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幸运儿

青衣

钟爱异国风情的人不会不知道《阿拉伯的劳伦斯》(1962年版)这部古老的电影。漫长的史诗级剧情和晦涩的主题以外,它始终牢牢占据着影史“最美沙漠”的位置。很明显,电影的主角并不是那个企图一手挽住时代巨轮的传奇妄人,而是从时间和空间两个维度都延绵无尽的阿拉伯。 出于对劳伦斯本人以及“阿拉伯”的强烈兴趣,我在一个月内结束阅读,并在个人阅读榜单上将它提升至超越《中东史》的最常翻阅的非虚构作品。 是的,这本书并不是电影的原创剧本,或与电影同源的小说,而是一本由四个人的传记交叉杂糅形成的历史书。 19世纪初,几个北大西洋沿岸的小国,依仗初步工业化的一丁点成果,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便征服了许多个其他国家。世界的很大一部分版图撕裂成“宗主国与从属国”。他们之间的关系,以道德的角度来说,充斥着屈辱,但以经济的角度来说,却呈现出共振。宗主国输出资金,建设从属国的铁路、公路及港口,用以收割从属国的农产品及原材料。以英国为例,1913的海外投资规模超过其他所有国家的总和,同时,英国3/4的海外投资用以建设从属国的交通网络。南美的肉类、美洲的棉花、印度的茶叶,源源不断流入英国,加工成初级工业品诸如布匹、罐头后再行...

显示全文

钟爱异国风情的人不会不知道《阿拉伯的劳伦斯》(1962年版)这部古老的电影。漫长的史诗级剧情和晦涩的主题以外,它始终牢牢占据着影史“最美沙漠”的位置。很明显,电影的主角并不是那个企图一手挽住时代巨轮的传奇妄人,而是从时间和空间两个维度都延绵无尽的阿拉伯。 出于对劳伦斯本人以及“阿拉伯”的强烈兴趣,我在一个月内结束阅读,并在个人阅读榜单上将它提升至超越《中东史》的最常翻阅的非虚构作品。 是的,这本书并不是电影的原创剧本,或与电影同源的小说,而是一本由四个人的传记交叉杂糅形成的历史书。 19世纪初,几个北大西洋沿岸的小国,依仗初步工业化的一丁点成果,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便征服了许多个其他国家。世界的很大一部分版图撕裂成“宗主国与从属国”。他们之间的关系,以道德的角度来说,充斥着屈辱,但以经济的角度来说,却呈现出共振。宗主国输出资金,建设从属国的铁路、公路及港口,用以收割从属国的农产品及原材料。以英国为例,1913的海外投资规模超过其他所有国家的总和,同时,英国3/4的海外投资用以建设从属国的交通网络。南美的肉类、美洲的棉花、印度的茶叶,源源不断流入英国,加工成初级工业品诸如布匹、罐头后再行销至从属国。循环之下,英国工业兴旺发达,逐渐积累重工业的资本。其他地区也借此养活了依靠自身的纯农业经济无法养活的巨量人口(中印合计7亿),但这种眼前的安逸推迟了他们自己步入工业化的契机。 一战以前的岁月,少数几个帝国就像地球这艘大船的总发动机,体量占比虽然很小,能耗和效率却非常高,操纵着整艘船体。当时的国家竞争,其实仅仅存在于几个帝国之间。《阿拉伯的劳伦斯》这本书,讲的就是四个来自不同国家的年轻人,分别洞察到了国家竞争的本质,并将自身的全部生命和鲜血投入到这场竞争中的历程。 我特别喜欢来自美国的威廉.耶鲁,他的故事充满了暗喻。 威廉.耶鲁生于1887年,他的祖先17世纪从英格兰移民美国,发财后创办了耶鲁大学。耶鲁家族在英美两国都称得上名门望族。威廉作为纨绔子弟的生涯在大学一年级结束,因为他的股票交易商父亲在金融危机中破产。他从耶鲁退学,在中美洲浪荡了8个月,决心复兴家族的财富,于是应聘到刚刚被分拆不久的标准石油公司(洛克菲勒创办,由于过于庞大被美国政府分拆)。威廉以为他会被派到中国做煤油(我们熟悉的煤油灯的燃料)销售,但实际上他被派到中东寻找石油。这个时点,帝国们刚刚意识到中东可能蕴藏着全世界最多和开采成本最低的石油。 一战开战前威廉来到中东,试图说服奥斯曼帝国(以及之后的其他政权,比如襁褓中的沙特阿拉伯)给予标准石油公司长期采矿权,同时尽力拖延开采的时间。标准石油公司不希望在一战期间开采,因为战争会带来涨价。战争期间他们想优先卖出自己独家拥有的美国石油。同时,中东的地方政权,包括侯赛因家族、沙特家族、土耳其人、奥斯曼帝国等等,都期待外国人帮助自己开采石油,最好在战时开采,以获得足够资金在战争中抢夺利益。标准石油公司和地方政权的矛盾导致威廉在中东的工作充满了欺骗和背叛。 和劳伦斯不一样,威廉既不能理解英语文化和当地阿拉伯部落文化之间的差异,也不能从中找到达到自己目标的道路,所以在威廉的中东生涯中,他的政治观点和对阿拉伯人、犹太人的看法,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现在我们很难理解美国于1917年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是多么乡土和偏狭的国家。它的常备军是欧洲的1/20,甚至还不如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和葡萄牙。 一战后威廉敦促标准石油尽快开采他取得采矿权的那些油田,而公司出于通盘利益考虑拒绝了这个计划。威廉的行动领先于祖国的实力,而实力限制了美国高层尤其是石油公司的决策。最终,一战前后的美国没有能从中东获得任何实质利益,没有军事基地,没有占领港口,没有培育傀儡政府,拥有开采权而没有进行开采。 威廉回到美国,完成教育硕士课程后开始在大学教授历史学,同时为主流媒体撰写了大量关于中东的文章,逐渐成为中东问题专家。尽管他的文章缺乏严谨的学术观点和严密的考证,仍然非常受欢迎。同一时期,美国快速发展,成为崭露头角的历史上第一个“工业化大国”,它的工业人口、钢产量和武器的潜在生产能力明显超越英国。美国终于做好了理解威廉的准备,有能力在中东的泥潭里分一杯羹。这个现实改变了威廉的后半生。 二战前夕,威廉被政府聘用为国务院下属的中东顾问,并且提出以联合国托管的方式重新分割中东利益。二战结束以后,他继续在大学任教,直到87岁。 与劳伦斯的高瞻远瞩和执着的热情相比,威廉缺乏足够的追逐国家利益的热情,也缺乏相应的知识储备,更进一步也更私人的,他缺乏明晰的世界观来理解自己的经历。但他有美国人的优势,有一个安稳的家园用于逃避战争带来的创伤。更幸运的是,在他活着的时候,他看见了他早年的战略规划,有了实现的可能。他的下半生比伟大的劳伦斯要平稳顺遂的多。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阿拉伯的劳伦斯的更多书评

推荐阿拉伯的劳伦斯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