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 even wrong

Koren
黑夜躺下准备睡觉时,发现之后,很快就爬起来看了。吃了药,很困,也懒得解释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年才发现。搜了很多翻译,勉强看了下来。

人是一个不停要去追寻独属于自己的agency(能动性)的单独个体。即使这样的人,提出要求,对此他人都很难说“不”,可别人始终不能替代自我去完成自我满足。这就像卡夫卡的艺术家一直在饥饿;《伦琴》的天使最终回到了鸟笼里。 为何西乐的接受并没有很好地如理想中一样安置在这片土壤,做到一定程度,他们(他,和他,和那些不太有名的同行)都在想要冲破这个时代性、社会性问题。他们没有说全球文化的霸权与边缘,也没有自满于市场,只是想要找一个突破途径,甚至仅仅是依靠自己、自主厂牌的力量来做。即便我觉得美丽的东西,仍然不是饥饿艺术家想找的那种,那种多次重复之中的一点天才,但还是不够。

其实很多事情大家都明白了,只是在细节和本人亲口认定中,又增加了很多沉重的笔墨。

最宝贵的东西,是他掐掉了自杀的念头,也劝慰大家不要受媒体影响,随波逐流做出一些伤害自己的事情。我的关注点全在这。告诉大家去感受艺术是有意义的,对某个具体个人的执念是有害的。

所谓艺术从事者,真的不会“高尚...
显示全文
黑夜躺下准备睡觉时,发现之后,很快就爬起来看了。吃了药,很困,也懒得解释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年才发现。搜了很多翻译,勉强看了下来。

人是一个不停要去追寻独属于自己的agency(能动性)的单独个体。即使这样的人,提出要求,对此他人都很难说“不”,可别人始终不能替代自我去完成自我满足。这就像卡夫卡的艺术家一直在饥饿;《伦琴》的天使最终回到了鸟笼里。 为何西乐的接受并没有很好地如理想中一样安置在这片土壤,做到一定程度,他们(他,和他,和那些不太有名的同行)都在想要冲破这个时代性、社会性问题。他们没有说全球文化的霸权与边缘,也没有自满于市场,只是想要找一个突破途径,甚至仅仅是依靠自己、自主厂牌的力量来做。即便我觉得美丽的东西,仍然不是饥饿艺术家想找的那种,那种多次重复之中的一点天才,但还是不够。

其实很多事情大家都明白了,只是在细节和本人亲口认定中,又增加了很多沉重的笔墨。

最宝贵的东西,是他掐掉了自杀的念头,也劝慰大家不要受媒体影响,随波逐流做出一些伤害自己的事情。我的关注点全在这。告诉大家去感受艺术是有意义的,对某个具体个人的执念是有害的。

所谓艺术从事者,真的不会“高尚”、也不“世俗”到,一个人毁了一个梦,毁了一个团的地步。只是因为观众愿意相信,什么永久,什么对一些人的感情这样的神话。是有的。但个人的充分实现,在此更为重要。因为团已经走到那种困境,要把人憋死。

提了辞呈又怎样。hyde也说了,喜欢那种,听取了你的不满后,不是连忙对不起或是什么,而是能很开朗地玩笑化解,但是也注意到问题的人。如果一个拳打在棉花上,当然不好受。辞职只是一个动向而已,稍后不是大家谈了,特别是tetsu说话了,就又不辞了。(没有tetsu真的是不行啊。)而且大家还是尊重他的意愿的,是有互相尊重在里面的,不然不会特意给每个人分别写一封辞呈。但是要说,你们找个新主唱吧,就还是有些灰心气话,为难人,真的没有你,这一摊也就算散了。但是这样,也非不可,不是一种罪,甚至也not even wrong吧。

这种追求,是超越了那种投射在某个具体个人身上的感情的。最近我总是灰心丧气地说,同人里满足不了我,就是因为同人里搞对象太多了,把对具体对象的感情,看作是自我实现的唯一或最高价值,唯一值得追求的是爱情,或者是友谊,或者是以任何形式厮守一生,就是一个特定他人。(而且你知道,这个在文里大多一定会实现的;即使是悲剧的结局,没有在一起,但是命定为他的意思还是在的。非常非常确定。)可是这种确定和排他(某种程度上也排己)的感情,在很多情境中太狭隘了。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3)

添加回应

THE HYDE [単行本]的更多书评

推荐THE HYDE [単行本]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