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公案2 张公案2 8.9分

愈年少愈峥嵘

墨台柳

说是书评,其实只是性格分析。不会写书评,只会花痴。

——————

所谓张公,就是本书主角,张屏。字芹墉,西北一带试子,做得一手好面,早睡早起,勤俭节约,不善交际,不常洗澡,古板木讷。情商低,的可爱,智商高,的惊人。屏屏与他人,尤其是上级对话时,总无法结合前后语境上下关系,时刻以事实为依据,不虚与委蛇,不周旋敷衍,读者眼里当然十分有趣,这个主角不矫揉造作,不故作姿态,实在是时下清流。书中众人当然恨不得敲他的脑袋,冥顽不灵。

但我这里想说,其实屏屏无非一个不善人情的简单青年而已,待人至真至诚,虽然表情变化细微,但其实心思和我们平常人没有什么大区别,有小满足,有小纠结。

如开篇他因小事和兰大人结识,被问及时,解释中有一句“再说,我要因为这点事,告诉了兰大人,他们不忿,也要修理修理我,我做的是小买卖。”维持生计难到要讨别人欠下的几文面钱,可还是要考虑到对方有势,只紧盯着不敢靠前,委屈又可怜。他也会为了查案撒一些小慌,也知道自己性格缺陷,羡慕兰大人从容优雅,也会在案件涉及挚友时犹豫不决。只是他面部表情不甚受控制,相处久了就都知道,屏屏虽然面色冷峻,内里却非常真诚炙热...

显示全文

说是书评,其实只是性格分析。不会写书评,只会花痴。

——————

所谓张公,就是本书主角,张屏。字芹墉,西北一带试子,做得一手好面,早睡早起,勤俭节约,不善交际,不常洗澡,古板木讷。情商低,的可爱,智商高,的惊人。屏屏与他人,尤其是上级对话时,总无法结合前后语境上下关系,时刻以事实为依据,不虚与委蛇,不周旋敷衍,读者眼里当然十分有趣,这个主角不矫揉造作,不故作姿态,实在是时下清流。书中众人当然恨不得敲他的脑袋,冥顽不灵。

但我这里想说,其实屏屏无非一个不善人情的简单青年而已,待人至真至诚,虽然表情变化细微,但其实心思和我们平常人没有什么大区别,有小满足,有小纠结。

如开篇他因小事和兰大人结识,被问及时,解释中有一句“再说,我要因为这点事,告诉了兰大人,他们不忿,也要修理修理我,我做的是小买卖。”维持生计难到要讨别人欠下的几文面钱,可还是要考虑到对方有势,只紧盯着不敢靠前,委屈又可怜。他也会为了查案撒一些小慌,也知道自己性格缺陷,羡慕兰大人从容优雅,也会在案件涉及挚友时犹豫不决。只是他面部表情不甚受控制,相处久了就都知道,屏屏虽然面色冷峻,内里却非常真诚炙热。

我眼里屏屏是大多数初涉社会的学生的模样,处世刻板,待人欠妥,只希望他在以后的官场浮沉中逐渐成长,虽然看起来仕途漫长。(远目)

陈筹,屏屏唯一一位挚友,西川郡人,热情善良,单纯直爽。因为竟然能忍得了和张屏做朋友,被许多大人刮目相看,盛赞他的品格气量。筹筹真的是一个非常平凡正直的青年,他不会因为屏屏被他人孤立而远离,主动亲近这位同乡试子,不会因为屏屏冷硬刻板而不满,也不会因为屏屏结交贵人而嫉妒。在屏屏落魄时,他为他谋生计,还要照顾到他不善言辞,在屏屏高中后,他为他庆贺欣喜,牵扯到屏屏的事事都要为屏屏想。我想和他交好的人不少,但他一定也因为在长久相处后认识到屏屏的真挚而决定回报以同等情谊吧。所以在得知自己被屏屏利用后才愤然欲泣,才要桥路各归。

他不知道屏屏之前整日目光黏在自己身上是在纠结,是在犹豫,是在痛苦。直到邓绪点醒了屏屏。但我想,与其说屏屏是因为“有志向”而决定引陈筹入局,不如说他只为了追求真相。他的毕生所愿无非衣食无忧,偶尔查案,实在算不得有志向,但是邓大人的话也从另一方面点通了他,他选择了追求清白的路,就也选了“无朋无友,无亲无故”的路,才舍了他唯一的一位友人。他当然也想要挽留,也试图挽留,但筹筹没有选择原谅。很多读者也都希望陈筹日后和屏屏重新交好,但我觉得个性不合,纵使曾经有短暂陪伴,到底恩怨两忘,也始终无法相交一生。

这便又要说一说兰珏的几位友人了。兰大人已为人父,由于起名废的限制,这里只分析一下年少时的兰兰,而他年少时的几位友人也异常风姿卓然。首先一位兰兰相交至今的王砚,出场简直让我惊叹,好一位古代道明寺(等等我是不是暴露了年龄)。他盛气凌人,不可一世,但也愿帮一帮和自己有过冲突的兰兰,也愿引导他看一看自己的好。傲娇二世祖,不同于一般霸道总裁,有异样萌点。再一位就要引出本书中最使我感动的一句话了,“遇上了,就甚好,管他有意无意,因何而起。”有一种前尘往事皆不顾,只余真情于胸的超然。如梦醒,曾经沧桑只余怅然,恩怨只余感怀。能和兰大人有如此纠葛的便是他的少年故人,辜清章。他在他的记忆里永远是沉沉天色中,落魄年少时的一抹亮,他在细雪中,油伞下微笑道,“鄙姓辜,辜清章。”可这位不顾他人眼光与兰兰相交甚好的少年,终于在相处中离他而去。也许会有读者觉得我这样说不妥,但年轻时的兰珏,孤傲汲汲,既有对自己的不齿,又有对他人的傲慢。穷人有特殊敏感,自卑的人亦如是,兰兰还要再加上一层犯官之后。他的孤注一掷不留后路,到了旁人眼里就成了汲汲营营只图功名。但不相干的人而已,有什么可在意。可是辜清章以高姿态怜悯兰珏,他不可能理解也无从想象真正穷苦人的末路和苦涩,他和无视兰珏,态度自然却轻蔑的刘知荟交好。这无异于时时刻刻提醒兰珏,你和他们不同,你不配和他结交,不配与他成为知己。一个生来典雅,一个敏感孤僻,性格不合,和上述张屏陈筹二人相似,终究无法相交一生。不过既然兰兰多年后放下了这一切,包括辜清章有意接近他的事情,我想筹筹也会选择原谅屏屏吧。但面对时间的无力,他与屏屏之间的距离必然越来越远,所以即使再无不满,也不会是可以扑到屏屏身上的无忧少年友情了。(叹气)

还有一个角色从第一页就出现,或路人口,歆羡酸,或兰珏父子口,向往夸。可是到了读者眼里,是多么熟悉的“别人家的孩子”的味道,多么让人厌烦。直到他出场,考场外回身一笑,秀雅谦和,“在下仰慕久矣”,如三月清风,柳色摇曳。

除御宴上怀王当众一句如“紫薇花般的人物”,少年柳桐倚正式走进案卷,便是“女儿村”一节,和张屏邓绪一起在荒地啃卤鸡。随后更是陪着疯叔父玩起角色扮演,一唱一和无可挑剔,将至孝梅庸刻画得入木三分。书友笑称,真该让怀王看一看他眼里端方柳相少年时的跳脱伶俐,堪称影帝。第一册的柳桐倚虽然只是个酱油,诸多细节却也让人难忘。在和兰兰玩笑“蹭饭”时,我几乎想得到他轻轻吐舌的模样,而他对邓大人过于温和的评价叹息“要去草地里哭”时,又忍不住大喊一句,请来我这里哭。陶大人赞他“圣贤风骨,锦绣文章”,而我庸俗,只能赞一句,撒娇可爱,淘气可爱,可爱可爱可爱。

读大风的书,我总忍不住将不同书中的角色横向比较,人物风骨相似或迥然,生出无限趣味。《张公案》倒不用这样,只和《皇叔》比,就十足有趣。《皇叔》一书以怀王景卫邑视角写,柳桐倚已官至丞相,遥不可及。即使后来景卫邑走出雾气,看到真实的柳相温和,优雅风趣,那时的柳桐倚也已经是持重的年纪,自然不比小柳活泼动人。

可无论哪一个年龄段的柳桐倚,他总是我们眼中最好的样子。

1
2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张公案2的更多书评

推荐张公案2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