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踏实地乃正途

浊舞

在关注本土推理后,熊猫先生的大名一直如雷贯耳。后来,就去寻找了《瞬移魔法》,看了之后,就感觉到作者有一种对于诡计的执拗追求。经过《岛田流》《二律背反》《御手洗浊的流浪》的连番洗礼后,我又意识到作者其实更看重的是像世人展示其能构思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强大诡计的智商与才能。他写的本不是为了推理,更是一种病态的诡计追求,对他来说,一切诡计外的皆是虚幻,唯有诡计才是本真,才是能够证明其价值所在之物。

而代价呢?就是人性的沦陷了,在他的作品里,信仰是极常见的动机,尤其是对于本格的信仰——这其实是作者的态度了,但也使得其文中的社会过于病态了。我甚至怀疑,熊猫先生是否由于为了使用某诡计而强行塑造了书中人物的价值观以致扭曲了自己的价值观。这是我在《二律背反》里看到的。

《岛田流》是作者作品里我唯一能产生认同的。他的动机依然扯,但我欣赏它诡计的独到之处。而本作的几篇却有些令我失望。

作者在《二律背反》中说,他的《二十角馆》提出来一种制造无头尸的理由,我觉得并不合适。的确,凶手或许为了掩盖某物毁去死者的头颅,但是本文中无头尸的根本缘由还是来自于我不认可的不合理的自杀。

而关于两位死...

显示全文

在关注本土推理后,熊猫先生的大名一直如雷贯耳。后来,就去寻找了《瞬移魔法》,看了之后,就感觉到作者有一种对于诡计的执拗追求。经过《岛田流》《二律背反》《御手洗浊的流浪》的连番洗礼后,我又意识到作者其实更看重的是像世人展示其能构思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强大诡计的智商与才能。他写的本不是为了推理,更是一种病态的诡计追求,对他来说,一切诡计外的皆是虚幻,唯有诡计才是本真,才是能够证明其价值所在之物。

而代价呢?就是人性的沦陷了,在他的作品里,信仰是极常见的动机,尤其是对于本格的信仰——这其实是作者的态度了,但也使得其文中的社会过于病态了。我甚至怀疑,熊猫先生是否由于为了使用某诡计而强行塑造了书中人物的价值观以致扭曲了自己的价值观。这是我在《二律背反》里看到的。

《岛田流》是作者作品里我唯一能产生认同的。他的动机依然扯,但我欣赏它诡计的独到之处。而本作的几篇却有些令我失望。

作者在《二律背反》中说,他的《二十角馆》提出来一种制造无头尸的理由,我觉得并不合适。的确,凶手或许为了掩盖某物毁去死者的头颅,但是本文中无头尸的根本缘由还是来自于我不认可的不合理的自杀。

而关于两位死者谁自杀谁他杀,我并未觉得震撼,震撼这种东西不是流于表面的。而这死亡方式替换的诡计,我也猜到了。

只是后来御手洗浊的推理未免啼笑皆非了。首先几面镜子并不能使蜡烛光变两,这是伪科学。其次,那个用镜子加强光亮的主角不是贝多芬,而是爱迪生。最后,这个故事其实是瞎掰出来的。御手洗浊以此解释凶手的行为可谓大错特错。

《瞬移魔法》追求猎奇到了极致,谜面确实不可思议。但其本身就有诸多的不合理,客观条件已然亿万挑一,更何况还要加上各种主观条件的考量。当然,或许有人说只要理论可行即可。但我认为这还是要有个度的把握的,就如麻耶雄嵩某部作品的伪解答若是当做了真解,我不敢相信有多少人会撕书。而且连体人这个算得上冷僻的知识之前没有点出,也是公平性上的不足。

《消失的诡计不见了》这一篇较为平庸,除开最后无厘头毫无道理的神展开,一切都应该能看出来,毕竟只是老梗之集合罢了。

《人体博物馆》不喜,不多说,参考《瞬移魔法》

《世俗边缘》有空再写吧。

别说我敷衍。。。。😉

1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御手洗浊的流浪的更多书评

推荐御手洗浊的流浪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