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终将被遗忘

爱戴项链的糖
2017-09-30 01:51:19

我们终将被遗忘

我是雨和雪的老熟人了,我又九十岁了,雨雪看老了我,我也把它们给看老了,如今夏季的雨越来越稀疏,冬季的雪也逐年稀薄了。它们就像我身下的已被磨得脱了毛的狍皮褥子,那些浓密的绒毛都随风而逝了,留下的是岁月的累累瘢痕。

这个发生在额尔古纳河右岸的故事,他们的名字叫做鄂温克,他们把自己的部落叫做……,把自己住的地方叫做希楞柱,他们晚上看着满天星星入睡,早上听着流水鹿鸣醒来。

本是一本薄薄的书,不到300页,写了从主人公上一代到她的下一代,孙子代,生生不息中前行的故事。他们经历过严寒,瘟疫,肌肤,遇到过猛兽,他们见证了苏联的解体,日寇的侵袭,新中国的成立。迟子建在文章最后用了很长篇幅介绍了她的写作背景,她说她很少这样长篇大论介绍自己的作品,可是身为读者,觉得毫不多余。她用自己的笔写自己的家乡,充满真实,她结合自己的经历,充满力量,她说去探访了现在零星存在的部落,跟他们聊天;她还想起了自己在澳洲见到的土著民;还有完稿的那天是在青岛,她写到自己换上舒服的旅游鞋走了很长的路,一口气走到崂山。写作不就是这样吗,从我们生长的土地汲取灵感,在看世界的行走中

...
显示全文

我们终将被遗忘

我是雨和雪的老熟人了,我又九十岁了,雨雪看老了我,我也把它们给看老了,如今夏季的雨越来越稀疏,冬季的雪也逐年稀薄了。它们就像我身下的已被磨得脱了毛的狍皮褥子,那些浓密的绒毛都随风而逝了,留下的是岁月的累累瘢痕。

这个发生在额尔古纳河右岸的故事,他们的名字叫做鄂温克,他们把自己的部落叫做……,把自己住的地方叫做希楞柱,他们晚上看着满天星星入睡,早上听着流水鹿鸣醒来。

本是一本薄薄的书,不到300页,写了从主人公上一代到她的下一代,孙子代,生生不息中前行的故事。他们经历过严寒,瘟疫,肌肤,遇到过猛兽,他们见证了苏联的解体,日寇的侵袭,新中国的成立。迟子建在文章最后用了很长篇幅介绍了她的写作背景,她说她很少这样长篇大论介绍自己的作品,可是身为读者,觉得毫不多余。她用自己的笔写自己的家乡,充满真实,她结合自己的经历,充满力量,她说去探访了现在零星存在的部落,跟他们聊天;她还想起了自己在澳洲见到的土著民;还有完稿的那天是在青岛,她写到自己换上舒服的旅游鞋走了很长的路,一口气走到崂山。写作不就是这样吗,从我们生长的土地汲取灵感,在看世界的行走中丰富经历,最后在喜欢的一隅停留沉淀。

我也想起自己生活了二十年的小镇,那么温暖那么安心;想起自己读过的《荆棘鸟》,也是发生在广阔的澳洲大陆,书中一代代的人,死去,新生,并不能用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来界定,可能因为都是平凡人,来来去去都是悄无声息,可是对于一个家庭来说他们可能是全世界;想起自己喜欢的滨海城市青岛,从来没有到过的地方就觉得越发迷人。可能它没有北京那么包容,也不像上海那么发达,也不会像是我喜欢广州,丽江,三亚。可是它就是那么有魔力啊。我能想象出作者完稿后,长舒一口气,换上轻便的装备在清新的空气中那种感觉,好像很轻松,想要庆祝结束,又好像很不舍,想要跟故事里的人再多一些相处的时光。

书中活到90岁的老妇人始终没有透露自己的名字,她说这不重要了,她讲自己的阿玛额尼,像个小孩子一样追忆自己的年少时光;她讲自己生命中的两个男人,她的媒人一个是饥饿,一个是战火,娓娓道来自己的两个丈夫又像是恋爱中的少女,欢喜而美丽;她讲自己的子孙,她爱护每一个新生命,想要悉心呵护。除了主人公以外,还讲了她部落里的人,每一个人她都愿意给予真诚的关怀和纯净的爱。

想起书中那个无私的萨满,不知道她跳大神的样子是不是跟《还珠格格》里的蒙丹和《河神》里的神婆一样有趣。可能为了使故事更加丰富饱满,作者加入了神奇玄幻色彩,妮浩知道每次做完法事拯救了生命,她就要付出失去自己孩子的代价,她是有先知的,明知道自己的亲生骨肉会离她而去,她还是会义无反顾地渡人,生而为萨满,她不能拒绝,她痛哭流涕,再次生育新的儿女,原来生命真的是生生不息地在延续的。愿意相信的时候神话故事可能就会变成真的吧,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这种魔力,但我知道要相信世间万物都是美好。

书的跨度太大了,这个神奇的民族竟然后来也有很多人搬到激流乡生活了。面对越来越繁华和陌生的世界,曾是这片土地主人的他们,成了现代世界的“边缘人”,成了要接受救济和灵魂拯救的一群!我深深理解他们内心深处的哀愁与孤独!每个热爱行走的人都渴望走近披着树叶拿着长矛的原始部落,想要体验他们的原生态。可是想想,这是不是有点欠妥哪,既然他们活在世外桃源,我们那么喜欢,那么羡慕,就不应该去接近,害怕亵渎了神灵,害怕破坏了他们难得的宁静。汉族干部劝他们带“四不像”下山,跟猪牛羊一样可以吃稻草,但是,它们不一样,它们是我们的驯鹿,他们有马头的威武,鹿角的美丽,驴身的健壮,牛蹄的强劲,他们夏天走路时踩着露珠儿,吃东西时身边有花朵和蝴蝶伴着,喝水时能看见水里的游鱼;冬天呢,它们扒开积雪吃苔藓的时候,还能看到埋藏在雪下的红豆,听到小鸟的叫声。猪和牛怎么能跟驯鹿比呢?

故事总要结束的,但不是每个人都有尾声。没有路的时候,我们会迷路,路多的时候,我们也会迷路,因为我们不知道该到哪里去。鄂温克人和驯鹿始终是亲吻着森林的,像其他的部落和动物一样,在人与自然的这种和谐中,我们都一样,终将会被遗忘,但我们在森林里看过了树上的记号,在河水里看过了波光荡漾,在山峦间看过了盈盈眉眼。

如果我能嫁给额尔古纳河右岸的巍巍高山和悠悠流水,我澄澈的眼睛是嫁妆,鱼与水,花朵与雨露,清风与鸟语,月亮与银河都是伴娘和伴郎,我们寒来暑往相濡以沫,我们都一样终将被遗忘,但午后的暖阳和淡淡的忧伤会一直美好。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额尔古纳河右岸的更多书评

推荐额尔古纳河右岸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