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个人的作品不要读太多

Jan
2017-09-30 18:23:27

《在细雨中呼喊》 又刷了一部余华的作品。怎么说呢?不知道是有点麻木了,还是作品确实不如其知名的那两部好,并没有产生强烈的阅读愉悦感,甚至好几次看着看着,思绪开始乱飞起来了,阅读效率不高。这本书是我第一次看余华以第一人称来讲述所有内容,总感觉怪怪的,因为之前的阅读感受都像是在听他讲故事,所以这次有些不适应的陌生感,作品魅力对我来说也下降不少。突然想起来一个问题,先前与一位年过七十的老教授聊天,他说他从来不喜欢看类似于莫言之类作家的作品,尤其是他是获了诺贝尔文学奖的,因为在他认为,类似的作品都在揭丑,一遍又一遍的揭露中国特定社会时期的丑,为啥莫言能获奖,而不是中国的别的作家?因为老外好这一口,就喜欢给你们这些把中国的各种丑事写出来的作家颁奖!虽然观点较为偏执,但也不无道理。余华也是类似的情况,其作品在欧洲获了一系列大奖,受到老外的广泛的一致好评,其中的逻辑也确实值得三思。或许老教授比较传统吧,觉得家丑不可外扬,但换个角度想想,如果中国作家刻意专注类似题材,以迎合外国评委的口味,为自己增名添利,确实让人唏嘘不已!当然我们不能断然认为我们的几位名家大师具有如此初衷,但想必文坛一定存在如此败类

...
显示全文

《在细雨中呼喊》 又刷了一部余华的作品。怎么说呢?不知道是有点麻木了,还是作品确实不如其知名的那两部好,并没有产生强烈的阅读愉悦感,甚至好几次看着看着,思绪开始乱飞起来了,阅读效率不高。这本书是我第一次看余华以第一人称来讲述所有内容,总感觉怪怪的,因为之前的阅读感受都像是在听他讲故事,所以这次有些不适应的陌生感,作品魅力对我来说也下降不少。突然想起来一个问题,先前与一位年过七十的老教授聊天,他说他从来不喜欢看类似于莫言之类作家的作品,尤其是他是获了诺贝尔文学奖的,因为在他认为,类似的作品都在揭丑,一遍又一遍的揭露中国特定社会时期的丑,为啥莫言能获奖,而不是中国的别的作家?因为老外好这一口,就喜欢给你们这些把中国的各种丑事写出来的作家颁奖!虽然观点较为偏执,但也不无道理。余华也是类似的情况,其作品在欧洲获了一系列大奖,受到老外的广泛的一致好评,其中的逻辑也确实值得三思。或许老教授比较传统吧,觉得家丑不可外扬,但换个角度想想,如果中国作家刻意专注类似题材,以迎合外国评委的口味,为自己增名添利,确实让人唏嘘不已!当然我们不能断然认为我们的几位名家大师具有如此初衷,但想必文坛一定存在如此败类!回到这部作品,余华可能有类似的经历吧,所以总感觉他以第一人称来记述整个故事是如此的深刻与贴切,要么就是其文笔之精湛,让读者误以为这就是其亲身经历之事。村里面的几个破事就不多说了,无非就是谁睡了哪个寡妇,谁拐走了谁的女人,谁偷偷的跟别人家的老公老婆睡在一起了,讲来讲去都是床上那点破事,甚至有个青春期小伙子要强奸七十岁老太婆的事也有。倒是其对第一人称小男孩自我心理的描写让人觉得很有意思,尤其是交友和青春期发育那段,让我也回想起了自己以前的心理成长过程。我总感觉他对两性关系的描写是所有男作家写故事的特点,还是说只是余华这方面喜欢乐此不疲的编造与描写?类似的故事在其小说中可谓是随处可见。我有点疑惑他究竟是听到很多类似的故事还是故意以夸张的方式凸显人性罪恶的一面?总之,我在他的作品中,看到的人性的恶,远远多余人性中的善。他所塑造的人物角色中,善也是有的,但更多的是有条件的善,甚至带着自我目的的善,如果做善事都是为了有所得,那善还叫善吗?不知道。余华的作品到此先告一段落了,连着看了其三部作品,有点够了的感觉。人的审美或者说对具体事物的愉悦感真是有限的,一而再,再而三,三而竭,事不过三,蛮有道理的,比如之前看了大冰的三本书,《阿弥陀佛么么哒》《乖摸摸头》《好吗好的》,然后就有了再也不想看了的感觉,最近好像又出了本新书叫什么"不",已经没兴趣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在细雨中呼喊的更多书评

推荐在细雨中呼喊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