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三王”之外

龙蛇

以前看过一篇马东写的类似阿城小传的文章,说阿城是这些年来作家里面活得最明白最有趣的人精。读完本书,个中确实有一些体会。 此书趣味和深度俱有,还有最能打动人心的深情,我觉得那才是人性中历史的最重要的东西。以前无法形容那种感觉,这次从《棋王》中学习到了——阿城说那是一种很古的东西,我觉得很到位。

“三王”中我个人最钟意《棋王》。文中阿城对王一生动作、心理的描写尤其是对用词的推敲都堪称教科书级一般的存在。某天与一藏族朋友吃饭谈天就谈到这个“吃的精细”的话题。朋友说藏族人对食物要求蛮多的,吃的也精细,“就是瞎讲究”。我瞬间就记起阿城写王一生“他对是虔诚的,而且很精细”。两边一比较,我就在想“那是不是正因为以前食物少,获取难,里面有个饥饿记忆在,所以后来才会珍惜,才会吃的虔诚精细呢”?结尾阿城写“家破人亡,平了头每日荷锄,却自有真人生在里面,识到了,即是幸,即是福”,说得多到位,王一生一俗人吧,可你哪能想到他也有“国士无双”的一天,也算是“俗世奇人”了。

阿城在《树王》意大利文版自序中说“只有良知,才是跨越文化的最根本的途径”。其实,依我观,“三王”都在围绕着“良知”这个宏大的主...

显示全文

以前看过一篇马东写的类似阿城小传的文章,说阿城是这些年来作家里面活得最明白最有趣的人精。读完本书,个中确实有一些体会。 此书趣味和深度俱有,还有最能打动人心的深情,我觉得那才是人性中历史的最重要的东西。以前无法形容那种感觉,这次从《棋王》中学习到了——阿城说那是一种很古的东西,我觉得很到位。

“三王”中我个人最钟意《棋王》。文中阿城对王一生动作、心理的描写尤其是对用词的推敲都堪称教科书级一般的存在。某天与一藏族朋友吃饭谈天就谈到这个“吃的精细”的话题。朋友说藏族人对食物要求蛮多的,吃的也精细,“就是瞎讲究”。我瞬间就记起阿城写王一生“他对是虔诚的,而且很精细”。两边一比较,我就在想“那是不是正因为以前食物少,获取难,里面有个饥饿记忆在,所以后来才会珍惜,才会吃的虔诚精细呢”?结尾阿城写“家破人亡,平了头每日荷锄,却自有真人生在里面,识到了,即是幸,即是福”,说得多到位,王一生一俗人吧,可你哪能想到他也有“国士无双”的一天,也算是“俗世奇人”了。

阿城在《树王》意大利文版自序中说“只有良知,才是跨越文化的最根本的途径”。其实,依我观,“三王”都在围绕着“良知”这个宏大的主题,差别就是侧重点不同而已。而就是“良知”这个大主题下的小人物之间的深情与执着,才是历史的温情,才是人性中最值得书写与保存的东西!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棋王·树王·孩子王的更多书评

推荐棋王·树王·孩子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