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失格 人间失格 8.3分

生而为活,我很抱歉

你说你怕太湿

大一那年,我独自在江南某市上学。那里的冬天,寒风冰冷刺骨。我唯一每天都在做的一件事就是重复思考海陆热力性质差异。这是我作为文科生涯中学得最好的一个理科点。

不喜欢的城市,不喜欢的学科,以及不喜欢的专业。眼前并不是黑暗,只是一个听天由命的结果。真正黑暗的,是意外怀孕之后所带来的恶果。

那年寒假开始,学校大概只有我一个人还在留宿。经辅导员的私下帮助,中心医院决定帮我实施手术。没曾想,差几个月满十八的我需要监护人的签字。事情惊动了爸妈,爸妈东拼西凑到六千块钱,支付我直到回家的费用。

那一年,腊月二十八到家,家里仅有最后的230多块钱。生活,确实能苟且如此。

事实上,爸妈没多怪我。可我却因为这件事,觉得自己是个肮脏的孩子,慢慢地远离了父母的关心。

之前我会因为呕吐的关系逃课,现在变本加厉,只要自己不想动,一个星期都能窝在寝室里。而父母所了解的是:我在上课,我在图书馆,我在自习室。大四这年,毕业论文我没写,论文答辩我没过。

如果问我,大学是怎么样的?无趣,很无趣。陪一群做戏的人尬笑真的很无趣。

如果问我,生活是怎样的?生活很可恶,生活它不让我死,也不让我活。...

显示全文

大一那年,我独自在江南某市上学。那里的冬天,寒风冰冷刺骨。我唯一每天都在做的一件事就是重复思考海陆热力性质差异。这是我作为文科生涯中学得最好的一个理科点。

不喜欢的城市,不喜欢的学科,以及不喜欢的专业。眼前并不是黑暗,只是一个听天由命的结果。真正黑暗的,是意外怀孕之后所带来的恶果。

那年寒假开始,学校大概只有我一个人还在留宿。经辅导员的私下帮助,中心医院决定帮我实施手术。没曾想,差几个月满十八的我需要监护人的签字。事情惊动了爸妈,爸妈东拼西凑到六千块钱,支付我直到回家的费用。

那一年,腊月二十八到家,家里仅有最后的230多块钱。生活,确实能苟且如此。

事实上,爸妈没多怪我。可我却因为这件事,觉得自己是个肮脏的孩子,慢慢地远离了父母的关心。

之前我会因为呕吐的关系逃课,现在变本加厉,只要自己不想动,一个星期都能窝在寝室里。而父母所了解的是:我在上课,我在图书馆,我在自习室。大四这年,毕业论文我没写,论文答辩我没过。

如果问我,大学是怎么样的?无趣,很无趣。陪一群做戏的人尬笑真的很无趣。

如果问我,生活是怎样的?生活很可恶,生活它不让我死,也不让我活。生活很可悲,它矫揉造作的样子扭曲着每一张惺惺作态的脸,让我觉得反感。生活很可怜,它让人越来越看不清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看不清到底是在奢望还是渴求,在期望还是乞求。

我曾从班主任的一声冷笑中,看出她从一个和蔼的人变得势利,看着她说话时不能合拢的上唇,看着她的国字脸,看着和班里代购讨论化妆品。看她在家长面前解释她的失误是因为我不配合沟通。

但谁能说人性本恶呢?没有人说。但他看不见自己内心隐藏的小龌龊。我看到了,我看到自己睥睨别人的眼光,看到自己歪曲别人的思想,看到自己嘲笑别人的形态。我也知道,我是一个正在被人厌弃以及远离的垃圾人士。

不得不说,在这点上,我毫无拘束感。我渴望我厌世的情绪让我特立独行,让我独善其身。我乐此不疲地独自走街串巷,但是我不爱那句歌词:我一个人吃饭旅行到处走走停停。这些世俗的字眼。

然而我听金属,狂躁、愤怒、呐喊、绝望,简单的几个音节就足矣。但我不知道真正玩金属的人是怎样一种心情。金属过敏的我什么也不尝试,不异装、不化妆、不叮呤啷噹发出任何声响。

直到有一天,吉女郎说我酷。我很激动,是不是有一点点酷,她说岂止一点点酷!吉女郎不知道我多羡慕她呼朋喝友的架势有多迷人。她说,不快乐。我亲爱的吉女郎,起来抽烟吧!起来喝酒吧!只是姿态!

当思想到一个极点时,某些神经会“嘭”的一声,告诉你:大佬,到底了。刚和男朋友相恋就分手那段时间,有时感觉说句话也会走极端。那句话在跳舞,在蹦极,在让我的思想随风破浪。

突然某一晚,我的话飞向宇宙,那个在我高潮时看得到的宇宙。那宇宙有颗星球“嘭”的一声,告诉我它的轨道正在断裂。刹那,我知道那个瞬间我变成了一个疯子。

可能这之后我所爱的人,我已经不爱他了。但他重新回到我身边,未来再和其他人在一起是枉然。未来再发疯是枉然。我的话再跳舞是枉然。只有宇宙是真实。很久之后,宇宙也是枉然。

生而为人,别说抱歉。看得到这尘世的一切,看得到尘世中的美与丑,看得到尘世外的好与坏,看得到在尘世中做了一粒尘埃,请别抱歉。因为我们无能为力。

生而为活,我很抱歉。再怎么活,也不过是粒尘埃。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人间失格的更多书评

推荐人间失格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