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人群在不同的年代表演------虚妄与真实的冲突

高高
不经意间读起这本书。还是上学时在男神的自行车车筐里面第一次见到这本书。十多年过去,我也很想知道这书中描述的尺度对于还是学生的男神当时是怎样的一种呈现。而现如今才读起,那些画面已经不会吸引眼球触动身心,这只是因为年龄的缘故,不是因为文字本身。作者对‘重点场面’的描述是用心的细致,不是简单粗暴,是伴随着人物自身以及人物之间的情感发展的,渡边与直子,玲子与拉拉女学生,渡边与玲子。
       书读得有些草率和不用心,突然结局了,还没有准备。我读书最头痛的是读完却不知所讲为何意,或是自认读懂了一些什么,却不知道那些‘什么’是否是作者想要表达的。所以只能本着自己树立的原则:我明白的,就是作者想要表达给我的。
       虚妄与真实的冲突,是《挪威的森林》给我的人性提点;同样的人群在不同年代的表演,是它给我的扩展。
       更替的只是年代,人类在应对社会矛盾、自身矛盾时展现的品质,都是类似的。年代不同,背景不同,事件不同,可性质相似。
       “这些全是伪善冒...
显示全文
不经意间读起这本书。还是上学时在男神的自行车车筐里面第一次见到这本书。十多年过去,我也很想知道这书中描述的尺度对于还是学生的男神当时是怎样的一种呈现。而现如今才读起,那些画面已经不会吸引眼球触动身心,这只是因为年龄的缘故,不是因为文字本身。作者对‘重点场面’的描述是用心的细致,不是简单粗暴,是伴随着人物自身以及人物之间的情感发展的,渡边与直子,玲子与拉拉女学生,渡边与玲子。
       书读得有些草率和不用心,突然结局了,还没有准备。我读书最头痛的是读完却不知所讲为何意,或是自认读懂了一些什么,却不知道那些‘什么’是否是作者想要表达的。所以只能本着自己树立的原则:我明白的,就是作者想要表达给我的。
       虚妄与真实的冲突,是《挪威的森林》给我的人性提点;同样的人群在不同年代的表演,是它给我的扩展。
       更替的只是年代,人类在应对社会矛盾、自身矛盾时展现的品质,都是类似的。年代不同,背景不同,事件不同,可性质相似。
       “这些全是伪善冒骗的人。他们适当地卖弄堂皇的言词而自鸣得意。让新来的女生大表钦佩,其实心里只想着把手塞进女生裙内那回事。等到升上大四了,赶紧把头发剪短,准备毕业后进三菱公司、TBs电视台、IBM电脑或富士银行做事,娶个从未读过马克斯的漂亮太太、替孩子接个文雅又讲究的名字。”这是阿绿的控诉,我认为这是村上春树对这本书的抽象意义最实在的表达。
       阿绿------真实的守卫者
       渡边------无关的独立者
       直子和玲子------真实的牺牲者
       初美和木月------虚妄的牺牲者
       永泽-----虚妄的既得利益者
       阿绿是最真实的代表。确认对爱的需要和追逐,经历着坎坷也是要踩踏每个砍,面对着生死是若正常事件处理的按部就班。不能伸手撕碎所有表面化的面具与伪装,但能够绝对将自己放在分界线的另一侧,以自己的方式不同流合污。生活就是生活本身,没有那么多情节要添加渲染。性爱与死亡,火灾与吉他,都是生活,不刻意,不回避。这里或许要加上那个中途莫名消失的“突击队”,真的是为梦想而入大学,却显得格格不入。或许,任何时候,只有为能触碰到的利益而做出的努力,才能换来大多数的赞同与钦佩。那这时,梦想与利益,到底哪个是真实哪个是虚妄?这个问题是要有前提的,是能吃饱肚子的前提。
        渡边总是强调自己的无趣,而在同阿绿与玲子的相处对话中,是很善解人意并且欢脱的。或许渡边随意的性格适合撩阿绿这样的妹子与玲子这样的熟女。宠辱不惊,自己能够与自己很好的相处,愿意为别人付出自己的热情,所以站在这个真实与虚妄的选择面前,渡边不需要纠结。或许这个选择问题根本就没有出现在他的生活中。自然而然的生活着,即使生活中只剩下他一个人,只要还有店面需要,他也可以继续去打工。有时叫混沌,有时叫超脱,可这与旁人何关呢?阿绿该是爱死了渡边这一点,因为基于无视他人眼光这一点,他们非常合适站在一起。可是渡边看重感情,与木月,与直子,与玲子以及看重初美对永泽的感情,珍惜发生于自身或与自己相关的每种感情。只能因为直子的死亡而感情结束后,才能意识到自己的真实情感。被直子选择了,在精神上渡边守护着,爱着直子,可是,如果渡边作为选择者,直子与阿绿在同一个起点,渡边会选择阿绿。可是爱情,不就是这么不公平么。
       直子与玲子的共同牺牲。正常人群中的神经病患者,精神病院中的病愈者,都不好区分。直子于我真是谜一样的存在,她的井,我不明白。或是完美的木月莫名的自杀给予了她对于生活、生命、感情不真实的体验,使得她在死亡的周围(那口井?)久久不能离开。她想要的真切,在遇到渡边时出现过,却没有持续太久。她要克服自己对生命的不适回到渡边身边,终就没有做到。而玲子,在被诬陷误解的批判眼光中溺死之后,重生了。客观叙述着那件曾经不好意思说出的事,客观看着当时的自己,体验着那时的心境。分析利害关系,理智的取舍后,就再也不想回去那个社会。与渡边最后的关系,是给她新生命的活力与勇气。
      初美与木月出于失望的自杀。初美对于永泽的爱慕,有些近乎崇拜。憎恨永泽的放荡不羁,又最迷恋这一点。担心失去永泽,所以即使受辱也要忍受。最终的分开也是等待永泽的选择。初美好完美啊,所以好无力啊。因为要完美,所以不能有过激的言行举止。顺应时间的人生发展,与不爱的人结婚,最终以死反抗。用内心的完美毁掉躯壳的完美。木月亦然。
      永泽说渡边与他是一样的人。才不是这样!愿意为别人付出热情,珍惜情谊,是渡边与他最大的差别。永泽说不要同情自己,还有“初美的死,令我觉得有些什么消失了,连我也认为是件痛苦难堪的事。”消失的是自己曾经唯一付出过的一点点认真的爱吧。永泽是一个冷漠的梦想实现机器。当一切行为都少了人情在里面,那么,梦想也显得非常的单薄了,有时会简单的把那称为“目的”。
      对于我命名的这个题目,没有办法太多阐述,就像历史重演,人性使然。这只是一种感觉。
     下班的路上用手机间断翻看读完,随机冒出的感慨写下来。实体书,是该重读一次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挪威的森林的更多书评

推荐挪威的森林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