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 失控 8.7分

失控,无知的托词

陈树
无论是观点的惊世骇俗,还是涉及到各个领域的专业讲述,都证明了《失控》是本巨作。

  作为“未来三部曲”之一,“失控”的探讨是为了尝试揣摩未来变化的要义。空穴来风的预言那是不负责任的观点,对于超越当下时空的未知解读必须基于大量且逻辑连贯的事实分析。而《失控》从社会学、历史学、生物学,科技层面、文明层面、自然层面对于唯一的时间轴都发送了一个指向明确的宏观总结:所有的进化,其背后都有失控的影子。

  在组织行为学中,对于人格有一个有趣的划分:内部归因型人格与外部归因型人格。内部归因型人格持有者会偏好于将自己行动的结果产生的原因归在自身,而另一类人格持有者则会将原因尽可能地归于外在环境。两种人格似乎天差地别,水火不容,可是一个生物学实验却对这个社会学层面上的问题影射出另一种有趣的可能:“镜上变色龙试验”。

  把一个变色龙放在两面普普通通的镜子中间,当它发现周身的环境都在因为自身的拟态效应而发生剧烈变化时,它究竟会做出怎样的选择?是为了适应环境而无动于衷,还是在突变中迫切的变色以希望赶上镜中的自我,又或者这一切都取决于每一条变色龙自己的情绪反应?这...
显示全文
无论是观点的惊世骇俗,还是涉及到各个领域的专业讲述,都证明了《失控》是本巨作。

  作为“未来三部曲”之一,“失控”的探讨是为了尝试揣摩未来变化的要义。空穴来风的预言那是不负责任的观点,对于超越当下时空的未知解读必须基于大量且逻辑连贯的事实分析。而《失控》从社会学、历史学、生物学,科技层面、文明层面、自然层面对于唯一的时间轴都发送了一个指向明确的宏观总结:所有的进化,其背后都有失控的影子。

  在组织行为学中,对于人格有一个有趣的划分:内部归因型人格与外部归因型人格。内部归因型人格持有者会偏好于将自己行动的结果产生的原因归在自身,而另一类人格持有者则会将原因尽可能地归于外在环境。两种人格似乎天差地别,水火不容,可是一个生物学实验却对这个社会学层面上的问题影射出另一种有趣的可能:“镜上变色龙试验”。

  把一个变色龙放在两面普普通通的镜子中间,当它发现周身的环境都在因为自身的拟态效应而发生剧烈变化时,它究竟会做出怎样的选择?是为了适应环境而无动于衷,还是在突变中迫切的变色以希望赶上镜中的自我,又或者这一切都取决于每一条变色龙自己的情绪反应?这个问题的答案似乎已经变的没有那么重要,因为在两面镜子之间的生物,或许不仅仅是实验室的一条变色龙。我们人类似乎也处在一个巨大的玻璃镜环境中。

  内部归因,外部归因,自从人类产生了卓越的思考功能后,我们下意识的会将自身与周围无知的有机体与无意识的有机物画一条泾渭分明的界限。即使我们倡导与自然和谐共处,那更多的是以一种局外人、异类的姿态区分对待着除自己外的芸芸生物。摆在我们面前的似乎只有两个选择:顺从于环境或反抗于环境。我们忘记了环境只是所有形态的单独客体的总和,环境即我,我即环境。

  我们微小的一举一动也在牵扯着整体环境的所有神经:我们就像那只变色龙一般,无论是在自然的生物圈中,还是人造的社会下,看着变化迅捷的环境而做出自己的选择,在自我延伸与变形中不自知地变化着环境。内外部本身只是宏微观的差别,所有的变化都蕴涵了双向的法则,因导果,果回因,狂野的生命如同乌洛波洛斯衔尾蛇,在“环境”与“个人”的吞吐中变化着,这种变化看似无根之木、无迹可寻,因此谓为:失控。

  生命的拓展从来不是在稳定的情况下步步为营的,镜子屋里的变色龙指出了生命个体在环境中的意义,而生命与生命之间也有着不可简单描述的进化原旨。生命的进化从来不是孤单的,”共同进化“是一种更为被上帝认可的前进方式:老虎与雄鹿在生死竞速中不断增强自身的身体机能,蚂蚁与金合欢在捕食与被捕食见寻找平衡,相互适应;宿主与寄生物在一个共生的环境里你侬我侬......回到人类社会中,这种进化的方式也绝不罕见:经济体之间的理性博弈让双方的利益都有了新的价值;企业间的生产竞争倒逼着对方在战略与技术领域发展、突破;国与国间的外交策略的比拼到头来也是为了寻找适合崭新时代背景的交流网络.....生命、群落、组织皆是如此,在动态而晃荡的竞争中探索,构建出怪诞又耐人寻味的全新景象。

  当我们回归到生命的起点——诞生意义上来看,这些动荡、失控、混乱其实都情有可原。地球在秩序与稳定中存在了不可计数的年月,可只有当生命体来临之际,失控的意义才彻底被勾画出来。在所有的无生命迹象的星球上,总有玄妙的大自然法则将无机物的动态锁定在一个可控范围之内,这些星球上的化学反应宛如元素周期表一般稳定,同样的死气沉沉。以化学的专业角度来衡量,地球的化学性质是不正常的,甚至是完全失去了平衡,但也正是在这标准的失衡定义下,充满活力的世界的雏形开始出现。

  失衡、颠覆、摇摇欲坠,这些才是生命的显著特征。躁动不安的生命体们在碰撞、挤压、摧毁中培育了全新的可能,因为生命,从未稳定过。那么均衡真的就没有办法安抚狂热的生机吗?从某种程度上解释,确实如此,而且许多生命环境的破环正是因为均衡:多变的降水量是沙漠存续的关键;降水量看似均衡的热带雨林系统,也需要狂乱的暴风雨的点缀。均衡正意味着死亡。

  当然这个世界存在着均衡且单一的生命群落:超有机体。单调的物种构成了这些或大或小的群体,但它们在多变的环境中显得脆弱不堪。生命之所以顽强正是因为它的复杂,可复杂的背后不是彻头彻尾的无序,失控的确在生命的进化、未来的拓展中体现了举重若轻的作用,但庞魄而宏大的秩序才是让它发光发热的资本,也只有广博的海量秩序才能允许失控在自己的领域内胡作非为,而不产生毁天灭的灾难性打击。失控如同一个精致的调味品,在索然无味的名为环境的菜品中稍加点缀,让无趣的自然一越成为无可复制的全新存在。

  失控,书名为《失控》,全书探讨的重点问题也无一不围绕着“失控”。可随着作者行文的深入,我们发现“失控”似乎不再那么不可控制,它好像有其一定的内在逻辑,有其存在的指导法则,只是这层逻辑、这套法则我们尚未摸出门道,它还在我们不断开拓这个世界奥秘的前方。因此“失控”看起来更像是当下人类无知的一种借口,一种面对未知时无所适从的托词。

  人类讨厌未知,我们习惯于用量表、公式、图解来完成对世界的合理假设,而生命的延展却更人类的理性反其道而行。未来同样如此,我们或许可以用翔实的报告与精致的测量预测未来短时间内的一个狭窄领域的变化,但当我们将视角不断抬高,以整个世界为对象,用涵盖一切的宏观视线俯视着茫茫未来时,这些我们引以为豪的实用工具的意义似乎变得荡然无存,无法判断的变化无处不在,当我们开始感受到一种彻彻底底的失控感时,未来,悄然而至。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失控的更多书评

推荐失控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