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空头 大空头 8.5分

华尔街的谎言与阴谋

柳言鹰语
2017-09-30 10:43:38

华尔街的谎言与阴谋

一场金融危机,给一向声名远播的华尔街难以想象的重创,然而,在一片狼藉之中,却有一些藉藉无名之辈看出了市场的漏洞,在众人疯狂的时候做空市场,最终赚得丰厚利润。华尔街,纽约市曼哈顿区南部从百老汇路延伸到东河的一条街道。然而,这条长不超过一英里、宽仅11米的街区却充满着梦想和奇迹,还有诡谲多变的欺诈与谎言。在《大空头》中,著名金融专家迈克尔·刘易斯(Michael Lewis)以华尔街小人物的生活切入,全景式地描绘了一个行业和其中形形色色的人物与故事,次贷市场的金融机构、评级机构、投资者等为了自身利益,“玩弄投资者于鼓掌之中”。

华尔街是一个充满谎言的地方,是一个少数聪明和有勇气的人在和大部分贪婪和愚蠢的人博弈的舞台。在《大空头》中,史蒂夫·艾斯曼“把自己看成一个革命者,被压迫者的守护神,罪恶政权的敌人。总而言之,他把自己看成蜘蛛侠”,甚至“买了最新的蜘蛛侠漫画,想从里面了解他的下一步会是什

...
显示全文

华尔街的谎言与阴谋

一场金融危机,给一向声名远播的华尔街难以想象的重创,然而,在一片狼藉之中,却有一些藉藉无名之辈看出了市场的漏洞,在众人疯狂的时候做空市场,最终赚得丰厚利润。华尔街,纽约市曼哈顿区南部从百老汇路延伸到东河的一条街道。然而,这条长不超过一英里、宽仅11米的街区却充满着梦想和奇迹,还有诡谲多变的欺诈与谎言。在《大空头》中,著名金融专家迈克尔·刘易斯(Michael Lewis)以华尔街小人物的生活切入,全景式地描绘了一个行业和其中形形色色的人物与故事,次贷市场的金融机构、评级机构、投资者等为了自身利益,“玩弄投资者于鼓掌之中”。

华尔街是一个充满谎言的地方,是一个少数聪明和有勇气的人在和大部分贪婪和愚蠢的人博弈的舞台。在《大空头》中,史蒂夫·艾斯曼“把自己看成一个革命者,被压迫者的守护神,罪恶政权的敌人。总而言之,他把自己看成蜘蛛侠”,甚至“买了最新的蜘蛛侠漫画,想从里面了解他的下一步会是什么样的生活……他用故事来解释现实”。迈克尔·巴里“对巴菲特的研究越深入,他就越相信巴菲特不可能被复制”,而事实上,“要想以一种伟大的方式成功,你就必须做一个伟大的、不同寻常的人”(巴菲特)。德意志银行的格雷格·李普曼,在次贷危机爆发之前,他仅仅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债券交易员,但却成为做空次级贷款债券的最重要的策动者,他不断鼓动那些对冲基金经理们购买做空次贷的产品。

“贪婪不好听,却是个好东西。”正如刘易斯所说的,《大空头》的故事其实非常简单,是少数聪明和有勇气的人在和大部分贪婪和愚蠢的人就次级贷款市场进行博弈。但这个故事让人心情复杂的地方在于,“赌桌两方的重要人物在离场时都拿着大把的钞票”。这就是华尔街,在“华尔街没有新事物。投机像山岳那样古老,市场今天发生的事情以前发生过,以后也会再度发生。因为人性永不变”(杰西•利弗莫尔)——投资者们常会被贪婪蒙住双眼,只见利益、无视风险,哪怕所谓的利益只是件皇帝的新衣。出乎刘易斯的意外,华尔街疯狂一直延续下去,“无论是做多还是做空,双方都不需要现金转手。双方可以通过签署几份文件与……交易。双方用于对赌的原始的住房抵押贷款没有任何其他作用,它们以一种滑稽的方式存在,只是为了让别人能够拿它们的命运来赌博。”

大多数机构投资者,以及许多散户投资者现在依然是依靠着信贷评级“撞大运”。但是,评级机构维护次级担保债务权证产品的主要论据是“担保债务权证的买家永远不会逃跑”,而“在那段历史中,从来没有出现过足以对市场产生影响的违约情况”则是他们维护次代贷款的主要论据。刘易斯警告,这“就像轮盘赌的桌面上方,屏幕上显示了最近20次轮盘旋转的结果,赌客们看到前面8轮中全部是黑,在惊叹于这种不大可能的情形之余,他们内心就会觉得小银球下一轮停在红色上面的可能性更大。这就是赌场列出最近几轮结果的原因:诱因赌客哄骗自己,给他们一种会把筹码推到桌上所需要的虚假的信心。次级抵押贷款市场上的中介机构也是用同样的花招欺骗自己,他们利用毫无统计意义的过去预测未来”。

事实上,现实和逻辑推理的结果恰好相反。所有的评级机构都不可能保持中立,只要预期利益大于预期违规成本,很可能会选择违规。即,评级机构之所以对所有灾难性的行动丝毫不吝祝福和赞美,那是因为他们完全将利润放在了责任前面。“整个行业都在评级机构的背上,但是评级机构的工作人员却不属于这个行业”,“他们不是市场参与者,也不认识里面的人。”一如刘易斯所言,“我所担心的所有的事情,评级机构都是漠不关心”,评级机构所担心的是他们为华尔街投资银行进行评级的交易数量,以及从这些银行收取的费用,“几乎不考虑其他事情”。一场看似偶然实则必然的金融危机如期而至,“我们就是在那个时刻确信,这不仅不是信贷,而且完全是虚构出来的一场庞氏骗局”。但是,即便是银行遭遇了重大的亏损,举债者失去了自己的房屋,甚至信用记录上出现了重大的污点,或者得到了法律的裁判,而评级机构却成为了唯一的例外,无论是标普、穆迪还是惠誉,他们基本上都可以算是全身而退,除了一两次零星的诉讼之外,什么麻烦都没有。即便有投资者投诉,政府监管官员未必听得懂,这就使得评级机构很强势,违规也不可避免。

“要在众人皆醉的时候保持清醒而又不显得幼稚,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你必须确信金融新闻中所说的绝大多数内容都是错误的,确信那些重量级的人物不是在撒谎就是在骗人。”一如刘易斯所言,“一直到今天,我都没搞明白,为什么华尔街的投资银行居然愿意付给我几十万美元,让我(当时刘易斯24岁)给那些成年人提供建议”。那些疯狂经历让他认为,自己“正处在一个伟大国家丧失了金融理智的时期”,因而“有义务为它撰写一部有关20世纪80年代的时代风貌的作品”。刘易斯以他一贯洞见烛微的笔法,再现了华尔街上演的市场传奇和诡谲道德剧,让人深思资本市场中的人性缺陷和金融体系的弊端。比如,投行是如何用风险的复杂化掩盖产品的风险?金融界又是怎样运用术语的谎言欺骗客户?以及人性的缺陷,和华尔街金融体系的弊端在《大空头》中一一精彩呈现。

原载2015年6月16日《成都晚报》10版,发表时有删改。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大空头的更多书评

推荐大空头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