽冥不化,他们绝对不体谅自己受过的苦,也绝对不理解自己的科学育儿方针?既然都打算过一辈子,这样从一开始就不努力沟通的话,还真是让人担心啊。

而且,孩子是对一个家庭的馈赠。整本书读下来,好像没感觉作者有多么爱她的孩子,就连宝宝多可爱,宝宝的眼睛那么大,宝宝笑起来声音好好听这样最单纯的喜悦和赞美都没有。我没养过孩子,但是养过小猫。从它一个月大的时候开始养,它在地板上撒尿,它挠坏我的课本,这些事情我都没有生它的气,既然没有找到解决措施,也就是习惯这样的事了。而且无论当时养猫的那些日子,以及过去了这么多年,一说起我家的小猫,我都有一大堆高兴的话想说。我们家的猫又聪明又可爱。所以后来看《甜甜私房猫》的时候很有同感,而且也感叹和洋平一家比起来,我自己还不是合格的铲屎官。

你一定是没那么爱你的儿子,否则为什么要写《有一种孤独》这篇文章,你待在家里,衣食无忧,孩子还在你身边,可是你仍然有一种孤独,还是某种很复杂的东西。我晚上无处可去的时候,坐在路边的长椅上,有野猫趴在我腿上取暖,这样的时候我都不会觉得孤独。猫比人的体温要高那么一点点。所以要么你没那么爱你的儿子,否则也没时间在这里想那么闲的事,因为时间都被爱挤满了。要么,你可能是对文艺女青年有什么误解。

「我只能说它不是什么。它不是需要抱着儿子,好感受这世界对于你的意义或回馈;不是丈夫温存体贴,用男女之情标示出你的价值感和安全感;不是在手机上翻来覆去找一个丈夫之外的男人诉说衷肠,脱离开这寻常柴米;也不是打电话给闺蜜吐槽最近的琐事,在另一种亲密关系里丰富你的价值。」(《有一种孤独》)

前面的一句话是“说孤独的时候,我们到底在说什么?”我是个俗人,首先。怎么说呢,不排除在寻常的人际关系之外还存在着别的维度。但这东西犯不着单独拿出来说吧。你把这些寻常的东西都否定了,很难说你还能剩下什么东西。道不远人人自远道。

差不多就是这些想说的。我前面提到了,作者到底算不算文艺女青年,我要给个说法。首先,既然作者是病已经治好了,那也就意味着,她曾经是而现在不是。但是生过病又治愈的人跟根本没有生过病的人有着明显的区别。

因为人是有底线的,比方说我的底线就是不说脏话。但是如果有人拿着枪指着我,那我还是觉得自己的命比较重要。所以呢,就算是已经病愈的文艺女青年,大概也绝不是什么附加限制都没有的女性。

作者在《鸡汤的反面》里面写到「我再也不会设想见到前男友时,如何穿着真丝衬衣,带着珍珠项链假装仪态万方地问:你还好吗?假如我遇到他们,一定说:哎妈呀大哥,活这么久还不死是在等着得癌症吗?」

我想,这可以作为她不是文艺女青年的一个例子。至少文艺女青年不会这样恶毒地诅咒人。好歹还有昔日的情面。其实呢,我就是因为觉得前男友可能会用非常难听的话来形容我,所以我也就不敢谈恋爱了。谁能保证自己只有现男友,没有前男友呢?

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例子,作者喜欢说“屁股决定脑袋”,而且在书中说了不止一次。首先,屁股是个比较粗俗的说法。而且这不是非说不可的,同样的意思,“位置决定看法”就足够表达了。而且,关键这里面有一种把原本很一般的事情想得很粗俗的意思。而且怎么说呢,比方说恰好作者跟一个没生过孩子的文艺女青年讨论问题,她使用了“屁股决定脑袋”这个说法,是不是还稍微有点“你少在那里故作矜持,这个词儿我就敢使用”这样的意思?

所以说,不光生了孩子的她不是文艺女青年,她从来就不是文艺女青年。我想到了《豌豆上的公主》这个故事。真文艺女青年大概身上有类似于隔着几十层床垫依然能被豌豆影响睡眠的特质。否则,岂不是人人都是文艺女青年了。

ps可能想都不想就给一星的人觉得我写这一堆纯粹是废话。这种为行为给出理由的文章总得有人写吧。

喜欢这本书的人一定会反感我的书评。我做好被骂的准备了。写这种挑毛病的书评永远是自曝其短的行为。被人抓到话头也是早晚的事。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文艺女青年这种病,生个孩子就好了的更多书评

推荐文艺女青年这种病,生个孩子就好了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