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行 白夜行 9.1分

“她一次都没有回头”

暴躁小绵羊
2017-09-30 09:39:33

两个家庭不幸的孩子。

撒了一个谎,未来就要用无数个谎去圆第一个谎。

我不知道亮司跟雪穗为什么直接就想的是置别人于死地。

好像“要想事情不败露,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永远开不了口。”

如果在那个时候,雪穗不是受害者之一,他们也许也会平平安安的长大,活得跟大多数人一样平凡。不幸的后面从来都不会是幸运,以至于后来成为罪恶之花。

是谁将他们变成这样的呢?

看看原生家庭:桐原亮司家里开当铺,父亲是个工作狂(据说亮司很敬重他),母亲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娇弱的女人。后来,亮司发现温柔贤淑的母亲竟然跟当铺员工松浦有私情,更无数次听到由隔壁房间他俩传来的交欢之声。父亲平日十分忙碌,自然也顾不上儿子与妻子,于是亮司几乎是习惯了独来独往。

而雪穗呢,早年丧父,母亲出身低微,母女俩靠着打工的乌龙面店微薄的薪水艰难度日,住在破旧的小公寓里。贫穷或许让雪穗更加早熟,但实际上,使她变得如此“早熟”的原因却是因为自己

...
显示全文

两个家庭不幸的孩子。

撒了一个谎,未来就要用无数个谎去圆第一个谎。

我不知道亮司跟雪穗为什么直接就想的是置别人于死地。

好像“要想事情不败露,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永远开不了口。”

如果在那个时候,雪穗不是受害者之一,他们也许也会平平安安的长大,活得跟大多数人一样平凡。不幸的后面从来都不会是幸运,以至于后来成为罪恶之花。

是谁将他们变成这样的呢?

看看原生家庭:桐原亮司家里开当铺,父亲是个工作狂(据说亮司很敬重他),母亲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娇弱的女人。后来,亮司发现温柔贤淑的母亲竟然跟当铺员工松浦有私情,更无数次听到由隔壁房间他俩传来的交欢之声。父亲平日十分忙碌,自然也顾不上儿子与妻子,于是亮司几乎是习惯了独来独往。

而雪穗呢,早年丧父,母亲出身低微,母女俩靠着打工的乌龙面店微薄的薪水艰难度日,住在破旧的小公寓里。贫穷或许让雪穗更加早熟,但实际上,使她变得如此“早熟”的原因却是因为自己那不堪的经历。那个时候恋童癖正时兴,而雪穗又长得漂亮。以至于长大之后的她会以这种方式(强暴场景)对待其他女孩。(事实上令我不解的是,她对美佳也采取了同样的方式,仅仅是因为美佳不喜欢她。大概是真的童年的伤痛太重,或许美佳跟她很像?所以她想让美佳活成另一个自己?)

所以在当亮司发现自己的父亲竟然对一个小学生(雪穗)做出如此丑恶龌龊的事情时,他把他杀了。(与结尾亮司的死亡相呼应,他父亲桐原洋介胸口上致死的伤口为亮司那把剪刀所致,因为他当时正前往图书馆见雪穗,心灵手巧的亮司剪纸很漂亮。)

在之后二十年里,两人杀了不少人,全都是为了圆那时的谎言。他们那些人是否无辜暂且不谈。没办法,总会有人想彻查当年的事情,而为了不让事情败露,最好的办法就是封住他们的口。亮司说自己从来都是行走在白夜,雪穗也说自己活在太阳之下。他们是可恨,但也可怜。谁都想好好的生活。

笹垣认为桐原亮司和西本雪穗是虾虎鱼与枪虾的关系,是一种互利共生的关系,虾虎鱼就在虾虎身边。所以雪穗的精品店在大阪开业那天,亮司自然也在,他扮演圣诞老人的角色,给小孩们派发圣诞礼物,其中就有自己拿手的剪纸。这是个致命的特点。

不知道当亮司死在雪穗面前的时候,雪穗是否于心有愧?哪怕一点点。

“笹垣脚步蹒跚地走出警察的圈子。只见雪穗正沿扶梯上楼,背影犹如白色的幽灵。她一次都没有回头。” 我想她也是难过的,只是,又能怎么样呢?

题外话:东野圭吾的作品都有那种绝望而凄美的感觉,你可以看到形形色色的人的生活,事实上,大多数人他们都过着差不多的日子,一样的为生活奔波,一样的碌碌无为,一样的为情所困,一样的有种种欲望。有的时候会让你觉得,哦,好像大家都在演戏,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秘密。

矞之 2017年9月30日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白夜行的更多书评

推荐白夜行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