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观社会 景观社会 8.5分

都是幻象

RiverCrab

幻象(spectacle)

将spectacle翻译作“景观”的译者王昭风教授似乎是一位社会学学者,而在建筑学领域“景观”一词具有根深蒂固的明确指向,它对应的是landscape。若翻译为“奇观社会”可以避免歧义,但依旧不能准确表达书中所描述的社会状态。法文中spectacle是“演出”与“表演”的意思,这两个词显然更忠实作者原意,但在中文语境下会有些不通顺,因此选用一个程度更加重的词“幻象”:“幻象社会”,“用情境打碎幻象”, 感觉更有利于理解这些概念。

幻象社会(The Society of Spectacle)

整个社会生活显示为巨大的幻象的堆积,可视的幻象及其构建起的视觉体制(scopic regime)不断的吞噬我们。幻象社会的普遍生存状态:少数人演出,多数人被动观看,依靠幻象而活。无论是商品还是明星都是被多数人观看的幻象。表演的和观看的同时沉溺于戏剧化的真实中,双方都偏离了生活的常态。就好像《未麻的部屋》中所描绘的。对此,德波提出用情境(situation...

显示全文

幻象(spectacle)

将spectacle翻译作“景观”的译者王昭风教授似乎是一位社会学学者,而在建筑学领域“景观”一词具有根深蒂固的明确指向,它对应的是landscape。若翻译为“奇观社会”可以避免歧义,但依旧不能准确表达书中所描述的社会状态。法文中spectacle是“演出”与“表演”的意思,这两个词显然更忠实作者原意,但在中文语境下会有些不通顺,因此选用一个程度更加重的词“幻象”:“幻象社会”,“用情境打碎幻象”, 感觉更有利于理解这些概念。

幻象社会(The Society of Spectacle)

整个社会生活显示为巨大的幻象的堆积,可视的幻象及其构建起的视觉体制(scopic regime)不断的吞噬我们。幻象社会的普遍生存状态:少数人演出,多数人被动观看,依靠幻象而活。无论是商品还是明星都是被多数人观看的幻象。表演的和观看的同时沉溺于戏剧化的真实中,双方都偏离了生活的常态。就好像《未麻的部屋》中所描绘的。对此,德波提出用情境(situation)打碎幻象(spectacle),换言之,用切身体验/亲身参与去瓦解被动观看的生活状态。

对城市空间理论与实践的影响

日常生活学

日常生活是情境主义革命的重要领域,因为革命的目的就是在日常生活中摧毁幻象。情境主义国际成员德•塞托完成了自己的《日常生活实践》,从日常生活中的消费、漫步、阅读、烹饪、居住等方面完成了一种诗意美学的建构。《日常生活批判》作者列斐伏尔(Henri Lefebvre)与LI联系紧密,提出与“情境(situation)”类似的“瞬间(moment)”,均旨在从日常生活出发打破教条。瞬间偏重时间性,强调从日常生活中获得短暂解放的一刻;情境偏重空间性,旨在城市中进行空间实践。

心理地理学(psychogeography)

放弃寻常的城市使用习惯,对抗资本对城市空间的教条划分和对日常生活的规训。从心理学层面认知城市空间与社会环境,生产城市的社会地理图景。之后,凯文•林奇在《城市意象》中绘制心理认知地图,开始从心理学角度讨论城市空间与设计。

总体都市主义(unitary urbanism)

致力于形成一种消解工作/休闲,公共/私人等分隔的无界限的人类社会环境。柯布西耶成了主要攻击目标。此后的许多城市空间理论与实践深受其影响:Team10成员史密森夫妇的“簇群城市(cluster city)”直接将光辉城市的所有房子连了起来;情境主义者康斯坦特(Constant Nieuwenhuys)的新巴比伦项目(New Babylon)是一组无限延伸又彼此连接的巨型长廊,形成一种游牧式的社会生活方式,借此实现“持续性漂移”;Team10成员范•艾克的阿姆斯特丹孤儿院创造了类似新巴比伦的复杂无中心的空间组织方式。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景观社会的更多书评

推荐景观社会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