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冰浅谈“鸡汤”

霍尔顿
2017-09-30 07:49:54

2017-9-29 周五

随手翻翻《阿弥陀佛,么么哒》,还是很轻易地被吸引住了。花了半小时读完其中一个“故事”,居然又有一丝小感动。感动过后,恶心当然还是泛上来了。对于“鸡汤”的厌恶,仍然是打心底存在的。

前些天给大冰微博发了一封私信,是关于他书的问题的。现在觉得有很多东西其实没说清楚,正好借着鸡汤引起的不适感解释一下。大冰可以说是“现代都市文艺青年(青少年?)偶像”的代表人物,我身边不少高中生都对他赞赏有加。抛开他的各种其他“文艺身份”,我今天只谈他写书的问题。

大冰喜欢讲“故事”,这些“故事”实际上是传记性质的小说,主要是由他朋友们的轶事改编的。通过这些“故事”,大冰想要传达“世上有人正过着你想要的生活”以及更进一步的鼓励人“勇于追梦”、“向善”的观念。这一点本身无可厚非,而且是“感动”的来源。但是大冰太多地将自己个人的主观思想加入到了“梦想”、“想要的生活”和“善”当中了,这就反而无法达到预期效果,不符合“自我”这一范畴的价值观念带来的影响是微小的。这就是为什么“鸡汤”只能带来睡前的感动,而一觉醒来,人们还是朝九晚五,全然忘记了“

...
显示全文

2017-9-29 周五

随手翻翻《阿弥陀佛,么么哒》,还是很轻易地被吸引住了。花了半小时读完其中一个“故事”,居然又有一丝小感动。感动过后,恶心当然还是泛上来了。对于“鸡汤”的厌恶,仍然是打心底存在的。

前些天给大冰微博发了一封私信,是关于他书的问题的。现在觉得有很多东西其实没说清楚,正好借着鸡汤引起的不适感解释一下。大冰可以说是“现代都市文艺青年(青少年?)偶像”的代表人物,我身边不少高中生都对他赞赏有加。抛开他的各种其他“文艺身份”,我今天只谈他写书的问题。

大冰喜欢讲“故事”,这些“故事”实际上是传记性质的小说,主要是由他朋友们的轶事改编的。通过这些“故事”,大冰想要传达“世上有人正过着你想要的生活”以及更进一步的鼓励人“勇于追梦”、“向善”的观念。这一点本身无可厚非,而且是“感动”的来源。但是大冰太多地将自己个人的主观思想加入到了“梦想”、“想要的生活”和“善”当中了,这就反而无法达到预期效果,不符合“自我”这一范畴的价值观念带来的影响是微小的。这就是为什么“鸡汤”只能带来睡前的感动,而一觉醒来,人们还是朝九晚五,全然忘记了“么么哒”的忠告。大冰擅长包装自己,以一个都市青年向往的“自由文艺者”的形象去灌输千篇一律的“梦想”,认为“梦想”就是自由,就是“放纵青春玩一把”,这是非常令我讨厌的,也是各种“鸡汤”的共同点。好在看“鸡汤”的那些人,大多数都还没有去过大冰梦想的生活。

其次的,从文学的主题来讲,“鸡汤”的各方面都过于浅显,作者往往用最直白的方式倒出那些馊鸡汤,读大冰也不难发现这点。从人物的层面看,大冰常常常常尽力用“勇敢”“自由”“敢做敢当”“忠于爱情”这样的词语去描述主人公,读完故事后,我们心里的也确实只有这样一个个的人物。所以小学生也能读这本书,读完一遍,懂了,扔一旁,继续练写字。我们来看看塞林格先生讲故事的方法,在《麦田里的守望者》中,主人公霍尔顿自己眼里的自己(即在塞林格笔下)是一个叛逆、纨绔、厌世、虚伪又迷惘的不良青年,然而通过霍尔顿的言行和思想,我们可以看到他的善良执着和对世界上的美好事物抱有的深爱。塞林格只对霍尔顿的缺点作了描述,而他美好的品质都是由我们自己阅读而了解的。这样,一个丰满的、个性的、真实的“人”在出现在我们脑海里。而大冰的朋友们,似乎都成了一个个木偶,摆出大冰的笑,走着大冰的路。对于他们的伟大事迹,我一件也不记得了,但霍尔顿却夜夜能与我促膝长谈。“鸡汤”的千篇一律也许是取胜的法宝之一,但我们的思维总不能千篇一律,我们爱的角色们总不能千篇一律。一千个读者也只有同样一帮大冰的朋友们,除了悲哀,我不知道还能如何形容了。

从情感表达上来看,大冰也代表了“鸡汤作家”们的方向,永远直接叙述,永远直接告诉我们应该怎么怎么做,永远不给人自主思考的空间。就连最次的作家也懂的道理,大冰却不懂,所以我根本不想称呼他为作家。文学的灵魂在于救赎,在于抚慰和共鸣。这种共鸣绝不是通过作家的话产生的,而是由心灵的交接产生的。读塞万提斯的巨著《堂吉诃德》花了我将近一整个暑假的时间,古典如《堂吉诃德》,也照样还是有通过场景描写间接表现人物和主题的章节。而大冰基本从来没有这种转弯。阅读只有《堂吉诃德》十分之一字数的《雪国》是一项更为浩大的工程。川端康成擅长用极为细腻的笔触去勾画场景并将自己的感情、人物的思想融于其中,这种非常黏稠的情感表达,让人有时候花一小时也读不过两页。我几乎已经阅读完了川端的所有长篇小说,从未找到一处川端对人物的直接评价或典型的直接心理描写。这种极为含蓄、克制的手法,成为了川端的标志和我深爱他的理由。我能感受到川端敏感柔和的内心和他想表达的丝绸状的美,这是对同一章节的百次挖掘中得到的。真正的阅读,我认为需要有这种“一意孤行”的执着挖掘。说大冰肤浅,就是因为在他的文章里,没有一处可以让人挖掘的地方。他的浅白让读者实际上蹚过了浅浅的汤底,什么真正的感触也没有。如果一个作家直接把他的思想一股脑儿地向我倾泻过来(古典小说和传统的说教型小说,如托尔斯泰的《复活》,有其特定的时代背景,不算在此范围内。这里指现在社会的鸡汤型书籍),我只会觉得这些是酸臭的呕吐物。正好大冰有很多东西想吐,也正好有“都市文青”愿意去接,所以他成功了。

从选材和文笔来讲,大冰也充其量是对上了“文青”们的阅读口味和水准。他把极为老套,可以预见后文的“故事”作为容器,加上一副吊儿郎当的叙述腔调,让读者们倍感亲切。然而这种通过营造轻松感来掩饰自己文学素养不足的行为只能是欲盖弥彰。在大冰的书里,充满了戏谑和调侃,仿佛玩弄词句于股掌之间,可是他的“金句”在我眼里简直就是狗屎(忍不住了)。且拿另一个“鸡汤型”的现代作家三浦紫苑来和大冰比较,三浦紫苑的金句简直甩开了冰叔五十条街。在大冰的文字间,我能读出一种地摊文学的低俗(充斥着一种“文化人的优越感”,可他并没有文化)。往往在一篇文章的结尾,大冰将主题强行拉到“梦”的高度,通过这种跃升来引发“都市文青”的赞叹,触及这个群体无处安放的精神寄托,并以此博得他们的泪水。而尚有苏格拉底原始自我意识的读者们,想必一定会更多地对大冰产生厌恶感。

我对网络作家、青春文学作家这类文艺工作者并无反感。恰恰相反,我自己也愿意去阅读一些网络上、现实里的的众口味文章。村上春树作为一个“世俗型”的作家,最大的贡献在于他在迎合了大众阅读群体口味的同时,给出了大多数人都能在思索后有所收获的命题。而大冰这群人,使“思索”这一过程变得稀少而浅薄,实际上是在杀死群众性的文学。

如果这个比《苦妓回忆录》还要高的评分不是水军刷高的而是网友真心打出来的,那我真的说不出什么话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阿弥陀佛么么哒的更多书评

推荐阿弥陀佛么么哒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