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 改变 8.6分

简单书评

fenury
这本书写于1973年,算是有些年头了。彼时博弈论尚未成为一种显学,系统论也还在襁褓之中。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作者们用极为传统又不失精巧的工具来构建一个论述问题的模型即数学和逻辑结构,这也是本书最有意思的地方。
改变中的第一序问题--群论
将群论引入对事物的观察无疑是一种创举,虽然不那么严谨,但这个理论在某种程度上有助于人们对事物的整体把握,特别是在系统论正式登上舞台之前,群论可能是一种合适的选择。
在群论涉及整体与元素之间基本关系的假设中,有四大特性:
1、群由具有某一共同特征的成员组成,此项无关群的本质,且任意群成员之间的组合结果,依然是群成员;
2、群成员按照不同顺序组合的,结果依然相同;
3、每个群皆包括一恒等成员,任何一个其他成员与该成员组合依然是该成员自身;
4、在符合群概念的系统中,每一成员皆有其相反或相对的成员,其组合的结果为恒等成员;
群的这四个特点,都跟群的稳定性相关,恒等成员使得其他成员与之组合时保持自身本体不变,相反成员使得其对立成员与之组合时保持群不变和本体不变,这两者点些类似于系统论中的缓冲机制和对充机制。

改变中的第二序问题--逻辑类型
群论无法...
显示全文
这本书写于1973年,算是有些年头了。彼时博弈论尚未成为一种显学,系统论也还在襁褓之中。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作者们用极为传统又不失精巧的工具来构建一个论述问题的模型即数学和逻辑结构,这也是本书最有意思的地方。
改变中的第一序问题--群论
将群论引入对事物的观察无疑是一种创举,虽然不那么严谨,但这个理论在某种程度上有助于人们对事物的整体把握,特别是在系统论正式登上舞台之前,群论可能是一种合适的选择。
在群论涉及整体与元素之间基本关系的假设中,有四大特性:
1、群由具有某一共同特征的成员组成,此项无关群的本质,且任意群成员之间的组合结果,依然是群成员;
2、群成员按照不同顺序组合的,结果依然相同;
3、每个群皆包括一恒等成员,任何一个其他成员与该成员组合依然是该成员自身;
4、在符合群概念的系统中,每一成员皆有其相反或相对的成员,其组合的结果为恒等成员;
群的这四个特点,都跟群的稳定性相关,恒等成员使得其他成员与之组合时保持自身本体不变,相反成员使得其对立成员与之组合时保持群不变和本体不变,这两者点些类似于系统论中的缓冲机制和对充机制。

改变中的第二序问题--逻辑类型
群论无法为我们提供一种模型以解释一类超越既定框架的变化,所以作者进一步引入逻辑类型理论。
其本质上跟群论一样,也是一组因某种共同特性组合在一起的“东西”,组成的分子叫成员,整体不叫群,叫种类。逻辑类型的基本公理为:凡涉及某集合的全部成员者,必定不是该集合的一员。
逻辑层次必须严格区分,以免产生悖论;从一个层次转到较高的层次(成员到种类)必须发生某种超越式的“改变”。

群论为我们提供一个架构,以思索一种变化,该变化在系统之内发生,但系统本身维持不变。逻辑类型理论给我们提供另一种视角以考虑成员和种类之间的关系,即由某一层逻辑转到更高一个层次所蕴含的改变。前者我们称之为第一序改变,后者我们称之为第二序改变。

很多时候我们被经验困在某种处境之中,无论多冷静和逻辑地试图解套却只能原地打转,是因为我们受限于第一序的改变,无法抓住真理的闪电。而从第二序的观点来看,解决之道只是在逻辑类型中由一组假设转换到另一组而已。


问题是怎么形成的
在许多情况下,群具有维持自身稳定性的倾向。第一序的改变无法带来预期的变化时,我们必须认识到此时目标只有在第二序改变的情况下才能实现。
在处理变化时,如果犯下以下三个错误,则容易使问题陷入困局:
1、不处理;2、过度处理;3、在错误的层次处理。
否定主义者通常会将社会系统之间的复杂关系过度简化,从而忽略问题的真实存在。
简化的根源来自于对复杂事物的抗拒心态,对确定性的执念。在社会情境中经常会看到这样的情况:看病难看病贵--政府腐败;春运买不到车票--政府腐败;房价高企--政府腐败;环境污染--政府腐败等等,通过简化来解决问题,无疑是缘木求鱼。从群论的观点来看,简化和恒等成员类似,当简化引入视角时,人们对真实的问题视而不见,实际上增加了第一序的稳定性。

如果说简化使人认识不到问题,那么乌托邦主义者则是另一个极端--明明问题无解,他们仍坚信终有解决之道。面对问题,如果人们自认为已经找到或者必将找到完美的方案,则很容易陷入极端主义。这种乌托邦症候群通常有三种表现:
1、内应式:由于现实所迫无法达成目标,而觉得是个人的某种缺陷,自我怀疑最终出现消极、畏缩等退出社会的心理状态;
2、目标漂移式:不会因为无法实现目标而怪罪自己,但是会沉溺于一种比较无害的儿戏般的拖延之中;
3、投射式:这种形式最主要的表现是道德的主持正义的立场,这样的人往往认为自己站在真理一边,肩负改造社会的神圣使命。
这三类都是企图以改造自我或世界来完成一个不切实际的理想,这种改变又跟某些无法改变的的困难纠缠在一起从而形成问题。

为了掌握“改变”种种不可捉摸的特性,我们必须对事实和关于事实的前提加以区分。人们解不开问题,往往是因为之前有了一个错误的隐含的假设,而不是没有找到正确的方法。
解决之道
我们不可能在同一层次上完成对一件事情的解释,解释是需要后设语言的。
第二序的改变需要遵循几个原则:
1、第二序改变的应用范畴正是针对第一序中的解题方案,此时第一序的解决方案正是引发问题的原因;
2、第一序改变基于常理,第二序往往反常理和充满矛盾;
3、第二序的处理方案是处理此时此地的情境,针对行为本身而不是行为的原因,即第一序中的what-why-how循环被打破;
4、第二序的解决之道是将问题至于另一个框架之中。
以常理而言,解决方案通常为不是"A"就是"非A"的二分法来寻求答案,殊不知此时已陷入群理论中任意成员皆有其对立成员的陷进,依然在第一序的框架之中。第二序的改变则既不是A也不是非A,而进入到更高的逻辑层次去思考。
想做到这一点,我们必须学会重新框定的艺术。

重新框定是指将人们赖以理解、经验某种情境的概念与情绪的假设、观点,改变成另一组同样也能符合事实的设定,经过这一转换,该情境对人们的意义已全然改变。
重新框定强将调一个客体种类的成员改变成另一种种类的成员;或者将新的种类成员引进概念中,并使我们能用新观点理解事物。其次,困惑是达成第二序改变的重要步骤。
实际上,问题解决之道还是在于我们对模式的识别以及如何去判断改变需要发生的层次。第一序第二序的特点,既是一种表现形式也是一种识别方法。在现代系统论和博弈论发展完备的今天,我们无疑有更多有效的工具来进行判断和决策。作者给我们展示了一种工具尚未完备时代的思考模式,即使在今天,这一模型依然是有趣和有价值的。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改变的更多书评

推荐改变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