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课 写作课 8.1分

让写作有质感,最重要的是平衡

心婧如水

一直自认为是“文青”,好像打小学起就做着“作家梦”,希望有朝一日能写出惊世骇俗的鸿篇巨著。奈何二十多年过去了,除了闲来无事写的几篇书评,于写作途中我始终是“有始无终”,要么是草草开头而“虎头蛇尾”,要么有时候觉得胸中涌动着无数想法,然而却总是无从下笔。 读了这本风靡全球的《写作课》,不能说醍醐灌顶,但很多时候会有恍然大悟的感觉:原来,我写不出,有辣么多原因。 这本《写作课》的作者艾丽斯·马蒂森还真是个牛人。毕业于哈佛大学,主攻文学硕士专业,自身长于写作,所写的短篇小说获得过小推车奖,又有多年教授写作的教学经历。更重要的,在她的序中可以看出,她并非专职写作,而是和我们一样,在庸碌的生活中忙里偷闲写上一笔。如何在生活的琐碎中抓住稍纵即逝的灵感?如何在创作中保证小说人物和情节的多面性、真实性、吸引性?艾丽斯的经验给了我很多启迪。 全书270多页,写的比较通俗易懂,并没有宣讲高深的“炫技”和刻板的写作技法,只是作者在长期写作和教学经验中的总结。艾丽斯对文学有很深造诣,所以在行文中引用了很多国外知名学者的小说作为例证加以说明。 《写作课》共分为五个部分:在第一部分“风筝与线”中,艾丽斯将自由...

显示全文

一直自认为是“文青”,好像打小学起就做着“作家梦”,希望有朝一日能写出惊世骇俗的鸿篇巨著。奈何二十多年过去了,除了闲来无事写的几篇书评,于写作途中我始终是“有始无终”,要么是草草开头而“虎头蛇尾”,要么有时候觉得胸中涌动着无数想法,然而却总是无从下笔。 读了这本风靡全球的《写作课》,不能说醍醐灌顶,但很多时候会有恍然大悟的感觉:原来,我写不出,有辣么多原因。 这本《写作课》的作者艾丽斯·马蒂森还真是个牛人。毕业于哈佛大学,主攻文学硕士专业,自身长于写作,所写的短篇小说获得过小推车奖,又有多年教授写作的教学经历。更重要的,在她的序中可以看出,她并非专职写作,而是和我们一样,在庸碌的生活中忙里偷闲写上一笔。如何在生活的琐碎中抓住稍纵即逝的灵感?如何在创作中保证小说人物和情节的多面性、真实性、吸引性?艾丽斯的经验给了我很多启迪。 全书270多页,写的比较通俗易懂,并没有宣讲高深的“炫技”和刻板的写作技法,只是作者在长期写作和教学经验中的总结。艾丽斯对文学有很深造诣,所以在行文中引用了很多国外知名学者的小说作为例证加以说明。 《写作课》共分为五个部分:在第一部分“风筝与线”中,艾丽斯将自由创作比作风筝,理性比作放风筝的线;在第二部分“让人物行动起来”,她强调了通过小说的人物的行动来展示人物的内心世界和推动小说情节的波澜起伏和人物性格的丰盈;在第三部分“短篇与长篇:从起点到终点”中,她特别说明了长篇小说的创作笔记和思路;在第四部分“敞开心扉”中,她强调了直接叙述的重要性,主张有信息量的句子;在第四部分“坚持写下去”,她介绍了投稿途径,主张给读者阅读并不断进行修改,也探讨了兼职和全职写作等方面的问题。 读了《写作课》,我觉得有三点给我很深的感受: 写作要做到感性和理性的平衡 正如书的封面所特别画出的风筝和线一样,写作要在创作自由和常识中实现平衡,我把艾丽斯的这层意思归结为感性和理性的平衡。 在创作自由方面,艾丽斯颠覆了我的认知:她强调,小说的特质决定了我们所写的东西并不一定基于我们的生活本身,作者更应该发挥自己的想象力去创作。就算是基于生活本身的作品,也需要发挥想象力去充实其中的细节,才能让创作更生动。文学创作和文学解读中,很多人会将文学作品归结于作者自身的经历。比如,解读曹雪芹的《红楼梦》,有不少学者会按照曹雪芹自身的经历去解读贾宝玉、晴雯等人物形象。我自己也常有这样的困惑,如果不是写自己的生活,总是觉得无从下手。而艾丽斯则提出在大量观察他人生活和阅读资料的基础上,以他人视角创作,这对于写作者很有挑战,但也会丰富和拓展写作者的创作思路。 写作要遵循常识,这一点更容易理解。小说的情节不能违背人们的认知,不能完全天马行空,要合乎情理。这不禁让我想起最近大热的《那时花开月圆》,很多人吐槽后面的几十集诸如强调“克己复礼”看不惯不遵守“女德”的女人的赵大人,居然爱上了大大咧咧的寡妇周莹,就是因为不合常理。艾丽斯指出某作者写小说中的伤寒特征和治愈部分,阅读了近乎所有医学期刊,这就是为了言之有物、合乎常理,也遵循了小说的“真实性”原则。 写作要做到人物内在状态和具象化的平衡 艾丽斯提出,叙述的要义就是不仅描写内在状态,还要将它具象化——即在客观世界为内在状态找到对应的事物。 简单的说,你写人物的心情,不仅仅要通过语言描述心情,更重要的是,可以通过人物的行为来表征人物心情。比起用语言描述他“愤怒”、“嫉妒”,远不如用行为更有力。 艾丽斯举了个例子,比如,嫉妒一个人的古董镯子,对这个镯子垂涎已久,表现为将镯子扔进水沟。那么不妨描写她借了古董镯子,拨了拨散落在脸上的头发,然后手一松,古董镯子掉落在泥里。 写作要做到“巧合”的“意料之外”和“情理之中”的平衡 艾丽斯给小说定义中提到了两点:人物和情节的多面性和吸引性。要实现多面性和吸引性,离不开“巧合”。 作者举了许许多多的例子,比如,为了庆祝舍友通过博士答辩,给舍友惊喜,作者特意在棚顶上做了邹纸拉花,不料正赶上煤气工检修,舍友回来看到满屋子拉花里站起来的一个拿着扳手的煤气工。而作者补充的,舍友是同性恋,对我“暗生情愫”,我当时并不知道,有了男友,因而舍友经常情绪不稳,我不明所以。这些潜在的“因素”和巧合,写入小说,必然叫好又叫坐。 “巧合”就像是一桌饭的调味剂,不能太过分,恰到好处且服务主题,才能让菜色鲜甜可口。

作者艾丽斯果然很有心得,所写的《写作课》内容让人觉得非常解渴。除了上述传授,她提出的写作要将潜在的信息写明,让作者能明确的了解信息;以“采石场”为例写了可以以人物关系表、行动为元素构建整个长篇小说等。 读《写作课》,觉得这本书从封面到内容都很有质感,也希望自己通过学习,能以平衡之道,让自己的作品有“质感”!

3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写作课的更多书评

推荐写作课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