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隼 游隼 9.5分

寄情于隼,羽化登仙

十九君

做过好几期五星电影推送,在我看来,一部电影能否配得上五星,重点不在于它的手法是否华丽,而在于它有没有颠覆我以往的认知,或者说,有没有将我破碎的知识体系重新排列组合。这个标准同样适用于看书,一本书能否配得上五星,也一定取决于它的思想是否具有震撼力。

印象中有句话说的是人类本身就是肉食动物,文明与修养只是外衣,本性中也有无法隐藏的兽性。那么问题来了,远离人群拥抱自然是更有利于发展人性,还是回归兽性呢?

今天看的一本书——J.A.贝克的《游隼》,就解答了我这样一个疑惑。

以往我偏向于远离人群拥抱自然会让人回归兽性这个观点,但是这本书里面的一段话给了我很大的启发——

“我一直渴望成为外在世界的一部分,到最外面去,站到所有事物的边缘,让我这人类的污秽在虚空与寂静中被洗去,像一只狐狸在超尘灵性的冰冷的水中洗去自己的臭味;让我以一个异乡人的身份回到这小镇。游荡赐予我的奔涌的光芒,随着抵达消逝。”

看这本书的时候,作者始终在诱惑我成为一只鹰。

“拥有万里无云的天空、宽广的河谷、山岭、河口和整片海洋。拥有二十英里天堂般梦幻的捕猎大地,一百万只鸟儿任其选择,还有一万英尺温...

显示全文

做过好几期五星电影推送,在我看来,一部电影能否配得上五星,重点不在于它的手法是否华丽,而在于它有没有颠覆我以往的认知,或者说,有没有将我破碎的知识体系重新排列组合。这个标准同样适用于看书,一本书能否配得上五星,也一定取决于它的思想是否具有震撼力。

印象中有句话说的是人类本身就是肉食动物,文明与修养只是外衣,本性中也有无法隐藏的兽性。那么问题来了,远离人群拥抱自然是更有利于发展人性,还是回归兽性呢?

今天看的一本书——J.A.贝克的《游隼》,就解答了我这样一个疑惑。

以往我偏向于远离人群拥抱自然会让人回归兽性这个观点,但是这本书里面的一段话给了我很大的启发——

“我一直渴望成为外在世界的一部分,到最外面去,站到所有事物的边缘,让我这人类的污秽在虚空与寂静中被洗去,像一只狐狸在超尘灵性的冰冷的水中洗去自己的臭味;让我以一个异乡人的身份回到这小镇。游荡赐予我的奔涌的光芒,随着抵达消逝。”

看这本书的时候,作者始终在诱惑我成为一只鹰。

“拥有万里无云的天空、宽广的河谷、山岭、河口和整片海洋。拥有二十英里天堂般梦幻的捕猎大地,一百万只鸟儿任其选择,还有一万英尺温暖有风的高空任其驰骋、翱翔。”

于是看着看着好像就化为了一只鸟,一只鹰,一只游隼,越过沉睡的海洋,雨后的田野,叠起的山峦,随风盘旋降落在一棵树上,又鸣叫着飞入高远的天空中。作者写道——

“自由!你无法想象自由意味着什么,直到你看见一只游隼如离弦之箭,冲入温暖的春日天空,随心所欲地徜徉在无边无际的光亮之中。”

有意思的是,每一次游隼的出击、游走、搏斗,都像一场小型游击战,描述精准且动人心魄,游隼替换成以色列,全书则像六次中东战争的繁复,局势动荡,文化渗杂,政治和信仰冲突。

林西莉曾经在《汉字王国》讲“隼”字,是一只鹰站在木架上。而在本书中,“隼”已成为患有关节疾病的作者寄寓的灵魂,它大于一部自然观鸟笔记,有时直接进入了隼的视角。

某种意义上说,游隼和作者的确有着悲剧性的连接——死亡。这本书是他写给自己的挽歌,也是给游隼的挽歌。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的英国,正是对游隼而言最晦暗无光的时期:农药的使用极大地减少了英国乃至整个欧洲及北美的游隼数量,这一自然界最强大、最成功的掠食者之一,竟一度濒临绝迹,而我们的作者对此无能为力。

游隼就是他自己。在他内心深处,猎人早已成为他所追捕的猎物。游隼那恣意翱翔、无畏无惧的场面曾经给过他多少慰籍,后来就给了他多少无望,一种不相信事情还会有转机的无望。四月,最后一只游隼的离去,就像唯一的同伴也要告别一样将他掏空。

但他的叙述仍然是寂静的。他比我们想象的还要辽阔、空旷得多。作为一本日记,他的确极尽笔墨,为我们构筑了一个完整的世界,只是作为记录者的他,内心却常常陷入一种“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的空无。他目睹了太多大地上的悲欢离合,偶尔也恐惧得失去骄傲,但他又是那么的确信,确信再大的惊恐、喜悦、喧嚣、悲痛、死亡……最后都会随日头落下,被黑夜覆没。

而明天又是鸟鸣不断的清晨,昨日甚至不能凝固于记忆,就像生命本身。这日记一日一日,仿佛已持续了一万年,还将要继续一万年;这是一九六零年代的冬季[今年是《游隼》第一版出版50周年(1967-2017)],也是任何年代的冬季。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游隼的更多书评

推荐游隼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