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 情人 8.1分

给回忆半个终结

泡泡

我已经老了,有一天,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有一个男人向我走来。他主动介绍自己,他对我说:“我是认识你,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现在,我是特为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那时候你是年轻女人,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

我一直觉得读《情人》一定要读原版的,法文的才能真正的明白。大学的时候因一个疯狂爱着杜拉斯的舍友读了《情人》,当然不明所以,只是觉得阴郁,这颓废的味儿蛮让还青春叛逆的我喜欢的。舍友更是一言一行都模仿着杜拉斯范儿,俨然将其视为人生导师,也因此我记住了这个女人。

那会儿还大概的读了《抵挡太平洋的堤坝》《广岛之恋》装作很明白的说嗯,真厉害,写的真好。然后就什么...

显示全文

我已经老了,有一天,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有一个男人向我走来。他主动介绍自己,他对我说:“我是认识你,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现在,我是特为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那时候你是年轻女人,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

我一直觉得读《情人》一定要读原版的,法文的才能真正的明白。大学的时候因一个疯狂爱着杜拉斯的舍友读了《情人》,当然不明所以,只是觉得阴郁,这颓废的味儿蛮让还青春叛逆的我喜欢的。舍友更是一言一行都模仿着杜拉斯范儿,俨然将其视为人生导师,也因此我记住了这个女人。

那会儿还大概的读了《抵挡太平洋的堤坝》《广岛之恋》装作很明白的说嗯,真厉害,写的真好。然后就什么都没有了,因为我根本没读懂啊。之后便人云亦云的说着你知道么,有个叫杜拉斯的法国女作家,超级棒的,安妮宝贝都是模仿她的,一副文艺女学生的自我陶醉样。

其实好多年没想起过杜拉斯了,如若不是忽见一友人连读三遍《情人》,每遍都有不同的滋味儿,我想我是不会想起要重读它的。

真的,《情人》值得一读再读,不是那种默默的看,而是用力的,带感情的朗读出声。甚至抄写片段,揣摩每个文词的意义。有时会在脑海里把它转换成法语的那种浪漫情调,读起来就更有意思了。

然而我依然很难说清楚《情人》到底好在哪里。我想是因为我不美,而且不老,而且觉得自己不会老去。

杜拉斯在她七十岁的时候出版《情人》,而且你知道她曾经是那么的美,这更像是她的一种自白。我无法了解一个美的那么纯粹的女子在老去之后,是抱着如何的心态看待她备受摧残的面容、她挚爱过的男人、魔幻诡秘的家族成员。

这书就像是一个在尘世走了一遭的天使,垂垂老矣,满面祥和的对你娓娓道来她一生的爱。提到“情人”的地方并不多,然而当读到她说“我的情人”时真是满腔的柔情,毫无矫揉造作,一种深深的,深深的柔性蜜意。好几处读的落泪,是种爱的柔软。读书的时候很难感受到爱,大家都是在讲爱,爱的如何深切如何轰轰烈烈,或者如何悲哀如何恩断义绝。可是你在《情人》里,能深深的觉得,似乎连自己都是被爱的,被爱拥抱着的。可能这就是杜拉斯的独特之处,她的文字就算变了语言,依然流露着爱的环绕。

我想这源于她纯粹的魂灵吧,读完《情人》的时候去百度了杜拉斯的照片,第一次知道她竟如此的美,美的让人惊叹。不是娇媚的,高贵的,性感的,娇柔的。很难用一个词来形容她的美,后来想了许久,才明白那是一种干净,在世间奔走游离,又与它无染。每张照片都很难描述感情,但又有千万情愫传来,多情不矫情。人要多纯粹,才能一生不受干扰的保持纯洁。

不过我并不理解她为何很经常提到死亡。或者在那个年代里死亡本就是很平常的事情?

他对她说,和过去一样,他依然爱她,他根本不能不爱她,他说他爱她将一直爱到他死。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情人的更多书评

推荐情人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豆瓣正在热议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