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芸众生中的叛逆者

Wanglethe

这本书看完有些日子了,读的时候想过很多,读完却又不知如何下笔,因为很多想法,并不是针对这本书,而是针对一类人。

唐师曾,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其实已经很陌生了,他最辉煌的事业巅峰恰是在我们出生的那个年代。想要接触他的作品,起源于读柴静的《看见》,那本书曾带给我很多触动,我不敢过快地阅读,每一篇章节,都是真实震撼过社会的一个事件,柴静在央视打磨多年,从一个多愁善感的文艺女青年转变为镜头前的冷静双眼,客观地讲述着平凡生活中的怵目惊心,反思着社会,价值,人类,生命,她很少想要说服读者,更多的是展现,展现真相,展现人心。忘记在哪一章节,柴静提到了一个外国战地记者,当他从硝烟弥漫的战场回归和平的社会,站在喧嚷繁华的超市里,那种感觉,无比寂寞空虚。

战地记者,他们大多数人生于和平的社会,受到精英的教育,然而,他们自愿选择游走于世界上全然不同的另一个角落,在战火中勉力寻求真相。挣扎于熙攘世俗的我们偶尔抬头,惊叹原来世界上还有这样冷酷残忍的人间地狱。

唐师曾即是他们中的一员,毕业于北大国际政治系,在中国政法大学教了几年书,凭借着数年如一日对摄影的热情,考进了新华社,成为一名摄影记...

显示全文

这本书看完有些日子了,读的时候想过很多,读完却又不知如何下笔,因为很多想法,并不是针对这本书,而是针对一类人。

唐师曾,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其实已经很陌生了,他最辉煌的事业巅峰恰是在我们出生的那个年代。想要接触他的作品,起源于读柴静的《看见》,那本书曾带给我很多触动,我不敢过快地阅读,每一篇章节,都是真实震撼过社会的一个事件,柴静在央视打磨多年,从一个多愁善感的文艺女青年转变为镜头前的冷静双眼,客观地讲述着平凡生活中的怵目惊心,反思着社会,价值,人类,生命,她很少想要说服读者,更多的是展现,展现真相,展现人心。忘记在哪一章节,柴静提到了一个外国战地记者,当他从硝烟弥漫的战场回归和平的社会,站在喧嚷繁华的超市里,那种感觉,无比寂寞空虚。

战地记者,他们大多数人生于和平的社会,受到精英的教育,然而,他们自愿选择游走于世界上全然不同的另一个角落,在战火中勉力寻求真相。挣扎于熙攘世俗的我们偶尔抬头,惊叹原来世界上还有这样冷酷残忍的人间地狱。

唐师曾即是他们中的一员,毕业于北大国际政治系,在中国政法大学教了几年书,凭借着数年如一日对摄影的热情,考进了新华社,成为一名摄影记者,江湖人称“唐老鸭”。

书中,唐师曾毫无华丽辞藻地记述着,1991年海湾战争爆发之际,还在可可西里采风的他,主动申请深入中东战地,只身辗转伊拉克、约旦、以色列、塞浦路斯,经费短缺,物质匮乏,危急一瞬的应变,置身敌营的斡旋,拍到过令多国媒体眼红的珍贵照片,也曾走投无路绝处逢生。

无论是最初的《我从战场归来》,还是后来的《我钻进了金字塔》,《重返巴格达》,记录战场上惨状的文字,很少很少,更多的是插科打诨,讲述着他跟一群来自世界各国同样要新闻不要命的同仁,如何地奔波,好似他的心中毫无波澜。他曾在最后撤离巴格达时,将大使馆所有的食品药品送给无处投靠的房东老太太他也曾在重返巴格达时,看着遍地尸骨满眼废墟,一米八三的大个子泪流满面。

老实说,字里行间没什么文采,然而,一句句玩笑似的讲述,却是真正一个人迎着炮灰,踏着鲜血,回归和平社会的来路。《我从战场归来》成书之际,书中乐观蛮横的唐老鸭因感染核辐射患了血液病,重度抑郁,卧在解放军总医院的病床上,百无聊赖。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我一直在追寻这样的人的足迹,他们并非没有现实生活的烦恼,但他们的目光总是投向更高远的地方。人性因他们的存在而闪耀,平凡的外表下,是雄鹰翱翔于雪山之巅的心灵。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我从战场归来的更多书评

推荐我从战场归来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