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一年

曲无容
2017-09-30 16:21:47

  切尔诺贝利事件已经过去三十一年了。从“鬼城”到居民再次入住,只需要一场战争的功夫。于是吉尔吉斯斯坦的人们来到此地,与车臣的人成为邻居。如果死亡的另一面是子弹和火光,为什么不去拥抱切尔诺贝利。至少此处还有过去一切美好的东西,有失去了门板的老房子,有失去了奶牛和母鸡的农场,有灰白的旧照片和过去。此处的人不愿意离开,外面的人不愿意进来,但是成为战争副产品的人们进来了。他们拖着流亡的行李和破碎的家庭,女人带着刚出世的孩子和前线丈夫的回信,男人拖着残肢断臂和伏特加。这种悲伤在切尔诺贝利的土地上长出向日葵。   切尔诺贝利事件已经过去三十一年了。这里的土地上,核辐射还在持续发散,树木还在抽芽;在这里,原先黑灰的老照片还静静躺在桌上的一角,腐朽的门后藏着几只流浪猫;在这里,地下的人还在拥抱死亡,街上渐渐出现了飞鸟和人群。在这里,悲剧正在滋生希望,阳光下,泥土里的东西正在腐烂。   切尔诺贝利事件已经过去三十一年了。所有的一切从发生到沉默总共耗时三十一年,现在阳光遍布天下,曾经哭泣、灰白、沾满悲哀的笑脸已经变得陈旧。而在这三十一年里,东方的一个国家发出声明:将大力发展核电能源,在沿海地

...
显示全文

  切尔诺贝利事件已经过去三十一年了。从“鬼城”到居民再次入住,只需要一场战争的功夫。于是吉尔吉斯斯坦的人们来到此地,与车臣的人成为邻居。如果死亡的另一面是子弹和火光,为什么不去拥抱切尔诺贝利。至少此处还有过去一切美好的东西,有失去了门板的老房子,有失去了奶牛和母鸡的农场,有灰白的旧照片和过去。此处的人不愿意离开,外面的人不愿意进来,但是成为战争副产品的人们进来了。他们拖着流亡的行李和破碎的家庭,女人带着刚出世的孩子和前线丈夫的回信,男人拖着残肢断臂和伏特加。这种悲伤在切尔诺贝利的土地上长出向日葵。   切尔诺贝利事件已经过去三十一年了。这里的土地上,核辐射还在持续发散,树木还在抽芽;在这里,原先黑灰的老照片还静静躺在桌上的一角,腐朽的门后藏着几只流浪猫;在这里,地下的人还在拥抱死亡,街上渐渐出现了飞鸟和人群。在这里,悲剧正在滋生希望,阳光下,泥土里的东西正在腐烂。   切尔诺贝利事件已经过去三十一年了。所有的一切从发生到沉默总共耗时三十一年,现在阳光遍布天下,曾经哭泣、灰白、沾满悲哀的笑脸已经变得陈旧。而在这三十一年里,东方的一个国家发出声明:将大力发展核电能源,在沿海地区建立二十多座核电站。   “核能是个好东西,只需要一枚硬币大小的能量就可以供应整座发电站一天的消耗。”   “它们无害,专家们保证。”   这不是东方国家的声明,是切尔诺贝利的悲鸣。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关于死亡还是爱情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关于死亡还是爱情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