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中集

JJ林俊杰
2017-10-01 18:50:08

不是唐突老舍先生 短篇集子里一贯是最容易出糟糠和末名作的 大家也不外如此

像神枪沙子龙 微神 前几年赶过第一趟 都还是有印象的

杂文里造诣最高 排的上号的 应当是 我这一辈子 月牙儿 微神 马库先生 火车番表了

神枪沙子龙

一个隐姓埋名的故事

牺牲

真哪!现在的女人多么精,才二十一岁,什么都懂,彷佛在美国留过学!头一次我们看完电影,她无论怎说也得回家,精呀!第二次看电影,还不许我拉她的手,多么精!电影票都是我打的!最后的一次看电影才准我吻了她一下,真哪!

有味了

马库先生和茶房的故事

有趣 太有趣了 写的短了 实在短了 不尽兴 真不尽兴 ,一改一贯的深沉批判风格 写出这么一个诙谐有趣的小故事,若是以这么一种轻快萌动的笔法写一篇长篇故事该多有意思 ,

不过这种小品文大概也只有这样篇幅才最有兴

可与番表在火车上合并在一起

我的眼盯住了她的。她要低头,还没低下去,便又勇敢地抬起来,故意地,不怕地,羞而不肯羞地,迎着我的眼。直到不约而同地垂下头去,又不约而同地抬起来,又那么看。心似乎已碰着心。

我走,极慢地,她送我到帘外,眼上蒙了一层露水。我

...
显示全文

不是唐突老舍先生 短篇集子里一贯是最容易出糟糠和末名作的 大家也不外如此

像神枪沙子龙 微神 前几年赶过第一趟 都还是有印象的

杂文里造诣最高 排的上号的 应当是 我这一辈子 月牙儿 微神 马库先生 火车番表了

神枪沙子龙

一个隐姓埋名的故事

牺牲

真哪!现在的女人多么精,才二十一岁,什么都懂,彷佛在美国留过学!头一次我们看完电影,她无论怎说也得回家,精呀!第二次看电影,还不许我拉她的手,多么精!电影票都是我打的!最后的一次看电影才准我吻了她一下,真哪!

有味了

马库先生和茶房的故事

有趣 太有趣了 写的短了 实在短了 不尽兴 真不尽兴 ,一改一贯的深沉批判风格 写出这么一个诙谐有趣的小故事,若是以这么一种轻快萌动的笔法写一篇长篇故事该多有意思 ,

不过这种小品文大概也只有这样篇幅才最有兴

可与番表在火车上合并在一起

我的眼盯住了她的。她要低头,还没低下去,便又勇敢地抬起来,故意地,不怕地,羞而不肯羞地,迎着我的眼。直到不约而同地垂下头去,又不约而同地抬起来,又那么看。心似乎已碰着心。

我走,极慢地,她送我到帘外,眼上蒙了一层露水。我走到二门,回了回头,她已赶到海棠花下。我像一个羽毛似的飘荡出去

我无从打听她的消息。直接通信是不可能的。间接探问,又不好意思。只好在梦里相会了。说也奇怪,我在梦中的女性永远是“她”。梦境的不同使我有时悲泣,有时狂喜;恋的幻境里也自有种味道。她,在我的心中,还是十七岁时的样子:小圆脸,眉眼清秀中带着一点媚意。身量不高,处处都那么柔软,走路非常地轻巧。那一条长黑的发辫,造成最动心的一个背影。我也记得她梳起头来的样儿,但是我总梦见那带辫的背影

初恋是青春的第一朵花,不能随便掷弃,

初恋像幼年的宝贝,永远是最甜蜜的,不管那个宝贝是一个小布人,还是几块小石子

是她打开了我的爱的园门,我得和她走到山穷水尽。怜比爱少着些味道,可是更多着些人情

心中茫然,只想起那双小绿拖鞋,像两片树叶在永生的树上作着春梦

写的真美,可惜却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老字号

能挨过五千年的中华 顶不过风云变色的民国 轰轰烈烈的五四

且说屋里

通篇莫名 只单看到了卖国贼时才有联想感触

我这一辈子

巡警到底是干吗的?是只管在街上小便的,而不管抢铺子的吗?

现官不如现管 旧巡警莫若新城管

这就是我的本事。怎么不负责任,而且不教人看出抹稀泥来,我就怎办。话要说得好听,甜嘴蜜舌地把责任全推到一边去,准保不招灾不惹祸

和稀泥之鼻祖

给福海娶亲——只剩了这么一档子该办的事了,爽性早些办了吧!

人生一世 草木一秋

一篇自言自语 自说自话的一流中篇民国小人物纪实文

月牙儿

我近来非常的懒,能披着件衣服呆坐一两个钟头。我想不起什么,也不愿想什么,就那么独自呆坐。

想起的都是月牙儿里的渺茫光

善人

小品文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这一辈子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这一辈子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