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hneman的老婆是谁?

VeraTulips

第一次读这本书的读者,估计都会对系统1和系统2印象深刻。这两个系统也并不是Kahneman和tversky首次提出的,提出者是Keith Stanovich和Richard West。

“系统1的运行是无意识且快速的,不怎么费脑力,没有感觉,完全处于自主控制状态。系统2将注意力转移到需要费脑力的大脑活动上来,例如复杂的运算。系统2的运行通常与行为、选择和专注等主观体验相关联。”

其实,系统1和系统2的二分关系究其思想根源还是注意系统的传统二分法,即无意识注意和有意识注意(想想英语中的pay attention to something这个短语久很贴切)。无意识注意当然就是不需要调动注意力的,就是那种你在教室听课时突然有只喜鹊从窗外飞过时你毫无觉察的就把眼睛移了过去的注意类型;有意识注意当然就是需要你明确地调用自己注意力,比如你看完喜鹊回过神来低头做起手边的这道数学题:347*123=?我认为系统1和系统2背后的认知基础肯定是如此的,只不过系统1和系统2并不限于注意,是贯穿于整个认知过程的,注意只是个探照灯般的先导。本书正是从注意出发,划分了两个系统,在诸如记忆、自我及决策等更高层次的认知过程中展开了讨论,讲述了一个两个系统不兼容导致bug辈出的无奈故事。...p>

显示全文

第一次读这本书的读者,估计都会对系统1和系统2印象深刻。这两个系统也并不是Kahneman和tversky首次提出的,提出者是Keith Stanovich和Richard West。

“系统1的运行是无意识且快速的,不怎么费脑力,没有感觉,完全处于自主控制状态。系统2将注意力转移到需要费脑力的大脑活动上来,例如复杂的运算。系统2的运行通常与行为、选择和专注等主观体验相关联。”

其实,系统1和系统2的二分关系究其思想根源还是注意系统的传统二分法,即无意识注意和有意识注意(想想英语中的pay attention to something这个短语久很贴切)。无意识注意当然就是不需要调动注意力的,就是那种你在教室听课时突然有只喜鹊从窗外飞过时你毫无觉察的就把眼睛移了过去的注意类型;有意识注意当然就是需要你明确地调用自己注意力,比如你看完喜鹊回过神来低头做起手边的这道数学题:347*123=?我认为系统1和系统2背后的认知基础肯定是如此的,只不过系统1和系统2并不限于注意,是贯穿于整个认知过程的,注意只是个探照灯般的先导。本书正是从注意出发,划分了两个系统,在诸如记忆、自我及决策等更高层次的认知过程中展开了讨论,讲述了一个两个系统不兼容导致bug辈出的无奈故事。

对于认知心理学出身的人,即使没把两系统分那么清楚,也一定对于两系统不兼容所导致的bug们烂熟于胸,我们通常把这些bug称为偏见(bias)。当年学习各种认知偏见的时候,同学间会时不时从各自的言行决策中指出发现的认知偏见,这即是“职业病”的一种表现,也是启动效应的绝佳例子,甚至有趣。因此,我假设了一下30岁的小明的一天,在后文中把他这天犯的经典的认知偏见一并分析指出,来怀念一下大学时光。

“由于金秋9月是帝都的最堵月,小明华丽丽地迟到了。进了办公室,领导瞅了一眼他,就给他分配了一个出差的工作,目的地广州。他掏出手机准备买个飞机票。这时新闻客户端给他推送了一条“广州白云机场有飞机冲出跑道”的推送,点开粗略浏览了一番,小明打开了12306买了北京到上海的动车。搞定了出差的杂务,小明终于开始了一天的工作,他先简单排了排优先级,计算了一下工作量,觉得今天的工作三个小时就可以干完了。然而实际情况却是晚上7点了,他才大致完成可以下班了。毕竟,工作过程需要等待别人提供的数据,需要等待领导确认,还不时的被同事打断,聊聊天。

中午在公司食堂吃饭,正好听到同事们在讨论今天的股市,小明这才想起来,今天忙得都没有看看行情,果然如同事所说行情大涨,小明抓紧时间,把今天涨上去的几只票挂了卖单,还有几只亏得一塌糊涂的依旧一潭死水,小明叹口气依旧和大家一样决心死扛到底。不一会儿,同事们的话题又转移到了昨晚上的NBA球赛上,同事小李说起某球员最近投球非常顺手,连着五个三分都中,简直神勇,相比之下另一位球员就很衰,上个赛季明明厉害的不可一世,这个赛季状态萎靡不振,无趣得很。饭后,同事几个人照例一起去超市买饮料,小明发现他喜欢的某品牌的苏打水推出了新款,并且限量销售,每个人限购12听,他一下没忍住,拿了一个星期的量,一天一听。小明又走到了旁边的零食区,拿起平时总吃的一款薯片,发现换了新包装,正面写着反式脂肪含量仅为5%,小明皱了皱眉,想起之前的包装好像写得是95%不含反式脂肪,不理解为何要改成如此,想了想终究还是有反式脂肪不健康,放了回去。拎着饮料回了办公室。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小明急匆匆地下了楼要赶去看最爱的歌手的演唱会,结果发现外面倾盆大雨,这时同事小红正好也下班了,小明因为知道小红也是这位歌手的铁杆粉丝,就跟小红抱怨了一句下这么大雨怎么去看演唱会啊,结果小红非常激动的建议小明可以把票卖给她,因为她没有抢到票。小明尴尬地笑了笑,撑起伞走进了雨中。

看完演唱会,成了落汤鸡的小明狼狈的回到了家,他正在后悔没有把票卖个小红,演唱会虽然好看,但是淋雨的滋味可不好受啊,今天真是糟......正在这时,小明的手机屏幕亮了,一条银行的推送立马就点亮了他的双眼,发奖金了!小明立马改口道:今天真棒!

纵观小明这一天一共经历了九大偏见。下面我们来一一解释一下。

小明在得知白云机场有飞机出了事故后,果断去买了火车票。这里的决策受到了“可得性效应”的影响。可得性效应讲得是最触手可得的信息对我们的决策或判断的影响最大。按照金融的思路讲就是最近可得的消息权重(weight)最大。看到这个效应的时候我立马就想到了记忆的“近因效应”(recency effect)。这个效应是最基础的记忆的运行模式,当我们在记忆事情的时候,往往是开头的和结尾的记得最清楚,而中间的部分总是忘记了。对于结尾的内容记忆清晰就是“近因效应”,而这应该就是“可得性效应”的一种解释,小明最近看到的信息,记得最清楚,在神经回路中的权重最大,因为在后续的各种认知活动,诸如复述和决策的时候,能够极快地不费力气地提取出来,从而最大限度地影响了后续的认知活动。这其中快速且不费力气的活动就是靠系统1来完成的,其结果就是产生了不那么理性的决策,坐火车去广州至少需要10个小时吧。

小明经历的第二个特别典型的认知偏见就是“规划谬误”了,这个偏见概括的情况就是我们总是会花比计划多的时间来完成任务。造成这个窘境的原因一方面是人们总是“过度乐观”,认为自己总是好于平均水平,毕竟当询问司机自己的车技如何时,他们大都会选择说比平均水平强,可是如果大多数人都比平均水平强,那这个平均水平一定是一个很烂的水平了,否则数学上就逻辑不通了。另一方面,就像小明所遇到的那样,我们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并不是一路向前的,除了这些来自沟通的延误,更有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不知不觉中扩充了原本的任务,旁枝蔓生,忘了初心。

接下来,小明就如大多数散户一样卖出了盈利股而死扛不卖亏损股,这个效应叫做“处置效应”,理解起来有困难,但是这个现象的背后有个著名的偏见叫作“心理账户”。所谓心理账户就是指我们对于不同的项目、事情或任务会在心中单独建立一个账户,分别进行算计,而不会把他们都混在一起。买卖股票时,人们会为自己买的每一只股票都开设个账户,并且想要在关闭每一个账户时都能获利。然而理性的投资者会把他手下的所有股票当做一个投资组合来看待,他会出售最无可能在未来盈利的股票,而不是去考虑它是盈利股还是亏损股。

小明的同事小李在评论篮球比赛和球员时犯了两个经典的偏见。当他谈到球员最近投球的表现时,他犯了“投球顺手”错觉。这个错觉就是根据这个现象命名的。“如果一个运动员连续进了三四个球,你就会不由自主作出判断,这个运动员正处于“投球顺手”的状态,得分率暂时增加。统计分析结果表明,投篮顺手只是旁人所见,而且他们太快作出评判了,以至于感知不到随机事件中的顺序和因果关系。” 人们在这个错觉中错误地对随机事件作出了因果解释,而这往往是错误的。比如有如下三个序列,你认为哪个是随机的呢?

男男男女女女

男男男男男男

男女男男女男

实际上这三个序列都是随机的。当然,在随机性中发现规律的想法太过诱人无法拒绝,肯定比统计学的区区一项研究更有说服力。

同事小李犯的第二个经典偏见是他不知道“均值回归”现象的存在。他描述另一个球员上个赛季表现超群,这个赛季状态欠佳就是没有理解在自然界生活中普遍存在的均值回归现象。均值回归现象就是指各类技能的表现往往会围绕均值波动,当表现过好后,就会回调,过差时就会反弹。所以对于球员这个赛季表现的预测不能盯着上个赛季,而应该看他的平均水平。

小明在促销之下冲动消费了那么多的饮料是受到了大名鼎鼎的“锚定效应”的影响。这个效应是说“人们在对某一未知量的特殊价值进行评估之前,总会事先对这个量进行一番考量,此时锚定效应就会发生。人们的判断明显受到没有任何信息价值的数字的影响。” 就比如这里,小明可能只需要买一听,但是他明显被12这个数字迷惑了,因而不自觉地买多了,这个效应可能是很多冲动消费的罪魁祸首。

我们再来看看小明总吃的那款零食的包装。两款包装实际上写得是一样的内容,小明还是隐隐感到了背后的差别。同一信息的不同表达方式常常会影响人们做判断。这就是著名的“框架效应”。这里小明看到了两个不同的说法,这个效应应该不会太明显了,但是如果他只是看到一种说法,比如“95%不含脂肪”或者“5%含脂肪”,非常明显地,“95%不含脂肪”比“5%含脂肪”更有吸引力,因为即使只有5%,它也是有啊。我们可以再换一个更明显的情景,比如“手术后一个月内的存活率是90%”的说法要比“手术后一个月的死亡率是10%”更令人安心。

下面我们来分析一下小明冒雨去看演唱会的事情。如果作为一个没有情感的理性人,小明应该直接把票卖给小红然后回家看直播,这样既不会淋雨还收回了大部分成本。但是一旦这个物品属于了自己,它自身就不再遵循市场供求关系的定价规律,而是被主人的喜好和情感所左右,这个效应也有个名字叫做“禀赋效应”。而在这个情景中,小明的整体行为则表现出了“沉没成本悖论”。在经典经济学理论中,沉没成本应该是不予考虑在内的,看名字就知道和机会成本不一样,后者需要现在和未来的决策中考虑。而现实中,人们很难不考虑过去决策中的成本,或者说决策不可能完全独立,因为我们是情感有记忆的活生生的人。

最后一个偏见看起来都有点可笑,但是人啊就是这样只重结果不重过程的生物,就如小明最后拿到了奖金则把这倒霉的一天评价为“很棒的一天”。美好的结局看似抚平了糟糕的经历,但实际上改变的并非是体验,而是我们对它的记忆而已。

前面非常直观地讲了一些经典偏见。可能我们都对自己失去信心了,觉得系统1就如恶魔一般,而系统2又懒惰拖延,到底有没有什么解决方案呢。原书中对于每一种偏见几乎都给出了一些改善的方案,有兴趣的读者就需要自己去读本书了,在此我只是对于一种解决方案的宏观框架比较感兴趣,在此复述一下,也算是读罢本书后思考的重要的一环了。

在本书开篇,作者就引用了加里 克莱因的《力量的源泉》这本书中的经典研究,克莱因对很多经验丰富的消防指挥官进行了跟踪研究,发现“他们花了超过10年的时间进行真实和虚拟的演练,以识别出合适的选项作为首选,而在真实需要时,他们就可以利用这个积累了多年的指令库。他们评估某个选项的方法是在脑部模拟这个选项,看他是否适用于当时的情况......如果他们考虑的这个做法大概可行,他们就会这样做;如果这样做不太好,他们就会对其进行调整;如果不易调整,他们就会选择下一个最有可能的选项。然后,重复上面所说的过程,直到找到一个合适的做法。”

克莱因将消防指挥官的这种方式称为“预认知决策模式”。预认知决策模式可以用来解释消防员的专业技能,也可用来解释其他领域的专业技能,例如下象棋。系统1和系统2同时参与了这个过程。“在第一阶段,暂定计划通过联想记忆(即系统1)的自主功能呈现在大脑中。下一阶段是一个需要深思熟虑的过程,大脑会对这个计划进行模拟以检测其是否有效,这是在系统2的运作下进行的。”

在Kahnamen和克莱因后来的合作中,他们发现,想要形成专家直觉,即像消防指挥官那样直觉性地做出最正确的判断和决策需要具备两个基本条件:(1)一个可预测的、有足够规律可循的环境;(2)一次通过长期训练学习这些规律的计划。像消防指挥官,象棋大师和临床护士等行业的专业技能就符合这两个条件。“而研究发现临床医生、股票投资者和政治学者往往都是在有效性为零的环境中苦苦进行长期预测,他们的失败反映了他们尝试预测的事物基本是不可预见的。”

看到这里你可能会觉得很悲哀,说了这么多,结果就告诉我专家型直觉只在一些情况下可以实现,而其他的很多情况根本无法改变。首先,要相信科技还在进步,人脑呢据说是人类最后的未解之谜,所以以后会不会有新的技术或者新的理论来解释和克服系统1和系统2的bug还未可知,而在我们有限的生命中,虽然不能变成生活的专家,但是我们也还是可以在知道了各种bug后,努力多问问自己,多调动系统2,可以慢慢的使自己做决策时更理性。不过生活嘛,还是需要感性和理性的平衡的,过度理性了反倒无趣了。

最近因为学金融的需要重读了Kahneman的著名畅销书《思考快与慢》。去豆瓣上翻了翻之前的书评,的确不成体统,立马删了,重新写一篇。当时是12年,刚到美国读研不久,想来当时刚接触这些理论,不免一知半解,对于构建一个整体的逻辑或者体系极其缺乏经验,人生的经历就更加单薄了。五年过去了,看到了自己的成长,很是欣慰。对于专业虽然没有继续深造,但也是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了,这个学科的精髓和建构世界的框架是学清楚了。从零开始的次数多了,也很快能摸到多数学科的门道了,似乎一切都在渐入佳境了吧,希望这不是错觉。

Kahneman的这本书是他和众多研究者多年研究的集大成者,是面向普通大众的畅销书或者叫科普书。正因为是面向大众的这一点本书才更可贵。科学与大众的鸿沟一直存在,科学家们的一个重要课题也应该是搭建科学与民众间的桥梁,纵使你的研究再惊天地泣鬼神,不能转化成推动力或者说进步力,终究是遗憾的,而这种推动力和进步力则来自最普通的人的了解和使用。

本来还想写写前景理论,想来扩展的东西可能多了一些,需要重读一些文献,所以就不在这篇书评里凑热闹了。等下一篇。

最后还是想问:Kahneman的老婆是谁?

8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2)

添加回应

思考,快与慢的更多书评

推荐思考,快与慢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