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与规则之外

黄慢慢

这是之前在别人书评下的回复,发现基本就是我自己对这本书最深的印象了,干脆随便改了下,加点料誊成一个书评。

书评并不具体,没啥结构可言,只是随便谈谈而已,实际完全可以写成论文。事实上作者的另一本书《尘缘》,我就特地为其写了半篇论文,是从古代政治制度、异化、不可知论以及解构谈的,洋洋洒洒写了几千字。不过后来不了了之了,毕竟只是一部娱乐小说,如果如此认真,反而失去了看娱乐小说的本意了。

关于处女作《亵渎》这部书,评价就如先前对别人的回复。

首先是作者本人,可以知道的是:

烟雨江南,本名邱晓华,男,1974年生,本科毕业于复旦大学,毕业后进入新华社,任记者。数年后旅英留学,取得硕土学位后回国发展,加入北京一家特大型投资公司,从事资本市场业务三年。其间先后从事证券分析与投资、风险投资、并购与重组业务,后主持并完成了对一家上市公司的收购,并任该公司高管一年。目前任职于国内某知名金融机构,从事核心业务。

另外,知乎蛤蟆曾爆料,烟男老婆很有钱,即使现在也比他本人有钱(当下烟男光是版税,也年入八位数了,更不提版权以及本人主业),但在他没钱没势的时候嫁给了他……这是一个实打实的...

显示全文

这是之前在别人书评下的回复,发现基本就是我自己对这本书最深的印象了,干脆随便改了下,加点料誊成一个书评。

书评并不具体,没啥结构可言,只是随便谈谈而已,实际完全可以写成论文。事实上作者的另一本书《尘缘》,我就特地为其写了半篇论文,是从古代政治制度、异化、不可知论以及解构谈的,洋洋洒洒写了几千字。不过后来不了了之了,毕竟只是一部娱乐小说,如果如此认真,反而失去了看娱乐小说的本意了。

关于处女作《亵渎》这部书,评价就如先前对别人的回复。

首先是作者本人,可以知道的是:

烟雨江南,本名邱晓华,男,1974年生,本科毕业于复旦大学,毕业后进入新华社,任记者。数年后旅英留学,取得硕土学位后回国发展,加入北京一家特大型投资公司,从事资本市场业务三年。其间先后从事证券分析与投资、风险投资、并购与重组业务,后主持并完成了对一家上市公司的收购,并任该公司高管一年。目前任职于国内某知名金融机构,从事核心业务。

另外,知乎蛤蟆曾爆料,烟男老婆很有钱,即使现在也比他本人有钱(当下烟男光是版税,也年入八位数了,更不提版权以及本人主业),但在他没钱没势的时候嫁给了他……这是一个实打实的逆袭故事,或者说,目前都还没逆袭完毕的故事。

在国泰君安的网站上,基金经理一栏可以找到烟男本人,其人一度挤进业内前百,在国内算是顶级基金经理了,手上进出过数以百亿的数字,不过近来似乎投资亏了不少,炒了国泰的鱿鱼,不知道接下来是去哪个公司做什么。

从以上经历不难推出关于作者本人的一些东西。首先,烟男毕业于复旦,后入新华社从事记者,从国内新闻行业现状看,极有可能便是从此时开始对舆论冷暖与当下社会规则抱有怀疑态度。而后烟男便换了个环境,去了英国读书,这算是一种逃避,或者考察吧。在信息匮乏的90年代末期,也只有亲身经历才能感受到真正的社会差异了,不过想必也是在此期间,烟男本人也明白了,虽然规则逻辑不同,但规则背后本质的秩序以及在秩序下的异化却是相通的。这也就不难推出其回国从事资本行业,并取得业内可称顶级的地位的来由了。一方面,应该是有了一个大人物妻子,和他的所有书一样,烟男本身就是在微末之际和一个各方面无比闪耀的女人恋爱的;另一方面,则应该是屈于规则之下,希冀把握规则中属于自己的力量。

于是在他而立之年时,有了《亵渎》,这时他在资本行业也混的风生水起了。

从他的书中也可以看出,烟男是个彻彻底底的不可知论者,唯心主义者,有着解构思想,但又有着如福柯所言“上帝死了,人也不能独活”的彻底悲观思想。从烟男自身的学历经历也不难得出结论,其人对哲学史并不会陌生,在诸如存在、诸如虚无主义、后现代思想里也有着不少深入的思考。在他最有才气的《亵渎》与《尘缘》中,也随处可见充斥着种种哲思的亮点,虽然两者都不幸烂尾了。

亵渎便也罢了,烂得不算过分,又有罪城补遗,虽然补得不怎么滴,好歹整体还算清晰。但尘缘——这里必须吐槽一下——尘缘真的是烂尾烂得惊天动地。究其原因,无他,野心太大,线实在埋太多了:

天庭和天妖是一线,吟风、顾清、小二的百世情缘一世纠葛是一条线,主角小二本身的成长、质疑是一条线,妖皇与道德宗对抗是一条线,清虚宫与道德宗的对抗是一条线,道德宗扶持的安禄山与清虚宫扶持的唐明皇是一条线,虚无、怀素关于道与生命的质疑与反抗是一条线,小二与张殷殷、青衣的情缘是一条线,小二与杨贵妃、吟风是一条线,天庭与九幽与道德宗是一条线,紫薇、紫阳在天庭规则下不得已的反抗又是一条线,其他还有更细的线若干按过不提,反正单想想就蛋疼。当然,单拟出来可能很多人不会觉得有啥,毕竟别人写书也是一条主线,一个小故事接一个小故事的,似乎也没啥值得惊讶的。但试想这所有线在故事中都一直网状交织,每一条线都有着其作用以及寄托的思考,偏偏作者一直到了结尾才妄图将其全部收结归拢,这种结构得有多么错综复杂且蛋疼。于是蛋疼的尘缘虽然有着看上去简单的三角恋言情的内核,但却成了一个注入无数形而上思想的失败尝试,至此成为绝唱。

说远了,接着说亵渎。

亵渎最有韵味的依然是结尾,临结尾时,虽然有些小方面逻辑依然纠缠不清,但烟男总算把大方面的线索聚拢,最终导出世界的本质。结论很悲观,世界也很悲观,世界无始无终,永无止境,也永无超脱,所有生命在此受到拘束,前传罪城还提到有收割者会毁灭文明。在这个多元宇宙里,可以有永生,但却没有永生后的超脱,在成为神后,也不过是机械地重复着自己枯燥的工作,机械地履行神永生的职责,正如当今社会市场经济配置下每个人都变成冷冰冰的机器一般。在人界位面,胖子不愿屈服,所以反抗光明教会制定的规则,然而最终却发现光明教会也不过是反抗天界制定规则的可怜虫,最终在天界的光辉下寂灭。继而再看,天界又是什么?天界也不过是为了寻求超脱而反抗整个多元宇宙规则的蠹虫,甚至连反抗过后有没有结尾都不知道,只是一味追寻多元宇宙毁灭过后的未知而已。胖子对此不屑且不齿,但扩张领域妄图重建虚幻但属于自己的多元宇宙时,也只能苦涩,无奈,茫然地说:

“要有光。”

要有光,意味着要有规则,也意味着他重建的世界依然是一个无始无终没有超脱的悲观世界。胖子的超脱是虚幻的,他的领域本身就是虚幻的,但即使在这种虚幻中,他的本质也依旧是不得超脱。令人愤恨的规则之外,依旧也只能是令人愤恨的规则。延展到当今社会来看,即使反抗社会规则与逻辑,建立一套所谓超脱的规则与逻辑,其本质依然没有不同,挣脱了此规则,创建彼规则时,也不过是另一个此规则而已。

从这个角度来看,胖子亵渎了自己的反抗,正如烟男亵渎了自己的挣脱规则超脱规则的理想。

社会规则是悲观的,社会规则是让个体异化的,他人即地狱,但在地狱之外,也只能还是地狱。

这里再聊一聊其他。比如文字,确切来说,烟男的文字是在狩魔手记里才算成熟的,这种商业化大场面的描写与风格,在国内整个通俗小说中,真的是找不到第二个人了。相比之下,尘缘雍容至极的文字很多时候就显得极为累赘了,比如说,尘缘经常很蛋疼的学红楼梦一样不停描写女人的衣着,描写衣着没错,文字也够雍容华丽,但一写女人就写衣着,真的单调至极……不过《狩魔手记》只是一部披着末世皮的言情小说,虽然因为文字,氛围拿捏地尤其好,但其实故事结构极其简单,思想性也可有可无,甚至还有些故弄玄虚,除了贝布拉兹那句咏叹调的诗句,就没啥值得一提的思想观点了。尽管笔锋难得地写实,但究其本质,却是典型的美国青春小说风,比如暮光之城什么的……倒是有一些句子本身尤其好:

“当皓月坠入山峦,群星才会闪耀。”

这句话能记一辈子。

其后《罪恶之城》……写得最好的是序章,骂一句脏话,妈的这么简单一个小故事,氛围写得这么传奇,文笔是真的强悍。和严肃小说所讲究的简洁生动文笔标准不同,他的文字是商业化的,带有华丽但不令人反感的气息的商业化,恰恰,这反而是难能可贵的。和许多人想像的不同,恰当的商业化可并不简单。

要说才气,烟男的才气还是都在亵渎和尘缘里,其中的哲理、思考,故事结构、人物的用心程度,对每一条线索都利用充足的态度,都远不是后面的书能比的,虽然都不尽善尽美,但韵味却总是令人难忘。

有意思的是,亵渎讲的是规则本身与反抗规则,着重在社会群体逻辑上,尘缘的重心却是在个人以及个体逻辑。虽然本质都是谈的不得超脱,但当奇幻小说的重心降低,落在个体的异化以及超脱上时,这也就和卡夫卡们一脉相承了。

尘缘的故事,便是由错误的身份而引发的关于个体、群体、异化、超脱的探讨,在这点上,书中有一段极为精辟的问答,这里单列出来:

“师兄,我……我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修道?就为了羽化飞升吗?不停的修炼,若今世飞升不了,那就转入轮回,下一世再重新来过,直到修成大道为止。但是羽化飞升之后,所去又是何处,位列仙班?三十六天中又有些什么?三十六天之上还有些什么?直有一天身处在了飞升彼岸,是否一切又当重新开始?” “若尘,你看。这芸芸众生,大多数人劳碌一生,求的不过是温饱二字。又有些人时时处处钻营逢迎,为的亦止是名利二字。其实纵是坐拥天下又能如何?这副皮囊仍不过吃三餐眠三尺,百年后一抔黄土。我辈修道之人,又有几个俱大神通者真愿高踞那庙堂之上,受四海朝拜?可是若尘,这些在我们看来全无意义的事,在他们而言往往就是生存的全部。我们仅是幸运了些,入得道德宗,方才有这对月感叹的机会。说来,我当年也曾有如你今日的迷茫,那时我选择的是下山历练,游历天下,十一年后方始回山。” “然后怎样?” “怎样?下山时是怎样,上山时还是怎样。虽然我还是不知道此世的意义在哪里,不过我用了十一年的时光学会了先把这事放下。既然想不明白,那且先专心修道,做做手头的事,日后说不定哪一天也就明白了。不知道该做什么的时候,就做那些肯定正确的事。无论如何,修道总是不会错的。”

这是我个人认为烟男写得最好的一段对白。虽然关于异化,关于个人的超脱,他得出的结论依旧是如此悲观,也是如此的妥协,但这应该也正是诸如你我最好的选择吧。

超脱是什么?

我不知道。

但学习吧,反省吧。

学习,总归是不会错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亵渎1·轮回·月陨的更多书评

推荐亵渎1·轮回·月陨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