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得一看

candysam

摘录:

可是,这就是所有一切的元凶。就因为是好人,这才具有了悲剧性。

种田老人期待让自己的儿子继承家业,这毫无疑问是出于他本人的意愿和希望,然而从中呈现的,却是一种名为“都是为了孩子”的自我欺骗。继承家业说到底也是为了儿女自身的未来与幸福,潜藏在水面以下的,就是这样一种强加于人的价值观。

当然,那并不是“恶”——不该是“恶”。为人父母者,希望儿女活得比自己更幸福,这样的心情,怎么可能会成为“恶”呢?

然而那是可能的——可能会成为“恶”。就算呈现为父母之爱,但只要从结果来看,其间起作用的是独裁控制,那么站在儿女的立场来说,就只能是束缚——是毫无疑问的,阻止儿女自立的“恶”。儿女为了守护自我,就只有反抗父母一途了。成长过程中之所以会有一个俗称反抗期的概念,绝不是说来时髦或者好玩儿。若是真爱子女,绝不能对这一现实视而不见。但,恰恰这种“爱”,是阻止父母正视现实的元凶。世上还有比这更令人伤感的悲剧吗?

“你们俩几岁了?都还没结婚吧?也没生过孩子吧?根本就没有为人父母的体验吧?”

“没有。”高千立刻回答,“但是,我们做过儿女。”

在我看来,没有任何反驳能...

显示全文

摘录:

可是,这就是所有一切的元凶。就因为是好人,这才具有了悲剧性。

种田老人期待让自己的儿子继承家业,这毫无疑问是出于他本人的意愿和希望,然而从中呈现的,却是一种名为“都是为了孩子”的自我欺骗。继承家业说到底也是为了儿女自身的未来与幸福,潜藏在水面以下的,就是这样一种强加于人的价值观。

当然,那并不是“恶”——不该是“恶”。为人父母者,希望儿女活得比自己更幸福,这样的心情,怎么可能会成为“恶”呢?

然而那是可能的——可能会成为“恶”。就算呈现为父母之爱,但只要从结果来看,其间起作用的是独裁控制,那么站在儿女的立场来说,就只能是束缚——是毫无疑问的,阻止儿女自立的“恶”。儿女为了守护自我,就只有反抗父母一途了。成长过程中之所以会有一个俗称反抗期的概念,绝不是说来时髦或者好玩儿。若是真爱子女,绝不能对这一现实视而不见。但,恰恰这种“爱”,是阻止父母正视现实的元凶。世上还有比这更令人伤感的悲剧吗?

“你们俩几岁了?都还没结婚吧?也没生过孩子吧?根本就没有为人父母的体验吧?”

“没有。”高千立刻回答,“但是,我们做过儿女。”

在我看来,没有任何反驳能比这句话更加触及问题的本质了,可是和见明显不这么觉得。非但如此,她似乎还认为高千这是在被逼到绝境之下做出的牵强辩解。其证据就是,她的脸上依然挂着笑——毫不怀疑自己对我们占据了上风的嘲笑。

没有任何根据的自信满满的眼神。看那眼神,她对自己的“慈爱”没有丝毫怀疑,对不理解这一点的人,则不由分说视之为愚人。

而和见,她听不见这“悲鸣”吗?若真是这样,就太不可思议了。她明明也像是受到过母亲伊织子自以为是的控制,经历过同样的痛苦。可尽管如此,当她自己也成为母亲的时候,也就是在成为“加害者”的时候,立刻就把那些事情全都忘了吗?

不对,不是的。我突然醒悟了。不是这样的。和见并不是忘记了,绝不可能会忘记。

这是“报复”。

也就是说,自己曾经遭受的那些,要让自己的孩子也同样遭受一遍。或许,人只是为了这个目的,才选择成为父母的。鸟越久作是作为“供品”而降生的——存在于此的,是人类永恒轮回的“报复”之环。

所以和见才会对伊织子对久作的管束和控制视而不见。因为那是为已经被“抹杀”了的自己的青春施加的“报复”,就仅仅是因为这个。

小感:

关于故事其实不难猜。大致在谜底揭晓前都猜中了。疏忽了彩票这个细节,虽然中间有所猜想,但是在串线时却疏忽了,所以唯独这个动机没猜着,其他就不细说了,不然推理就无趣了。

匠仔,漂撇,高千,西泽对于人物的拿捏还是很得当的。推理故事虽然主观还是要靠谜题的精彩来赢得赞誉,但是人物的有趣和魅力确实收获人心的关键吧。比如福尔摩斯和华生,明智小五郎,京极堂和榎木津。嘛,至少对我来说,人物有趣还是相当重要的。

另外想提的就是这次故事的主要线索,父母对于孩子的控制欲。虽然不是那么过分,但现实中不得不说对此我还是深有体的。我想每个有过叛逆时期的孩子都会有所感触。确实知道那是父母为儿女好,却始终觉得为什么自己不能得到理解。当时想,长大了一定不要成为那样的父母,可是如果真成为了父母的时候,也许还是会跌入这样的循环之中,很难把握一个正确的尺度。这真的是很难给出答案的课题。只愿到了那个时候,我能找到合适的方法解开这个课题。

2017.9.30 candysam糖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羔羊们的平安夜的更多书评

推荐羔羊们的平安夜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