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起点

爱上一座城

20岁的年纪,其实才是人生真正的起点。 开始想像自己到底想要的生活,适合自己的职业,开始想像自己今后的生活,开始期待爱情,感慨友情,开始变得不是那么开开心心,生活当中太多的东西都充满了迷惑。我们大概都是个歌尔德蒙,需要有个纳尔齐斯来帮助我们点明我们不知道的一切,但是生活中哪有那么多明慧的纳尔齐斯,我们不过是在孤军奋战。 我们一开始就没有纳尔齐斯的虔诚,也缺乏明白自己所想要的东西之后的勇敢,但是最重要的是,我们根本就不知道我们到底适合什么,到底应该做什么。每个人身上大抵都是有着理性的力量和感性的认知,所以我们也没必要把一切辨得那么明朗,就走就好了。但是缺乏这纳尔齐斯对于自己的认知,也缺乏着歌尔德蒙母性的启示。 ------------------------------------------------ 谁知道呢?未来到底会怎么样。面临我们在现实生活当中不得不去做的就是,我们到底该怎么选择。我想《纳尔齐斯与歌尔德蒙》告诉我们的不多,但是很重要:选择适合你的,否则你始终也不会体会到你做的事情的意义和价值。就好像歌尔德蒙不明白理性的意义个价值,纳尔齐斯虽然表面上赞成艺术,但是在内心也还是鄙视的。如果一...

显示全文

20岁的年纪,其实才是人生真正的起点。 开始想像自己到底想要的生活,适合自己的职业,开始想像自己今后的生活,开始期待爱情,感慨友情,开始变得不是那么开开心心,生活当中太多的东西都充满了迷惑。我们大概都是个歌尔德蒙,需要有个纳尔齐斯来帮助我们点明我们不知道的一切,但是生活中哪有那么多明慧的纳尔齐斯,我们不过是在孤军奋战。 我们一开始就没有纳尔齐斯的虔诚,也缺乏明白自己所想要的东西之后的勇敢,但是最重要的是,我们根本就不知道我们到底适合什么,到底应该做什么。每个人身上大抵都是有着理性的力量和感性的认知,所以我们也没必要把一切辨得那么明朗,就走就好了。但是缺乏这纳尔齐斯对于自己的认知,也缺乏着歌尔德蒙母性的启示。 ------------------------------------------------ 谁知道呢?未来到底会怎么样。面临我们在现实生活当中不得不去做的就是,我们到底该怎么选择。我想《纳尔齐斯与歌尔德蒙》告诉我们的不多,但是很重要:选择适合你的,否则你始终也不会体会到你做的事情的意义和价值。就好像歌尔德蒙不明白理性的意义个价值,纳尔齐斯虽然表面上赞成艺术,但是在内心也还是鄙视的。如果一个走错了方向,我们不过是永远都在做着自己永远不懂的东西,这东西是有界限的,不是我们可以依靠后期的努力达到的。这大概就是天性,天性是否可以变,我不知道,但是他必然有很多膈应的地方,让人内心不舒服。 ------------------------------------------------ 20岁的时候,我们哪里想过什么生来病死,想过什么分别与遗失,对于友情,对于爱情,我们始终会觉得我们会和大家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我们哪里顾得上说什么样的友情是最好的,我们哪里辨得明什么是真正的友情,而有些所谓的感情不过是我们的一时兴起,或者说流于外表罢了。但是什么是真的感情呢?我们是否真的有那些刻骨铭心不曾遗忘的感情。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我们所享受的和期待的,是尚且年轻的脸庞,20岁的面庞,我们所享受的,是无拘无束的青春时节,这也是20岁的时光。我们在生活中叫嚣的一切,和我们期待的一切,不过多是人群中的欢闹,却也逃脱不了独自一人时候的不安和想象今后的一切的时候的恐慌。 因为我们不明白在感情的本质上,如何最为合适,我们该如何做。 我就想着纳尔齐斯与歌尔德蒙之间到底有没有那种痛苦与纠结。我想是有的。当他们在一开始的时候,他们拼命的想爱着对方的时候,却始终以为自己不为对方所爱的痛苦,仿佛的说着你是不是觉得我就特别幼稚,你是不是不把我当做朋友,有时候仅仅为了得到对方的认可,歌尔德蒙可以付出一个上午的时间学习,就为了一个夸奖。这种煎熬怎么不是煎熬。 我想这个阶段的感情不过跟我们也是一样的。 但是之后纳尔齐斯说“听着,歌尔德蒙!我们的友谊是很宝贵的:他曾经有个目的,并且已经达到了,这就是唤醒了你。我希望他并没有完结,我希望它将再次和不断更新,并且达到一些新的目标。但是眼下是没有目标了。你的目标是不明确的,我既无法引导你,也没法陪伴你去达到它。……我可以做你的朋友,可是不允许对你恋恋不舍。……” 友谊不仅仅是恋恋不舍,我们不得不去放弃这种东西。我们最终还是要分开的,我们可以在脑海里回想起他,也会觉得我们肯定,我们相遇不是为了简单相逢,我希望跟你在说说话,因为我有好多的东西只有跟你说,我们相遇还有我们在一起的下一个目标。 这段友情也是平等的吗?其实是两个人在相互的卑微吧!纳尔齐斯虽然看似在领导着,但是实际上也很违心,不过是自己的特点表面冷静而已。或许最后歌尔德蒙明白他们是站在同样的一个水平的时候,他们才是真正站在一起,这也是必然需要的一切,在友谊里必然也不可以有谁显得那么卑微,而只是低眉垂首。 “歌尔德蒙,原谅我,有件事我没能早点告诉你。本来,当初在主教的宫堡里中,我到地牢里来探望你的时候,或者当看到你完成的第一批雕像时,或者在别的一个什么时机,我就应该对你说。让我今天告诉你吧,我是多么的爱你,你对于我一直有多么宝贵,由于你,我的生活变得多么丰富啊!……要是我终究还是知道什么是爱,那就得归功于你。你是所有人中唯一我能爱的人。你无法衡量着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沙漠中的甘泉,花园里的花树。我的心没有枯萎,我的灵魂中还留下一个可以为圣恩所达到的地方,这完完全全得感谢你。” ------------------------------------------------- 突然想到玛利亚布隆修道院门口的那颗栗子树,来自于异国,就那么长久的立着,好像有点什么的样子。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纳尔齐斯与歌尔德蒙的更多书评

推荐纳尔齐斯与歌尔德蒙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