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送 目送 8.7分

你接我来,我送你走

培金根针卷菇

龙应台《目送》人生三书之三; 第一页绿纸上十二个小字“献给我的父亲、母亲和兄弟们” 第一篇《目送》和书名一样,在机场送出国留学的儿子,一直等着儿子消失前的回头一瞥,但是没有,然后有一段经常看到的文字【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十七岁》十七岁的儿子,儿童脸颊那种圆鼓鼓的可爱感觉已经被刀削似的线条所取代,棱角分明。 《山路》蔡琴的声音,有大河的深沉,黄昏的惆怅,又有宿酒难醒的缠绵;有些事,只能一个人做。有些关,只能一个人过。有些路啊,只能一个人走。 《寂寞》难道你觉得,两个人一定比一个人不寂寞吗? 《共老》所谓兄弟,就是家常日子平淡过,各自有各自的工作和生活,我们聚首,通常不是为了彼此,而是为了父亲或母亲。有时候我们问:母亲也走了以后,你我还会这样相聚吗?我们会不会相忘于人生的荒漠?兄弟,不是永不交叉的铁轨,倒像是同一株雨树上的枝叶,虽然隔开三十米,但是同树同根。 《牵挂》相见亦无事,不来常思君。 《寒色》人,一个一个...

显示全文

龙应台《目送》人生三书之三; 第一页绿纸上十二个小字“献给我的父亲、母亲和兄弟们” 第一篇《目送》和书名一样,在机场送出国留学的儿子,一直等着儿子消失前的回头一瞥,但是没有,然后有一段经常看到的文字【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十七岁》十七岁的儿子,儿童脸颊那种圆鼓鼓的可爱感觉已经被刀削似的线条所取代,棱角分明。 《山路》蔡琴的声音,有大河的深沉,黄昏的惆怅,又有宿酒难醒的缠绵;有些事,只能一个人做。有些关,只能一个人过。有些路啊,只能一个人走。 《寂寞》难道你觉得,两个人一定比一个人不寂寞吗? 《共老》所谓兄弟,就是家常日子平淡过,各自有各自的工作和生活,我们聚首,通常不是为了彼此,而是为了父亲或母亲。有时候我们问:母亲也走了以后,你我还会这样相聚吗?我们会不会相忘于人生的荒漠?兄弟,不是永不交叉的铁轨,倒像是同一株雨树上的枝叶,虽然隔开三十米,但是同树同根。 《牵挂》相见亦无事,不来常思君。 《寒色》人,一个一个走掉,通常走得很远、很久。在很长的岁月里,只有一年一度,屋里头的灯光特别灿亮,人声特别喧哗,进出杂沓数日,然后又归于沉寂。留在里面没走的人,体态渐孱弱,步履渐蹒跚,屋内愈来愈静,听得见墙上时钟滴答的声音,然后其中一个人也走了,剩下的那一个,也可能是一张白布盖着,被抬出去。 《为谁》教育,是一条垂到井底的绳,下面的人可以攀着绳子爬出井来。 《两本存折》一个存折里,数字一直在增加,另一个存折里,数字一直在减少。金钱可以给陌生的路人,时间却只给温暖心爱的人。 《四千三百年》太疼的伤口,你不敢去碰触;太深的忧伤,你不敢去安慰;太残酷的残酷,有时候,你不敢去注视。金门的人,好多过了海去买瓶酱油就隔了五十年才能回来,回来时,辫子姑娘已是白发干枯的老妇。 《年轻过》孩子,原谅他,凡是出于爱的急切都是可以原谅的。 《假牙》原来,任何没了牙齿的人,都长得一样:像一个放得太久没吃的苹果,布上一层灰,还塌下来皱成一团,愈皱愈缩。 《注视》是最后的时刻了吗?是要分手的时刻了吗? 《冬,一九一八》夫妻、父子、父女一场,情再深,义再厚,也是电光石火,青草叶上一点露水,只是,在我们心中,有万分不舍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目送的更多书评

推荐目送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