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月 奔月 8.6分

《奔月》:“我偏爱不存在的荒谬胜过存在的荒谬”(林霆)

林蘑菇

鲁敏的写作常常是始于物质、始于肉身,但从不限于物质也不囿于肉身。虽然她也会写到现实的种种重负或者生活的种种烦忧,但她不会真的沉浸于此。因为,那些平凡甚至平庸的物质世界,总是令她心意难平。她总是能在丰满、温暖、热气腾腾的世俗生活中,发现那些虚妄的所在。 从近几年的作品来看,鲁敏思考最多的大概就是人的存在问题,特别是人所无法避免的被复制的生活。这不关乎政治、不关乎性别,不关乎贫富和阶级。她清醒地看到,所有的人生都是可以复制的、与他人重叠的,世界上并没有唯一的命运。 2010年的短篇小说《铁血信鸽》就是一部从关注身体开始,去关注人的存在的小说。鲁敏以一颗敏感而有重量的心灵,体会到了这个“无心”的时代的荒谬之处。她试图追问,没有心灵的生活还要持续多久?她力图把那些我们习以为常的被格式化的身体、被格式化的人生,指给我们看。《铁》要回避的是被统一化、被集体化的存在方式,哪怕是健康的、有意义的——甚至就是因为太健康太有意义,才是要回避的! 看到《奔月》的时候,才发现那“信鸽”像是一个报信人。它早在七年前就已经传递出了消息,告诉我们作家的思考方向,而鲁敏的创作在此期间也经历着日益深化...

显示全文

鲁敏的写作常常是始于物质、始于肉身,但从不限于物质也不囿于肉身。虽然她也会写到现实的种种重负或者生活的种种烦忧,但她不会真的沉浸于此。因为,那些平凡甚至平庸的物质世界,总是令她心意难平。她总是能在丰满、温暖、热气腾腾的世俗生活中,发现那些虚妄的所在。 从近几年的作品来看,鲁敏思考最多的大概就是人的存在问题,特别是人所无法避免的被复制的生活。这不关乎政治、不关乎性别,不关乎贫富和阶级。她清醒地看到,所有的人生都是可以复制的、与他人重叠的,世界上并没有唯一的命运。 2010年的短篇小说《铁血信鸽》就是一部从关注身体开始,去关注人的存在的小说。鲁敏以一颗敏感而有重量的心灵,体会到了这个“无心”的时代的荒谬之处。她试图追问,没有心灵的生活还要持续多久?她力图把那些我们习以为常的被格式化的身体、被格式化的人生,指给我们看。《铁》要回避的是被统一化、被集体化的存在方式,哪怕是健康的、有意义的——甚至就是因为太健康太有意义,才是要回避的! 看到《奔月》的时候,才发现那“信鸽”像是一个报信人。它早在七年前就已经传递出了消息,告诉我们作家的思考方向,而鲁敏的创作在此期间也经历着日益深化的过程。 我们会发现,《奔月》在精神向度上是《铁血信鸽》的延续,但这一次鲁敏走得更远。这是一个逃离的故事,却不是被动躲避什么,而是被由来已久的力量所推动的一次奔赴。这是一个出轨的故事,但却与道德无关。它以严肃认真的态度,讲述了一个荒谬无比的故事,这部小说看似不真实,但却以虚妄的构思,来穿透和刺破被包裹的真相,构建了人的存在的可能性。 这一次,作家发现了人与世界的关系,充满偶然性,所有的编码都是无序的、无逻辑的,没有必然性的,甚至圣洁的爱情也不是非你不可的,虽然听起来有点冷酷,但难道不是吗?人们的相遇是偶然的,相爱是偶然的,这就导致人的生活,具有太多的相似性,甚至都是可以互换的。 不仅如此,作家还指出了人生的无意义,争名逐利、过日子、生孩子,扮演不同的角色,这些看似有意义的生活,却是小六无法忍受的。相反,只有“看似’无意义’且’不正当’的生活,她才乐意为之、反复为之,这才让她有一种完全’我’的感觉。’我’才存在了、成立了,有感知了”。 实际上,《奔月》所有的情节都在提供一种假设,假设没有外界的种种标识,没有熟悉的同事和上级,没有丈夫和情人、没有母亲和家人,那么我是谁,我在哪? 结尾时那个奔跑的小六,是奔向无人之境、奔向虚妄的无意义,更是奔向她自己。也许她永远无法解答“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这样的哲学追问,但是她用自己的方式曾经努力寻找过答案,就仅仅是这种逃逸、奔赴的姿态就已经足够迷人。 《奔月》这部长篇小说的重要性就在于,它区分了鲁敏的写作状态。奔月前的鲁敏是多么渴望自由,而奔月时的鲁敏是多么自由!就像她在《铁血信鸽》里曾经写到的那样: “绝不苟且、绝不合作,径直地往冷里飞,往饿里飞,往荒原和偏僻里飞,流离失所着,过上他本人、他自个儿的生活!” 我觉得,鲁敏这次真的做到了。

4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奔月的更多书评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