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因为有光才有了黑暗

紫娑

如果不是阅读这本书,我不会知道这一个人,特里•普拉切特,《猫和少年魔笛手》的作者,在不算是序言的序言里,编者提到作者共出版了四十一本碟形世界小说,包括我所阅读的这一本,今天,我要谈的只是单纯这一部小说,无关其他。一如编者所说,它的历史比我大,但是一部好的作品是任何时候,都可以得到读者共鸣的。 有豆瓣读者说,倘若没有精美的封页,没有拿《魔戒》、《哈利波特》做对比,这本书只会得三颗星,对此我不做评价,因为人人都知道一千个读者就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常见的魔法奇幻书无外乎动物会说话,然后故事就开始围绕这些动物发生了,《猫和魔笛少年》也不例外,确切的说,莫里斯(文中的那只猫)认为故事是发生在一群老鼠和人之间的故事,而马利西亚•格林(布林兹市长的女儿)则说它是故事中的故事。作者巧妙的把故事真的变成了故事。“这是我们最后一次玩‘鼠灾’这种愚蠢的把戏了”,然而却发生了意外,故事的真正展开从此开始。 就如普拉切特自己所认为的那样,奇幻小说的重点不是魔法,而是以另一种角度看世界。他很好的在他的作品中充分诠释着这一点。 事实上《猫和少年魔笛手》是一本关于思考的书,...

显示全文

如果不是阅读这本书,我不会知道这一个人,特里•普拉切特,《猫和少年魔笛手》的作者,在不算是序言的序言里,编者提到作者共出版了四十一本碟形世界小说,包括我所阅读的这一本,今天,我要谈的只是单纯这一部小说,无关其他。一如编者所说,它的历史比我大,但是一部好的作品是任何时候,都可以得到读者共鸣的。 有豆瓣读者说,倘若没有精美的封页,没有拿《魔戒》、《哈利波特》做对比,这本书只会得三颗星,对此我不做评价,因为人人都知道一千个读者就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常见的魔法奇幻书无外乎动物会说话,然后故事就开始围绕这些动物发生了,《猫和魔笛少年》也不例外,确切的说,莫里斯(文中的那只猫)认为故事是发生在一群老鼠和人之间的故事,而马利西亚•格林(布林兹市长的女儿)则说它是故事中的故事。作者巧妙的把故事真的变成了故事。“这是我们最后一次玩‘鼠灾’这种愚蠢的把戏了”,然而却发生了意外,故事的真正展开从此开始。 就如普拉切特自己所认为的那样,奇幻小说的重点不是魔法,而是以另一种角度看世界。他很好的在他的作品中充分诠释着这一点。 事实上《猫和少年魔笛手》是一本关于思考的书,整本书的价值在于它对思考的不断认识,《卫报》评价特里•普拉切特:和马克•吐温、斯威夫特一样,普拉切特不仅是伟大的作家,还是具有卓越见识的思想家。全书题目是《猫和少年魔笛手》,而不是《少年魔笛手和猫》,一个先后顺序,便可以看出作者在此书安排的主角了,莫里斯和毒豆子是全书的灵魂人物,也是普拉切特的代言人,把普拉切特的那些对于人性对于社会对于世界的思考说出来。 “毕竟,王子只能成为国王,但是一个神秘的孤儿能成为任何人。” “说他迷路了并不确切,他只是不知道其余的一切在哪里。” 所有的人都喜欢习以为常的事,不喜欢看见常态的事情改变。 “故事就是故事,生活本身够复杂的了,我们得为真实的世界谋划,没有胡思乱想的空间。” “可是直到有了光亮,我们才知道阴影的存在。”突变前,老鼠们从不考虑明天,它们也没有好坏对错之分,而突变后,是“想法的天下了!关于生活的重大问题和重大答案,该怎样生活,存在的意义。”,这似乎是多余而又无用的东西,普拉切特再次提出思考的意义。黑皮经历生死劫后对思维的认识升华,是人类探索自我、认知自我的反射,毒豆子面对老鼠王——未知的恐惧时的勇敢直面,是普拉切特对人类克服恐惧、面对未知时的应该有的态度。不同年龄阶段读此书,获得的也会因此不同。儿童看到的是关于老鼠的童话,就像郑渊洁的《舒克和贝塔》,年长了,有了一定知识了解时,看到的是关于社会的种种问题,当读者想的再深入些,思考的多些时,看到的是人自身的存在意义。 因为有了光才知道了阴影的存在,因为有了思维才知道将要去往哪里。思考是藏在脑海里的无字地图,也许会带来些许麻烦,却是证明人的存在不可少的东西。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的更多书评

推荐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