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之路 大国之路 评价人数不足

人口未来发展的乌托邦主义

任远
2017-10-01 13:31:03
随着中国完成了人口转变过程,似乎轻舟已过万重山,原来笼罩着国家发展的“大国之难”的担忧 ,已经展现为两岸风光无限。通过创造出良好的人口和发展环境,“人口之难”已经转变为“人口之利”,开辟出大国发展的积极道路。从1970年代以来,以及追溯到建国以来,诸多学者和公共管理执政者,在人口与发展问题上艰难探索,有的不畏艰难险阻,勇敢探索和应战,提供了前瞻性的真知灼见;有的切实面对实际,提供有价值的建议;有的随波逐流,随着社会的变化而不断适应和改变自己的见解;有的故步自封,刻舟求剑,则不免被裹挟在历史变迁的洪流中被抛弃在外。

回想在这数十年来对大国人口和发展的知识生产和社会变迁的历史航程中,浪花汹涌澎湃,构成了内容丰富的历史事件。而人口发展突破其前行的三峡的艰苦过程,也充分说明前瞻性的真知灼见的重要,说明了学者求真求知的可贵,说明了在执政治理中扩展思想开放性的重要,也说明了政治和学术共生性所具有的复杂的两面性。掩卷深思,感叹千百年来谁说史,历史的细节往往不同学者有不同的看法,历史的真实也会对不同的学者有不同的评价。但是知识生产和社会变迁所展现的人口与发展规律性的基本脉络是确定不移的。社会变迁总是

...
显示全文
随着中国完成了人口转变过程,似乎轻舟已过万重山,原来笼罩着国家发展的“大国之难”的担忧 ,已经展现为两岸风光无限。通过创造出良好的人口和发展环境,“人口之难”已经转变为“人口之利”,开辟出大国发展的积极道路。从1970年代以来,以及追溯到建国以来,诸多学者和公共管理执政者,在人口与发展问题上艰难探索,有的不畏艰难险阻,勇敢探索和应战,提供了前瞻性的真知灼见;有的切实面对实际,提供有价值的建议;有的随波逐流,随着社会的变化而不断适应和改变自己的见解;有的故步自封,刻舟求剑,则不免被裹挟在历史变迁的洪流中被抛弃在外。

回想在这数十年来对大国人口和发展的知识生产和社会变迁的历史航程中,浪花汹涌澎湃,构成了内容丰富的历史事件。而人口发展突破其前行的三峡的艰苦过程,也充分说明前瞻性的真知灼见的重要,说明了学者求真求知的可贵,说明了在执政治理中扩展思想开放性的重要,也说明了政治和学术共生性所具有的复杂的两面性。掩卷深思,感叹千百年来谁说史,历史的细节往往不同学者有不同的看法,历史的真实也会对不同的学者有不同的评价。但是知识生产和社会变迁所展现的人口与发展规律性的基本脉络是确定不移的。社会变迁总是增强了学人对人口和发展规律性的认识,而只要是能够坚持着对人口和发展基本规律性进行探索,学界和学人总是能够在历史上成为国家和社会发展作出其高低不等的贡献。

经过数代学人的努力,人口和发展的基本动态、内在规律性以及中国人口和发展所面临的若干重大问题,包括人口结构变动和消费率的变化,人口老龄化对于养老保障的需求,人口城镇化过程中的城乡协调发展,出生性别比过高的社会生活压力,人口结构变化后的人口素质的提高,人口政策逐步松动行政化的生育管制,人口发展战略逐步转向可持续发展的整体目标等等,在这些领域,已经有了丰富的知识积累。也已经有了初步共识性的发现。

但是在人口和发展的有关问题在不断解决的过程中,也不断产生出一些新的问题。人口和发展所面临的人口数量矛盾逐步解决以后,正逐步产生出一些新的主要矛盾,特别是人口格局的未来变化出现一些新的动态,历史的航船出现一些的新的转折,将面临一些新的发展,都值得学界学人和执政管理继续加以探索和扩展新的思路。

但是对于人口发展而言,一个科技主义崇拜的乌托邦在主义仍然是持续存在的,人口变动似乎存在一个理想状态,从而来规定了实现有计划按比例的发展。为了实现这个理想的状态,需要公共政策的干预,甚至是行政的强制。从关于八亿适度人口规模的神话开始,到1980年确定2000年十二亿人口目标,以及从适度人口发展到数量、结构、分布无所不包的全面适度人口。对于未来人口的理想状态,也往往认为存在一个洛特加意义上的零增长的静止人口是内在均衡的理想。对于人类人口发展的未来,似乎沉浸在一种教条主义的想象中,并利用这些乌托邦主义的目标来规划人口发展具体实践的现实,而不是从人口和发展的内在关系中理解人口,不是从人口变动过程中理解发展,将人口作为发展的对象,而不是作为发展的主体。这样的规划主义的思路,不能不说是一种计划主义思维的惯性,或者是一种人口发展乌托邦的迷思。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