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主义的彗星

玻璃球

一直以为在二战前后不可能存在浪漫主义的作品,看来这是偏见。

黑塞将其毕生追求陈列在精美的乌托邦中,以一个俯瞰的视角将展台周遭的废墟和荆棘一同摄入。黑塞不再将自己作为演员或者展品进行陈列,而是以虚拟舞台与血肉人偶的方式,在三个传记中表达对于智性的追求和知识分子的根本矛盾。

黑塞给所有传记对象安排了一个近乎殉道的结局,让人很难对其所思所想不抱有尊敬之情,浪漫到不忍苛责。

最早接触黑塞是他的《历程》,当时是在听一首后摇,里面有朗诵。后来找到原文并且用哥特体抄录下来,作为笔记本的扉页。

前两个月遇到一群小孩在游学机构的组织下做阅读书目的调研。有的小孩很羞怯,有的小孩很有效率的执行上面给的任务。被同样的问题问了几十遍,我生出点捉弄的意思,你有没有想过互相帮忙完成任务?我说的我喜欢的书不见得是我喜欢的书该怎么办?你觉得这个任务的目的是什么?终于有个年龄大一点的女孩把问题推进到你喜欢的诗。当时张口想说的是海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顾城黑色的眼睛,后面想想,万一要写诗名呢,我也不确定这诗名是否就是我记起的那几句,而且有点俗。说到喜欢,顾城和海子的诗集我都买过,海子我没多少印象,顾...

显示全文

一直以为在二战前后不可能存在浪漫主义的作品,看来这是偏见。

黑塞将其毕生追求陈列在精美的乌托邦中,以一个俯瞰的视角将展台周遭的废墟和荆棘一同摄入。黑塞不再将自己作为演员或者展品进行陈列,而是以虚拟舞台与血肉人偶的方式,在三个传记中表达对于智性的追求和知识分子的根本矛盾。

黑塞给所有传记对象安排了一个近乎殉道的结局,让人很难对其所思所想不抱有尊敬之情,浪漫到不忍苛责。

最早接触黑塞是他的《历程》,当时是在听一首后摇,里面有朗诵。后来找到原文并且用哥特体抄录下来,作为笔记本的扉页。

前两个月遇到一群小孩在游学机构的组织下做阅读书目的调研。有的小孩很羞怯,有的小孩很有效率的执行上面给的任务。被同样的问题问了几十遍,我生出点捉弄的意思,你有没有想过互相帮忙完成任务?我说的我喜欢的书不见得是我喜欢的书该怎么办?你觉得这个任务的目的是什么?终于有个年龄大一点的女孩把问题推进到你喜欢的诗。当时张口想说的是海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顾城黑色的眼睛,后面想想,万一要写诗名呢,我也不确定这诗名是否就是我记起的那几句,而且有点俗。说到喜欢,顾城和海子的诗集我都买过,海子我没多少印象,顾城倒是真喜欢,但不是黑色是我眼睛那首,而是有一句大雾弥去一滩败草一袖冷风,可惜也不记得诗名了。想来想去,《历程》蹦入脑海,这一首诗和克乃西特最得意的那首诗内核是一致的,挣脱过去、故土的束缚,人生本为一段段历程,向前,因当不断向前,不要被牵绊。第一次看到这首诗我记不起在哪年,只是记得当时自己心态,什么都没得到,什么都没失去。现在看玻璃球游戏,自己已经有很多失去,有一点他人羡艳的,转眼间将这一点亲手抛弃,只剩下失却和原地徘徊。因而对于克乃西特我是羡慕的,失却为了向前,预见了绝望也要向前。

黑塞在三个传记中都为殉道的主人公安排了后继者——富有希望的年轻人,以此留下一线希望。

回到我被问最喜欢的书的情景中,有个男孩,跟在女孩身后,看到我写的回答,眼睛反射出惊奇,“有意思,这个可以问为什么了”,我还没来得及回答,被一阵哨声打断,男孩被女孩拽走了。如果男孩问为什么,我可以回答,如果你确认你所追求的是无上的,你可能会走到一段全新的历程。世界投影到我的眼中是虚无变形颓废神经质,充斥着漂移不定的狩猎者,所以更需要这样的人物和故事。

P.S.这样一看,云图似乎有玻璃球游戏的影子。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玻璃球游戏的更多书评

推荐玻璃球游戏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