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路

Gary_Cheung
2017-09-30 10:11:42
一战与二战,也许对于年轻人,已经只是模糊的名词。但如果不去了解当时的历史,历史注定会用另一种面目卷土重来。

       从作者的角度,政治上的极端,想要永久的让对手臣服的想法,造成了各种极端的选择——永远限制德国的发展,永远孤立俄国,永远保持英法的大国地位……正是各种"永远"的理想化,造成了最困苦的年代。而在弱势、被限制的一方——德国与俄国,思维跳跃的“文人型”领导者(希特勒与斯大林),用他们更善于使用的嘴,而不是大脑,满足了民众的需求(尤其是德国)——煽动、鼓舞民族精神,反抗其他民族的压迫,进而统治其他民族。这样的想法,只有与群体思维方式更接近的文科式思维,才可以鼓动和利用。而希特勒,这种浪漫的文科式思维,更满足这种需求——这也是典型的《乌合之众》里所表达的群众的弱点。从某种意义上说,文科式的思维,对于破坏和动乱,会有更大的贡献——文科式思维用来破坏,理科式思维用来建设。

       一战与二战的区别,可以认为是“民族精神”与“意识形态”的区别。而从“民族精神”转向“意识形态”的原因是什么?我觉得,应该有



...
显示全文
一战与二战,也许对于年轻人,已经只是模糊的名词。但如果不去了解当时的历史,历史注定会用另一种面目卷土重来。

       从作者的角度,政治上的极端,想要永久的让对手臣服的想法,造成了各种极端的选择——永远限制德国的发展,永远孤立俄国,永远保持英法的大国地位……正是各种"永远"的理想化,造成了最困苦的年代。而在弱势、被限制的一方——德国与俄国,思维跳跃的“文人型”领导者(希特勒与斯大林),用他们更善于使用的嘴,而不是大脑,满足了民众的需求(尤其是德国)——煽动、鼓舞民族精神,反抗其他民族的压迫,进而统治其他民族。这样的想法,只有与群体思维方式更接近的文科式思维,才可以鼓动和利用。而希特勒,这种浪漫的文科式思维,更满足这种需求——这也是典型的《乌合之众》里所表达的群众的弱点。从某种意义上说,文科式的思维,对于破坏和动乱,会有更大的贡献——文科式思维用来破坏,理科式思维用来建设。

       一战与二战的区别,可以认为是“民族精神”与“意识形态”的区别。而从“民族精神”转向“意识形态”的原因是什么?我觉得,应该有经济大萧条贡献的力量。当经济鼎盛的光辉岁月过去,伴随而来的动荡与反抗,渐渐掩盖了民族自豪感这样更虚幻的概念。用反抗,来争取面包,争取更大的经济话语权,比属于哪个民族,看起来更重要。这些是针对当时世界的强者——欧洲和美日而言。对于被殖民的地区和国家,经济的萧条,严重影响了底层民众的生存。比起建立民族国家、国家独立而言,更多的殖民地,也许只是为了得到更好的经济利益,并通过反抗,让底层的民众能够生存下去而已。作者提到:除了中国、伊朗和土耳其,其他大部分殖民地,是为了经济而不是政治目的而革命。我觉得,这是可以理解的。

       当经济利益,是以石油、煤炭、甚至人力本身的形式作为代表的时候,民族主义便会出现;相反,如果软件、服务代表了财富,民族主义便会瓦解——因为比起财富而言,有哪些人占领哪些地方,似乎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随之而来的,是国家重要性的下降,以及企业、个体重要性的上升。当然,这并不代表个人力量的崛起,就是一件好事——往往伴随个人力量崛起而来的,便是肆意妄为。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极端的年代:1914~1991的更多书评

推荐极端的年代:1914~1991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