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摘记

洁 Candy

真正能自控的人是内心和谐的人,他们将自己内心的每一部分需求都当作朋友来看待,这样每一部分都不会捣乱。这样的人不是试图控制或压制一些缺点,而总能从它们当中找到正面的信息。如果不这样做,而是一个人整天强迫自己完成这个义务,完成那个责任,那么,他就会发展出很多个与自己的主人格相敌对的次人格。从意识上看,这个人似乎很负责、很正常,但从潜意识上看,这个人的内心中会有很多冲突。 早上醒来,不想上班,有人对自己大喊几声“我很棒”口号,用这种积极暗示压下内心那个无助而孤独的自己。这会起到一定效果,但最终会造成次人格与主人格的分裂。次人格并没有消失,而是被压了下去,但说不定哪一天,它会来一个大爆发。 增强自控力的唯一根本在于要找到你真正想达到的目的是什么,真正想成为怎样的人。 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知道该怎么做却没有去做,你会自责,你会对自己不满意,你会觉得自己是渺小的、不讲信誉不可信的。总而言之,就是你开始不信任自己,自信心降低了。 无数的心理治疗师都发现,悲伤的过程是告别不幸的过去的必经之路。若想帮助来访者从不幸的过去中走出来,就必须帮他完成一个悲伤的过程。并且,必须是那种真切而纯粹的悲伤,不是...

显示全文

真正能自控的人是内心和谐的人,他们将自己内心的每一部分需求都当作朋友来看待,这样每一部分都不会捣乱。这样的人不是试图控制或压制一些缺点,而总能从它们当中找到正面的信息。如果不这样做,而是一个人整天强迫自己完成这个义务,完成那个责任,那么,他就会发展出很多个与自己的主人格相敌对的次人格。从意识上看,这个人似乎很负责、很正常,但从潜意识上看,这个人的内心中会有很多冲突。 早上醒来,不想上班,有人对自己大喊几声“我很棒”口号,用这种积极暗示压下内心那个无助而孤独的自己。这会起到一定效果,但最终会造成次人格与主人格的分裂。次人格并没有消失,而是被压了下去,但说不定哪一天,它会来一个大爆发。 增强自控力的唯一根本在于要找到你真正想达到的目的是什么,真正想成为怎样的人。 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知道该怎么做却没有去做,你会自责,你会对自己不满意,你会觉得自己是渺小的、不讲信誉不可信的。总而言之,就是你开始不信任自己,自信心降低了。 无数的心理治疗师都发现,悲伤的过程是告别不幸的过去的必经之路。若想帮助来访者从不幸的过去中走出来,就必须帮他完成一个悲伤的过程。并且,必须是那种真切而纯粹的悲伤,不是来访者为了赢得心理治疗师的认同而表演出来的悲伤,而仅仅是直面自己的不幸时产生的自然而然的难过。当我们陷入这种真切而纯粹的悲伤时,必然会泪如泉涌,而这泪水就宛如心灵的洪水,会冲垮我们在自己心中建立的各种各样的墙,最终让我们的内心成为一个和谐的整体。 一系列的人生悲剧,既可以令一个人变成祥林嫂,只是喋喋不休地向别人重复诉说自己的苦难,以赢取别人的同情,也可以令一个人变成贝多芬,紧紧扼住命运的咽喉,唱响自己生命的最强音。 孩子是孩子,成人是成人。我们经常忘记这个区别,急着让孩子长大,对他们提出本来只对成人提出的要求。 无数人会说,活在当下。但很少有人知道活在当下是什么意思。这个意思就是,当下这一时刻产生的感觉、情绪和情感,就是当下的唯一。 所以说,忧伤、愤怒、焦虑、嫉妒等等都不是问题,问题是我们试图消灭它们,我们视它们为失序,我们由此想控制,以为控制的局面就是秩序。其实,真正的秩序是自由,是顺其自然,是活在当下。 通常,我们会不自觉地认为,是事件导致了我们的体验,例如我们会认为,是失去亲人这件事直接导致了痛苦。但很多心理学理论会称,不是事件导致了体验,而是你对事件的看法导致了体验。 任何一次袭来的痛苦,不管多么难过,只要你沉入其中体会它觉察它,那么最多半个小时就会融解并转化,有时会以喜悦结束,有时会以平静结束。这样过了约一个星期后,她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她知道流产带给她的痛苦再也不会以以前的那种方式出现了,她与这份痛苦和解了。 当一种痛苦的感受再次产生时,我会坐下来或躺下来,感受我的身体,将注意力放在身体的某个部位,从这个部位开始感受,然后一点点地转移注意力,感受整个身体。如果某个部位的感受很强烈,我会把注意力放在那里一段时间。将注意力放在这些难受的部位多停留一会儿,转化就会发生,这些部位会开始发热。每个人的体验会有不同。同时我也会观看我的脑海中出现的画面和想法。很重要的一点是,不管是感受、画面还是想法,我尽可能不作任何努力、任何引导,而是把自己交出去,让这些感受、画面和想法自然发展变化。 我们常以为,要一个人对自己好,就该先对他好。但是,更好的办法是,你想让一个人对你好,就请他帮你一个忙。这个办法之所以更好,是因为我们都很自恋。多数时候,我们看似爱的是别人,其实爱的是自己在这个人身上的付出。如果在一个关系中,你付出了,那么你会很在乎这个关系,但对方没怎么付出,于是对方就不会在乎这个关系,而且不管你多么优秀,对他有多好,他都会不在乎。想让他在乎,就必须让他付出。 在遭受挫折时,能主动及时调整自己获得价值感的方式的人,是凤毛麟角,而更加执着于固有的方式的人,是绝大多数。 🌹🌹🌹🌹🍁🍁🍁🍁🍀🍀🍀🍀 如果一些感受在自己身上产生了,就必须接纳它们、认识它们,这才是自我和谐之道。 某些感受一旦产生,我们不接受它、压制它,不让它通过心理的途径来表达,它就会通过身体途径来表达。癌细胞或许就是被我们彻底压制的某些感受的表达途径。国外一本杂志上的文章说很多生理疾病起了减缓心理痛苦的保护作用。 🐎🐑🐗🐓🐃 亏500万元的站了起来,亏200万元的却垮了下去。亏500万元的认为“我这辈子没有遇到过什么挫折”,亏200万元的却说“我这辈子已经彻底垮了”。这到底是为什么? 这是因为他们有不同的挫折商,挫折商高的华先生超越了挫折,而挫折商低的罗女士被挫折吞噬了。 挫折商AQ(Adversity Quotient), 就是一个人化解并超越挫折的能力。 可以从四个方面考察一个人的AQ:控制 Control、归因 Ownership、延伸 Reach 和忍耐 Endurance。 ✔控制,即你在多大程度上能控制局势。 华先生并没有将亏500万看作是“挫折”,在于他内心深处的控制感,他深信自己还能将生命的旋律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中,所以亏500万元并没有让他陷入恐慌。 这种控制感主要来自潜意识,与自己的个人经验关系不是特别大。华先生并没有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经验,他仅从内心深处的信念而相信自己可以控制局势。罗女士,虽然比华先生多很多经商经验,但这些经验并没有帮助她产生足够的控制感。 ✔挫折发生了,我们要分析挫折发生的原因,这就是归因。 低AQ的人倾向于消极归因,要么将挫折归因为他人、环境等外部因素,而认为自己没有一点责任;要么消极自我归因,认为自己应该为挫折负责,但认为局势已不可扭转,而产生被伤害感和无助感。高AQ的人首先会主动承担责任,无论什么情况下都倾向于认为自己应该为挫折负责,同时他们会积极归因,即相信自己一定能改善局面, 认为自己应该为改善这一局面而负责。 华先生亏了500万元后明白自己并不适合做“大生意”。作为一名下海的副教授,他明白自己的优势仍在文化方面。于是,他放弃“大生意梦”而改做出书这种“小生意”。经过这样的自我归因后,巨大的挫折成了他人生的转折点,造就了他的成功。 ✔延伸,即你会不会自动将一个挫折的恶果延伸到其他方面。高AQ的人很少泛化,他们将挫折的恶果控制在特定范围。他们知道一个挫折就只是一个挫折事而已。低AQ的人遭遇到一个挫折就产生“天塌下来”的感觉,觉得一切都糟透了,挫折就像瘟疫一样蔓延到他生活工作的方方面面,从而否定自己的一切。 华先生亏了500万,仍然一如既往地豪爽地笑,仍然享受生活,仍然深信自己是个有魅力的男人、负责任的好丈夫、善解人意的好朋友。他将损失500万元的消极影响严格控制在了工作领域,完全没有延伸到生活中去。 ✔耐力,指“逆境会持续多久?”高耐力是高AQ人最明显的特征,他们会把逆境以及逆境造成的原因看成是暂时的,即便面临着再大的困难,高AQ者也总能看到积极因素,他们深信自己能渡过难关,能掌控局势,目前的忍耐只是黎明前的黑暗。他们的耐力是基于希望和乐观主义之上的。 低AQ的人即便在非常有利的时候,也会看到消极的地方,并由此产生过分的担忧,产生“怎么做都没有用”的想法,很容易放弃。 🌹《体验悲哀》 作者:维雷娜·卡斯特 学习面对亲人的死亡 愤怒首先是一个信号,它告诉你有人过分地侵入了你的空间,过分地控制了你。 很多时候,仅仅知道自己愤怒了和为什么愤怒,就足以得救了。 你永远不能阻止自己愤怒的产生,你最多只能暂时把愤怒压抑下去。不过,如果这愤怒被压抑了太久太多,那么它一旦爆发,就会是毁灭性的,要么是毁灭对方,要么是毁灭自己。所以,会合理地表达愤怒的人,远比从不愤怒的人更适合与别人建立关系。 你不能也不必像小孩子一样,一感受到愤怒就发泄出来,但是你必须清楚地知道你的愤怒,并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愤怒,然后富有智慧地去处理它。🍁🍁 为了治疗亲人的痛苦,我们很容易不惜牺牲自己。只是,这样的牺牲是不能真正帮助亲人的。治疗痛苦的唯一办法就是直面并接受人生悲剧。直面现实时的悲伤和泪水,是唯一能让我们告别悲惨往事的办法,除此以外,别无他法。 诡辩者通常会使用这个逻辑,本来谈话题A,看看不利,引出话题B,看看不利,又引出话题C……实际上,无论话题A、话题B,还是话题C,真谈下去,他们可能都会处于不利的地步。他们诡辩的特点就是快速变换话题。对这种策略,你可以记住一个简单的精神——咬定青山不放松。 抑郁症常源自两个原因:一是重大的丧失;二是压抑的愤怒。 重大的失去,如亲人离世或失恋等,会导致重大的悲伤。本来,失去发生时的第一时间所产生的悲伤与泪水,是有治疗效果的,只要悲伤能在我们身体上自然流动,这份疗愈就会自然产生。然而,我们的头脑会压抑悲伤的情绪,导致悲伤不能流动,最后卡在心里,卡在身体里,久而久之形成了抑郁。并且,抑郁症的爆发,常是一个新的失去,触发了过去的重大失去所伴随着的极大的悲伤。 在关系中扮演一个单纯的付出者,其实是拒绝对方的补偿,从而破坏了对方化解自己内疚的努力。结果,内疚不断在对方心中郁积,最终成为一种愤怒,让他产生了想逃离这个关系的冲动。这正是罗峰为什么想离开“完美妻子”的缘故。内疚是大自然的馈赠,它在提醒我们,一个关系需要调整了。假若你懂得接纳自己的内疚,并帮助对方接纳他的内疚,那么关系就会自然地流动,自然地走向和谐。 付出和接受的平衡才是关系的和谐之道。 最好的关系是彼此慷慨地付出和坦然地接受,通过这种交换,双方的接受和付出达成了一种平衡,且彼此都感到自己在这个关系中富有价值。 不是去消灭欲望,而是接受欲望,并看到围绕着欲望而产生的负罪感,并从这种负罪感中走出来。那时,我们还是有欲望的,但我们将不会用破坏的方式去追求欲望。 自卑与自信,其实是由我们小时候获得的爱的多少所决定的。如果从父母那里获得了足够多的爱,那么不管一个人的外在条件如何,他都会很自信。相反,如果从父母那里没有获得多少爱,甚至是被蔑视、被伤害被虐待,那么不管一个人的外在条件如何,他都会很自卑。 假若你不理解自己是如何陷入困境的而只是急着去作一些改变,那么你作的这些改变,可能与你的心灵,与你真正的需要是背道而驰的。 癌症病人多有一个共同特点:特别压抑自己某一方面的情绪。这种情绪可能是愤怒,可能是悲伤,可能是内疚,也可能是其他情绪。 “不含敌意的坚决”,即在与别人发生冲突时,自己不陷入到负性情绪中,同时又坚守自己的立场。 想结束不幸的事情对我们的影响,从而令自己的心灵获得自由,我们不能去否认它,否则它只会被压进潜意识而使我们失去对它的控制。我们只有一件事情可以做:接受!所谓接受,即直面我们人生中的所有真相,深深地懂得,任何事实一旦发生就无可更改,而且不管多么亲密的人,我们都不能指望他们为自己而改变。 没有学会接受之前,我们都会把注意力放到别人身上,期望别人为自己改变一下,那么自己就得救了。但任何一个独立的人,都不会按照我们的要求去改变的。所以,这种期望注定会失败。学会接受之后,我们就会把注意力转移到自己身上,深深地懂得,自己才是自己问题的答案。由此,我们开始努力改变自己,并最终获得更大的自由。 “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也属于这一类看起来很美的人生哲理。这个哲理,违反了一个最基本的心理学道理:一个人外部的人际关系,是他的内在关系模式的展现。按照这个道理,一个对自己太苛刻的人,很难做到宽以待人。相反,对自己苛刻的人,更可能的选择,是挑剔别人。海瑞饿死自己5岁女儿的事在中国历史上并不孤单,几乎每个朝代都有一些以极端清廉而闻名于世的官员,他们大多数都一样很难容人。这是因为,他们的内在关系模式就是一个“我”极端挑剔另一个“我”,所以他们才能做到对自己极端苛刻。当与别人相处时,这个内在的关系模式一样会发挥作用,因此对自己苛刻的人多数也会对别人苛刻。 重要的是保持管道的通畅。管道通畅了,才会有我向往的那种境界——让感觉在自己身上酣畅淋漓地流动。这个管道是如何堵塞的呢?解释起来会比较复杂,在我目前的理解中,大致可以概括为两点:一个是,感受是痛苦的,所以要堵塞;另一个是,感受是有罪的,所以不能让它在身心中流动。这个管道怎么才能保持通畅呢?孩子在做任何表达时都有一个节奏,父母可以像二重奏一样和一下孩子的节奏。比方说,孩子说“妈妈我好开心”,那么妈妈和一下孩子的节奏就会回以同样的开心,如此一来,一种愉悦感就会在妈妈与孩子之间流动。这听起来很简单,其实是一个很深的道理。我们的管道之所以能保持畅通,是因为我们发现这样子可以被别人接受;我们的管道之所以关闭,是因为我们觉得这样子别人不会接受。 亲人突然去世,你不能承受这一打击,于是否认亲人已经离去的事实,仍给他留一个房间,吃饭时给他留一双筷子、一只碗,每天晚上和他对话……就好像他仍然活着一样。这种沉溺令自己深陷痛苦而不能自拔。那么,我们可以举行一个郑重的仪式,提醒自己,他的确已经离去。仪式只是为了告别,而不是为了忘却,因为事实一旦发生,就注定是我们命运中的一部分,我们必须接受这一部分,忘却既不能真正做到,也不利于心灵的康复。这也是仪式的一个含义。仪式只是一道门,这道门,把我们的人生路划分成两段,前一段属于过去,后一段属于未来,但门仍是通的,属于门那边的过去并未消失。也就是说,它只是一个象征,在提示我们,转变已发生。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感谢自己的不完美的更多书评

推荐感谢自己的不完美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