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蒙德·卡佛——于无声处响惊雷

imzzz

要不是因为一堂没怎么去过的选修课我可能永远也不会翻开这部经常“left a piece of his liver on the table”(电影《鸟人》中语)的醉鬼雷蒙德·卡佛同志的短篇小说集,虽然作为一个伪文艺女青年,我非常热衷于读这类冷门小众的外国作家的短篇小说作品,既能装装13又不失阅读的乐趣,但不得不说,卡佛的短篇小说很「难看」,真的很难看,不是不好看,而是非常难以读懂,需要自己脑补的地方太多,即便作为一个非常擅于“从中作梗”的欧美同人粉(划掉)读起来也很吃力,每一篇都要至少读两遍才能大概读懂情节,然后再艰难的揣摩其意思。当然有的时候读了两遍连小说标题中提到的意象也没有准确的感受到,与《家门口就有这么多的水》和《告诉女人们我们出去一趟》这类佳作相比,我的论文作业主攻的篇目《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反而显得有些直白和粗浅了。 阅读卡佛作品的过程让我更加怀念电影,那些发生于美国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故事,总让我想伍迪艾伦《曼哈顿》中描绘的黑白两色的纽约,却缺少了那些提神醒脑的机锋妙语;又有点像《低俗小说》中那些语焉不详的桥段(这部电影我至今也没看懂过),却没有令人肾上腺素激增的火爆场面。卡佛笔下的人们的生活...

显示全文

要不是因为一堂没怎么去过的选修课我可能永远也不会翻开这部经常“left a piece of his liver on the table”(电影《鸟人》中语)的醉鬼雷蒙德·卡佛同志的短篇小说集,虽然作为一个伪文艺女青年,我非常热衷于读这类冷门小众的外国作家的短篇小说作品,既能装装13又不失阅读的乐趣,但不得不说,卡佛的短篇小说很「难看」,真的很难看,不是不好看,而是非常难以读懂,需要自己脑补的地方太多,即便作为一个非常擅于“从中作梗”的欧美同人粉(划掉)读起来也很吃力,每一篇都要至少读两遍才能大概读懂情节,然后再艰难的揣摩其意思。当然有的时候读了两遍连小说标题中提到的意象也没有准确的感受到,与《家门口就有这么多的水》和《告诉女人们我们出去一趟》这类佳作相比,我的论文作业主攻的篇目《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反而显得有些直白和粗浅了。 阅读卡佛作品的过程让我更加怀念电影,那些发生于美国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故事,总让我想伍迪艾伦《曼哈顿》中描绘的黑白两色的纽约,却缺少了那些提神醒脑的机锋妙语;又有点像《低俗小说》中那些语焉不详的桥段(这部电影我至今也没看懂过),却没有令人肾上腺素激增的火爆场面。卡佛笔下的人们的生活就像一个“墙上的斑点”,再根据那斑点逐渐点染出一面灰暗的乏味的不会想让你再看第二眼的墙面。感谢卡佛,让我知道美帝人民的生活也不是那么优渥和丰富,让我知道他们也有一个个无聊的、绝望的灰色“Sunday afternoon”,望着那一面面斑驳得毫无特点的墙蠢蠢欲动但又无所事事。 虽然这部小说中的大部分篇目我都没有看懂,但还是想说说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的两篇《家门口就有这么多的水》和《告诉女人们我们出去一趟》,能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原因还是因为这两篇中有我比较喜欢的凶杀暴力情节,卡佛对于类似情节的描写是我看过的所有小说中最为冷静的,简直比法医工作记录本上的“女,XX岁,受钝器重击颅骨而死”还要而简洁冷酷,是那种不仔细看都看不出这段有暴力犯罪情节的类型。而且在暴力发生之前毫无预兆甚至毫无理由,一个住在美国乡村的三十多岁的已婚男人,生活安稳到无聊,在与友人的一次非常常规的聚会中就实施了某种十分骇人听闻的犯罪,乍一看实在令人摸不着头脑,翻回去看时也没有找到任何的伏笔和动机,正是因为这样才能让我们更加从“人”这个个体本身出发,再次反思爱情与婚姻给人带来的真正意义或者是否存在意义。戛然而止却不回味悠长的结尾,突然出现又消失的暴力情节,是卡佛许多作品的主要特点,如同寂静迷雾中突然扣动的枪火,是于无声处炸裂的惊雷。 卡佛笔下的爱情缥缈,灰暗,丝毫不令人向往,甚至连让人想象一下的动力都没有,但他却无时无刻不在和我们谈论着爱情,在落魄男人夜已微醺的黄昏,在溢满灰白阳光与姜酒气味的午后,在主妇看隔壁男人挖鼻涕虫的凌晨,也许只有将爱情这一词看的通透的人,才有能够有勇气与笔力去描写出如此彻骨的无力吧。 我今年20岁,未尝与人谈论过爱情,也读不懂卡佛,希望到我40岁有很多恋爱经验的时候(做梦),我可以重读一遍这一本《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然后发出一个非常卡佛女主式的,无声的尖叫。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的更多书评

推荐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