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到身体的一部分被撕裂的句子

偏执

“喝海水的人是渴死的” 铝箔包里掺了丝丝柳橙果肉的浓缩还原果汁,就像长得好看这件事一样,是赝品的乡愁,半吊子的田园诗,装模作样,徒劳 冷风像一个从不信中医的人在遍尝西医疗法而无效之后去给针灸了满脸。 高雄港好多船正入港,每一艘大鲸货轮前面都有一台小虾米领航船,一条条小船大船,各各排挤出V字形的浪花,整个高雄港就像是用熨斗来回烫一件蓝衣衫的样子。 她们座位之间的桌巾突然抹出一片沙漠,有一群不认识的侏儒围圈无声在歌舞。 她模模糊糊想着这些,人陆陆续续走过来了。脸色都像是被风给吹皱了。 他的脸像被冷风吹得石化,也或许是给这个问句吹的 深目蛾眉,状如愁胡,既文既博,亦玄亦史; 有的人戴眼镜,彷佛是用镜片搜集灰尘皮屑,有的人眼镜的银丝框却像勾引人趴上去的栅栏。有的人长得高,只给你一种揠苗助长之感,有的人就是风,是雨林。 她欲仙而仙我,她飘飘然而飘我。 逆着黑头车的车头灯,大伞在风中癫痫,车灯在雨中伸出两道光之触手,触手里有雨之蚊蚋狂欢。光之手摸索她、看破她。她跑过去,雨鞋在水洼里踩出浪。 三世因缘里蓝桥会的故事——期而不来,遇水,抱梁柱而死。 一笑,像脸上投进一个石子,满脸的涟漪。 从哪一刻开始失以毫...

显示全文

“喝海水的人是渴死的” 铝箔包里掺了丝丝柳橙果肉的浓缩还原果汁,就像长得好看这件事一样,是赝品的乡愁,半吊子的田园诗,装模作样,徒劳 冷风像一个从不信中医的人在遍尝西医疗法而无效之后去给针灸了满脸。 高雄港好多船正入港,每一艘大鲸货轮前面都有一台小虾米领航船,一条条小船大船,各各排挤出V字形的浪花,整个高雄港就像是用熨斗来回烫一件蓝衣衫的样子。 她们座位之间的桌巾突然抹出一片沙漠,有一群不认识的侏儒围圈无声在歌舞。 她模模糊糊想着这些,人陆陆续续走过来了。脸色都像是被风给吹皱了。 他的脸像被冷风吹得石化,也或许是给这个问句吹的 深目蛾眉,状如愁胡,既文既博,亦玄亦史; 有的人戴眼镜,彷佛是用镜片搜集灰尘皮屑,有的人眼镜的银丝框却像勾引人趴上去的栅栏。有的人长得高,只给你一种揠苗助长之感,有的人就是风,是雨林。 她欲仙而仙我,她飘飘然而飘我。 逆着黑头车的车头灯,大伞在风中癫痫,车灯在雨中伸出两道光之触手,触手里有雨之蚊蚋狂欢。光之手摸索她、看破她。她跑过去,雨鞋在水洼里踩出浪。 三世因缘里蓝桥会的故事——期而不来,遇水,抱梁柱而死。 一笑,像脸上投进一个石子,满脸的涟漪。 从哪一刻开始失以毫厘,以至于如今差以千里。她们平行、肩并肩的人生,思琪在哪里歪斜了。 活在世界上,将永远像一个丧子的人逛游乐园。 那天,我隔着老师的肩头,看着天花板起伏像海哭。 怡婷读着读着,像一个小孩吃饼,碎口碎口地,再怎么小心,掉在地上的饼干还是永远比嘴里的多。 隔着眼泪的薄膜茫然四顾,觉得好吵,才发现自己干干在鸦号,一声声号哭像狩猎时被射中的禽鸟一只只声音缠绕着身体坠下来。甚且,根本没有人会猎鸦。 千千百百个伊纹撑开来印在泡泡上,扭曲的腰身像有人从后面推了她一把,千千百百个伊纹身上有彩虹的涟漪,慈爱地降在每一张圆桌上,破灭在每个人面前。一维哥哥看进去伊纹的眼睛,就像是想要溺死在里面。交响乐大奏,掌声如暴雨,闪光灯闪得像住在钻石里。她们后来才明白,她们着迷的其实是新娘子长得像思琪。那是她们对幸福生活的演习。 有一种人,像一幅好画,先是赞叹整体,接下来连油画颜料提笔的波浪尖都可看,一辈子看不完 新的瘀青是茄子绀或虾红色,旧的瘀青是狐狸或貂毛,老茶的颜色 眼尾皱起来,一双眼睛像一对向对方游去欲吻的鱼 观世音菩萨就是观自在菩萨,观是观察,世是世间,音是音声,就是一个善男子看见世间有情的意思。 手轻轻拂过去,搪瓷摸起来仿佛摸得到里面的金属底子,摸得牙齿发酸;琉璃摸起来像小时候磨钝的金鱼缸口;粗陶像刚出生皱皱的婴孩。 光滟滟外亦有一种羞意。那不只是风景为废墟羞惭,风景也为自己羞惭 她们很久之后才会明白,李老师是故意任晞晞笨的,因为他最清楚,识字多的人会做出什么样的事。 面对一片发旋的海洋。抄完笔记抬起脸的学生,就像是游泳的人在换气。 羞赧的红潮如疹,粗手平伸,直到极限,如张弓待发,把手上的信封射给他 夜灯比正午太阳还热烈, 那些女孩若有她们笔迹的一半美便足矣。他把如此庞大的欲望射进美丽的女孩里面,把整个台式升学主义的惨痛、残酷与不仁射进去,把一个挑灯夜战的夜晚的意志乘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再乘以一个丑女孩要胜过的十几万人,通通射进美丽女孩的里面。壮丽的高潮,史诗的诱奸。伟大的升学主义。 罗莉塔之岛,他问津问渡未果的神秘之岛 罗莉塔之岛,他问津问渡未果的神秘之岛。奶与蜜的国度,奶是她的胸乳,蜜是她的体液。 甩出去的时候给他的离心力更美,像电影里女主角捧着摄影机在雪地里旋转的一幕,女主角的脸大大堵在镜头前,背景变成风景,一个四方的小院子被拖拉成高速铁路直条条涮过去的窗景,空间硬生生被拉成时间,血肉模糊地。真美 像生日时吹灭一支支蜡烛,他只想许愿却没有愿望,而她整个人熄灭了。 隔着他,她看着天花板像溪舟上下起伏。那一瞬间像穿破了小时候的洋装。想看进他的眼睛,像试图立在行驶中的火车,两节车厢连接处,那蠕动肠道写生一样,不可能。枝状水晶灯围成圆形,怎么数都数不清有几支,绕个没完。他绕个没完。生命绕个没完。 ‘在爱里,我时常看见天堂。这个天堂有涮着白金色鬃毛的马匹成对地亲吻,一点点的土腥气蒸上来 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所谓教育不就是这样吗?”思琪一时间明白了,在这个故事中父母将永远缺席,他们旷课了,却自以为是还没开学。 正是他不知羞耻的快乐的渊薮。射进她幽深的教养里。用力揉她的羞耻心,揉成害羞的形状。 佛说非非想之天,而她在非非爱之天, 目如愁胡。“深目蛾眉,状如愁胡 伊纹姐姐应门的眼睛汪汪有泪,像是摸黑行路久了,突然被阳光刺穿眼皮。伊纹看起来好意外,是寂寞惯的人突然需要讲话,却被语言落在后头的样子,那么幼稚,那么脆弱 作文日是长长的白昼里一再闯进来的一个浓稠的黑夜。 声音里满是风沙,沙不是沙尘砂石,在伊纹姐姐,沙就是金矿金沙。 沉默了两个绿灯、两个红灯 跑车安全带把她们绑在座位上,如此安全,安全到心死。 满屋子亮晶晶的宝石就像是四壁的橱窗里都住着小精灵在眨眼睛。假手假脖子也有一种童话之意 “我跟你在一起,好像喜怒哀乐都没有名字。 我是馊掉的橙子汁和浓汤,我是爬满虫卵的玫瑰和百合,我是一个灯火流丽的都市里明明存在却没有人看得到也没有人需要的北极星 在别人就是尘是霾,在伊纹姐姐就是云是雾 老师嘴里的每一个句号都是让她望进去望见自己的一口井 我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五十几岁能和你躺在这里,你是从哪里来的?你是从刀子般的月亮和针头般的星星那里掉下来的吗?你以前在哪里?你为什么这么晚到?我下辈子一定娶你,赶不及地娶你走,你不要再这么晚来了好不好?你知道吗?你是我的。你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有时候我想到我爱你比爱女儿还爱,竟然都不觉得对女儿抱歉。都是你的错,你太美了。 星期二要补习,每次骑车与你擦肩而过,渐渐地,前前后后的日子都沾了星期二的光,整个星期都灿烂起来。 死地后生,柏油开花,鲤跃龙门 寒鸟啼霜,路树哭叶,她有一种清凉的预感。 她爱老师,这爱像在黑暗的世界里终于找到一个火,却不能叫外人看到,合掌围起来,又鼓颊吹气揠长它。 蹲在街角好累,制服裙拖在地上像一只刚睡醒不耐烦的尾巴。但是正是老师把世界弄黑的。她身体里的伤口,像一道巨大的崖缝,隔开她和所有其他人。她现在才发现刚刚在马路边自己是无自觉地要自杀。 创伤后压力症候群 这个沙沙的声音,在路树哭叶的季节,有一条铺满黄叶的大河,任自己的身体顺着这河漂流 外面的灯光透过格子窗投进来,光影在桌上拉出一个个菱形,像桌子长出异艳的鳞片。新娘子像睡在神话的巨兽身上,随时会被载走。 不知不觉已经天黑了,从淡水河的这岸,望过去熙攘的那岸,关渡大桥随着视线由胖而瘦,像个穿着红色丝袜的轻艳女子从这里伸出整只腿,而脚趾轻轻蘸在那端市区的边际。入夜了,红色丝袜又织进金线。外面正下着大雨,像有个天神用盆地舀水洗身子。泼到了彼岸的黑夜画布上就成了丛丛灯花,灯花垂直着女子的红脚,沿着淡水河一路开花下去。真美。 姐姐说十四行诗最美的就是形状:十四行,抑扬五步格,一句十个音节——一首十四行诗像一条四四方方的手帕,如果姐姐能用莎士比亚来擦眼泪,那我一定也可以拿莎士比亚擦掉别的东西,甚至擦掉我自己。 忍耐不是美德,把忍耐当成美德是这个伪善点世界维持它扭曲的秩序的方式,生气才是美德。 你是经历过奥斯维辛的人,经历过核爆的人,强暴是社会性的谋杀,你说你每天至少8个小时坐在咖啡馆里写这本书,早已练习会无声的哭泣。而我是多么愚蠢多么迟钝。看到你的书的人是多么幸运,她们不用接触,就可以看到世界的背面。谢谢你,祝好。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更多书评

推荐房思琪的初戀樂園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