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困文化的继承

拾兔初晓

在他们平铺直叙的直白描述中,我时常味字里行间所描绘的场景感到后怕和无奈。我对与读书的认识,首先觉得读书应该能让我对自己周围的世界有更多的理解,其次才是阅读所能带给我的对我周围之外的世界所产生的理解。读这本书的第一遍,我更多滴停留在用书中字里行间的场景对照自己生活的农村地区,这种对比让我产生了对我从小生活的农村的另外一种理解。

作者在导言中提到了“贫困文化”,同时抛出了一个观点:“贫困文化具有某些共性,这样的共性超越宗教、城乡,甚至国家的界限。”在阅读过程中,我通过将桑切斯家所生活的社群与自己从小生活的农村以及我所支教过两年的偏远山区进行对比,很不幸滴发现,作者所谓的贫困文化的共性是真实存在的,因为即使从时间和空间上相隔甚远的上世纪的墨西哥贫民窟与今天的中国偏远贫困的农村,这种贫困文化的共性都是如此的相似。

作者跟多的视角是旁观者,一个不加评论的旁观者,然而,我们作为读者,在感受作者所在的旁观者视角的时候,不禁会思考哦,是否有一些什么方式可以撬动一下贫困文化“遗传”的杠杆,将贫困群体的封闭环境打破,从而注入某些东西?因为当你对某种局面认识得越深,就越想为之做些什么。

显示全文

在他们平铺直叙的直白描述中,我时常味字里行间所描绘的场景感到后怕和无奈。我对与读书的认识,首先觉得读书应该能让我对自己周围的世界有更多的理解,其次才是阅读所能带给我的对我周围之外的世界所产生的理解。读这本书的第一遍,我更多滴停留在用书中字里行间的场景对照自己生活的农村地区,这种对比让我产生了对我从小生活的农村的另外一种理解。

作者在导言中提到了“贫困文化”,同时抛出了一个观点:“贫困文化具有某些共性,这样的共性超越宗教、城乡,甚至国家的界限。”在阅读过程中,我通过将桑切斯家所生活的社群与自己从小生活的农村以及我所支教过两年的偏远山区进行对比,很不幸滴发现,作者所谓的贫困文化的共性是真实存在的,因为即使从时间和空间上相隔甚远的上世纪的墨西哥贫民窟与今天的中国偏远贫困的农村,这种贫困文化的共性都是如此的相似。

作者跟多的视角是旁观者,一个不加评论的旁观者,然而,我们作为读者,在感受作者所在的旁观者视角的时候,不禁会思考哦,是否有一些什么方式可以撬动一下贫困文化“遗传”的杠杆,将贫困群体的封闭环境打破,从而注入某些东西?因为当你对某种局面认识得越深,就越想为之做些什么。

这不禁又让我想起来《乡下人的悲歌》,J.D用整本书描绘来自己的成长经历,这种经历同样可以与《桑切斯的孩子们》形成一种对比,而不管怎样对比,读者都会无力滴发现,刘易斯所谓的“贫困文化的共性”是真实存在的。J.D在《乡下人的悲歌》的结语中写到:“公共政策会起到作用,但没有一个政府能够帮助我们解决我们自身的问题......这些问题无法归结于政府、企业或其他人。我们自己才是罪魁祸首,只有我们自己才能解决。”这也许有一定道理,但是,对于一个碰壁的文化环境来说,如果没有一种杠杆性的什么东西,去撬动他们的世界和价值观,从而在这种始终沿袭继承至今的贫困文化中注入些积极的正向的充满活力的东西,这些闭环里面的人们,大概永远不会认识到自身是有问题的,解决自身问题也就变成了无稽之谈。

所以,两本书对比阅读之后,我的思考是:这种杠杆性的东西,会是什么?如果真有一种这样的东西存在,那么,它又会怎样发挥作用?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桑切斯的孩子们的更多书评

推荐桑切斯的孩子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