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asma Phasma 评价人数不足

从废土到星空

南方战士
【作者按】本文是《星球大战》正史小说《法斯马》的剧情梗概。

一、法斯马的故乡

帕纳索斯原本是一颗郁郁葱葱、风景如画的美丽行星。康星矿业公司在那里设立了几十个工厂。每个工厂各司其职,比如:阿拉图站负责纺织、克利奥站负责制造采矿设备、忒耳西科瑞站负责采矿等。后来,其中一座工厂发生意外的核爆炸,导致帕纳索斯大片土地变成废土。康星矿业公司被迫撤离帕纳索斯,留下大量孤立无援的殖民者。有的殖民者选择自杀,而更多的殖民者在恶劣的环境下顽强生存,形成一个个文明倒退的社群。而在帕纳索斯上空,自动防御系统却在持续运转。

一百多年后,酸雨和土壤污染依然肆虐着废土的居民。他们过着极其原始的生活,不知道废土以外存在着沃土,更不知道如何离开帕纳索斯,探访群星。法斯马就出生在这样一个世界里。她逐渐成长为一个求生欲极强的人。为了自保,她可以不惜一切代价、放弃一切原则、牺牲一切亲朋好友。

二、法斯马的上天之路

1、从家乡到沙漠

法斯马和她的哥哥凯尔多原本属于一个人口稀少的独立小家族。在这个家族的边上生活着两个较大的部族——赛勒部族和爪部族。这三个部族的成员都有名无姓,平均寿命只有35...
显示全文
【作者按】本文是《星球大战》正史小说《法斯马》的剧情梗概。

一、法斯马的故乡

帕纳索斯原本是一颗郁郁葱葱、风景如画的美丽行星。康星矿业公司在那里设立了几十个工厂。每个工厂各司其职,比如:阿拉图站负责纺织、克利奥站负责制造采矿设备、忒耳西科瑞站负责采矿等。后来,其中一座工厂发生意外的核爆炸,导致帕纳索斯大片土地变成废土。康星矿业公司被迫撤离帕纳索斯,留下大量孤立无援的殖民者。有的殖民者选择自杀,而更多的殖民者在恶劣的环境下顽强生存,形成一个个文明倒退的社群。而在帕纳索斯上空,自动防御系统却在持续运转。

一百多年后,酸雨和土壤污染依然肆虐着废土的居民。他们过着极其原始的生活,不知道废土以外存在着沃土,更不知道如何离开帕纳索斯,探访群星。法斯马就出生在这样一个世界里。她逐渐成长为一个求生欲极强的人。为了自保,她可以不惜一切代价、放弃一切原则、牺牲一切亲朋好友。

二、法斯马的上天之路

1、从家乡到沙漠

法斯马和她的哥哥凯尔多原本属于一个人口稀少的独立小家族。在这个家族的边上生活着两个较大的部族——赛勒部族和爪部族。这三个部族的成员都有名无姓,平均寿命只有35岁。由于孕产妇和新生儿死亡率极高,因此这三个部族都极其重视孩子。赛勒部族人口有50多,使用一种被称为“提取机”的科技遗产。提取机能收集尸体的营养物质,把他们制成护肤藥和疗伤藥。因此,“让尸骸保护自己”成为赛勒人珍视的传统之一。

赛勒部族和爪部族一直觊觎法斯马所在家族的领土。为了求生,凯尔多和法斯马一直希望自己的家族加入赛勒部族,但他们的父母宁死不从。结果,有一天夜里,法斯马用刀捅伤凯尔多的腿。凯尔多昏迷后,法斯马对家人谎称遭到赛勒人的进攻,凯尔多身负重伤。他们的家族遂倾巢出动,入侵赛勒人的地盘“复仇”,结果被赛勒人全部杀死。只有凯尔多和法斯马幸存。由于伤势严重,赛勒人为凯尔多做了截肢手术。凯尔多苏醒后,发现法斯马面对父母的尸体,问心无愧地加入了赛勒部族。他自己也只能就范。法斯马很快成长为赛勒部族的强大战士。

三年后,赛勒部族的领导人埃吉尔被波尔发动政变杀死。这是违反族规的行为。于是,法斯马和凯尔多又打败了波尔,双双成为赛勒部族的新领袖。

两年后,法斯马率军击退爪部族的一次劫掠后,就如何对待爪部族的问题上与凯尔多产生分歧。凯尔多希望停战;法斯马希望进一步反攻侵略对方。结果全民公决显示凯尔多获胜。赛勒部族和爪部族通过外交暂时实现和平与贸易。

没过多久,布伦多尔·赫克斯将军的第一秩序征兵船在帕纳索斯上空被自动防御系统击落,坠毁在废土的沙漠里。而布伦多尔的逃生舱迫降在爪部族的领地附近。为了获得飞船上的资源,法斯马率军潜入爪部族的领地。她手刃爪部族领袖鲍尔德。她手下的战士托本则抱起布伦多尔就跑。在逃回家的路上,赛勒部族的战士们击杀无数爪部族成员,己方仅损失两人。爪部族因此陷入混乱。


(凯尔多,他的右腿是用机器人的腿做的假肢。)

回到赛勒部族的领地后,法斯马执意要跟布伦多尔走,带他回征兵船的残骸,从而让他能向第一秩序发送求救信号。因为法斯马认为第一秩序会给自己的部族带来光明的未来。但凯尔多不以为然,因此不允许他们离开。于是,到了晚上夜深人静时,法斯马带着战士托本、战士卡尔、提取机操作员西芙、侦察员戈丝塔、布伦多尔·赫克斯及其三名随行的冲锋队员——LE-2003、PT-2445和HF-0518,共同溜出赛勒部族的领地。其中西芙已怀有四个月的身孕,孩子是托本的。

2、忒耳西科瑞站

不料出师不利,他们刚走到沙漠,卡尔就被一种金甲虫咬了一口。这种甲虫的毒素导致卡尔全身肿胀爆炸而死,尸体化为液体。接着,他们又遭遇了残暴的劫掠者和狼群。虽然这些威胁被他们全部化解,但布伦多尔还是不慎被狼划伤,感染到了致命的疾病。这时,机器人TB-3出现,把他们带到目前由47个机器人维护的忒耳西科瑞站。机器人们把布伦多尔带进医疗舱接受治疗。这期间,他们要求其他人作为矿工在矿场里劳动,以抵偿医疗费。法斯马等人企图反抗,结果失败,被迫就范。

布伦多尔康复后,在晚上潜入控制室关闭了全部机器人,然后带着众人进入车库,让大家驾驶两辆飞行摩托和一辆地面突击载具出逃。

3、阿拉图站

但没过多久,法斯马一行人就落入了阿拉图的陷进。阿拉图是沙漠里的一座大城市,围绕阿拉图站所建。阿拉图人满为患,饥荒遍地,人吃人现象非常普遍。因此当地居民视生命为草芥,只能依靠嗜血的娱乐麻痹自己。阿拉图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政府,只有一个也叫“阿拉图”的领袖统治一切。在他之下仅有卫兵和哨兵。

法斯马一行人被俘后,在陷阱里身负重伤的女冲锋队员LE-2003在监狱里被人吃了。其他人则被投入角斗场取悦民众。结果,在第二轮角斗中,法斯马在获胜后跳上观礼台,斩首了时任阿拉图,自封为新一任阿拉图。但上任后不久,法斯马就带着众人奔向阿拉图的车库。一路上,法斯马和剩下的两名冲锋队员见人就杀,毫不留情。最后一行人乘上三辆地面突击载具,逃离阿拉图。

4、从兄妹阋墙到逃出生天

几天后,趁着法斯马一行人下车,在凯尔多的带领下,赛勒和爪部族的人居然追了上来。原来他们一直在跟踪法斯马一行人,现在企图夺走地面突击载具。为了防止他们复仇,残忍的布伦多尔·赫克斯先下手为强,下令两名冲锋队员向他们开火。法斯马默认了他的行为。一瞬间,地面突击载具被打爆,两个部族的多数成员命丧火海,其中包括没能及时赶上来的戈丝塔。其他五十多人暂时被击退。

又走了一段路后,法斯马一行人终于抵达了征兵船的残骸。布伦多尔告诉法斯马,这艘外壳闪瞎眼的飞船原来是帕尔帕廷最喜欢的纳布游艇之一。

这时,赛勒和爪部落的的人又追了上来。经过一番阋墙般的厮杀后,只有法斯马、凯尔多、西芙、布伦多尔·赫克斯和法斯马的小侄女弗蕾幸存。其他人全部阵亡。最后,法斯马一枪击毙哥哥凯尔多。

布伦多尔用飞船残骸里的通信设施联系了附近的“复兴级”战列巡洋舰“定局者号”后,阿米蒂奇·赫克斯亲自下来接父亲。结果,他们带走了法斯马和弗蕾,以西芙太软弱为由拒绝她上船。

布伦多尔一上“定局者号”,就下令轨道轰炸塞勒部落、阿拉图站和征兵船残骸所在的位置。法斯马见证了这一切,意识到第一秩序的强大。

三、红银争宠

阿切克斯来自贾库,是跟随赫克斯父子逃往未知空间的少年冲锋队员之一,最初编号CD-0922。后因表现出色,被布伦多尔·赫克斯万里挑一,成为他的私人卫兵。布伦多尔亲自为他设计了红色盔甲,给他赐名卡迪纳尔,把他提拔为队长。他是第一秩序中第一位有独特盔甲和名字的冲锋队员。卡迪纳尔把布伦多尔视为自己的父亲,对他极其忠诚。但法斯马的到来改变了这一切。


(卡迪纳尔队长)

法斯马被布伦多尔带上“定局者号”后,向卡迪纳尔学习了第一秩序的科学文化知识。随后,在布伦多尔的安排下,她接替了卡迪纳尔在“定局者号”上对十六岁以上冲锋队学员的训练。卡迪纳尔从此只在“复兴级”战列巡洋舰“宽恕号”上训练十六岁以下的学员,而且也不再担任布伦多尔的私人警卫。这让卡迪纳尔对法斯马怀恨在心。他认为法斯马破坏了秩序,是第一秩序的潜在混乱因素,因此必须被铲除。

法斯马加入第一秩序一年后,驾驶一架TIE战斗机重返帕纳索斯。秉承“让尸骸保护自己”的传统,她来到克利奥站,用3D打印机把那艘纳布游艇残骸的船壳板打造成冲锋队盔甲,供自己穿戴。从此,法斯马成为第一秩序中第二位有独特盔甲和名字的冲锋队员。


(法斯马队长)

她还从帕纳索斯带走一只金甲虫,回到“定局者号”后,用它杀死了布伦多尔,因为他知道法斯马的卑微出身。一直厌恶父亲的阿米蒂奇·赫克斯默许了法斯马的行为。对外,阿米蒂奇仅仅宣称布伦多尔死于“未知疾病”。

另一方面,被留在帕纳索斯的西芙因感染了辐射病而赶到卡利奥普站。在医疗舱内,机器人让她恢复了健康。五个月后,她诞下一子——被取名为托比。母子俩从此在站内定居下来,足不出户,由机器人照顾他们。

十年后,抵抗组织特工维·莫拉迪探访帕纳索斯,遇见了西芙和托比。维是母子俩十年来见到的第一个人;西芙把法斯马的故事告诉了维。不过,由于维的跃空机太小,装不下三个人,因此她决定先行离开,过几天换艘大飞船再回来把这对母子接走。


(维·莫拉迪)

然而,她离开帕纳索斯后不久,就被卡迪纳尔俘虏到了“宽恕号”上。卡迪纳尔获悉她去过法斯马的母星后,就对她秘密刑讯逼供,希望她讲述法斯马的身世,以便为自己所用。于是,维就把西芙告诉她的故事转述给卡迪纳尔听。其中最后一部分,即法斯马登上“定局者号”之后的事,则是抵抗组织黑客设法从“定局者号”的监视记录中获取的。维还告诉卡迪纳尔,抵抗组织黑客获得过第一秩序的医疗记录,她从中发现布伦多尔的死状与卡尔一模一样!因此,布伦多尔很有可能是被法斯马害死的。

卡迪纳尔获得这条线索后,马上去找阿米蒂奇·赫克斯将军,向他告发法斯马。没想到,阿米蒂奇向卡迪纳尔承认,他早就知道这件事了,因为正是他默许法斯马杀死布伦多尔的。

卡迪纳尔离开阿米蒂奇的房间后,觉得自己孤立无援,开始对第一秩序产生怀疑。不过,他依然想扳倒法斯马。于是,维给了卡迪纳尔一只活的帕纳索斯金甲虫。医疗机器人只要对这只甲虫进行化学分析,就能确认布伦多尔死于这种甲虫的毒。卡迪纳尔满意地离开审讯室,而且故意不锁门,给了维越狱的机会。

第一秩序高层会议即将在“宽恕号”上召开。卡迪纳尔计划在会上向凯洛·伦等其他高官展示证据,揭露法斯马的真面目。不料,按照阿米蒂奇的命令,卡迪纳尔被禁止参会。

几天后,万念俱灰的卡迪纳尔决定与法斯马当面对峙。两人在训练室里一言不合便拳脚相向。在搏斗中,法斯马告诉卡迪纳尔,他只是布伦多尔随意摆布的工具,而自己才是布伦多尔需要的人。最后,法斯马战胜卡迪纳尔,把他打成重伤,留在训练室的地板上等死。没想到,维一直没走,而是伪装成一名冲锋队员。她以高超的间谍手段救走卡迪纳尔,潜入机库,开飞船把他送去帕纳索斯的卡利奥普站,让他接受医疗舱的治疗。

卡迪纳尔告诉维,法斯马的侄女弗蕾在加入第一秩序后成为冲锋队员UV-8855。六个月前,法斯马声称她死于训练中的武器事故。


译名表

人物
Phasma,法斯马
Keldo,凯尔多
Egil,埃吉尔
Porr,波尔
Balder,鲍尔德
Torben,托本
Torbi,托比
Carr,卡尔
Siv,西芙
Gosta,戈丝塔
Palpatine,帕尔帕廷
Frey,弗蕾
Brendol Hux,布伦多尔·赫克斯
Armitage Hux,阿米蒂奇·赫克斯
Captain Cardinal (Archex),卡迪纳尔队长(阿切克斯)
Vi Moradi,维·莫拉迪
Kylo Ren,凯洛·伦

地点
Unknown Space,未知空间
Parnassos,帕纳索斯
Arratu Station,阿拉图站
Cleo Station,克利奥站
Terpsichore Station,忒耳西科瑞站
Calliope Station,卡利奥普站
Jakku,贾库

组织
Con Star Mining Corporation,康星矿业公司
Scyre band,赛勒部族
Claw band,爪部族
First Order,第一秩序
stormtrooper,冲锋队
Resistance,抵抗组织

科技
Detraxor,提取机

载具
Speeder bike,飞行摩托
Ground assault vehicle,地面突击载具

飞船
Naboo yacht,纳布游艇
Resurgent-class Battlecruiser,“复兴级”战列巡洋舰
Finalizer,“定局者号”
Absolution,“宽恕号”
TIE Fighter,TIE战斗机
Starhopper,跃空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1)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