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与罚:太宰治的文学与人生

碧月清风
太宰治因其自传性质的中篇小说《人间失格》为中国读者所熟知,也因这部作品的颓废基调和厌世情结而备受争议,褒贬不一。在这部小说中,太宰治甚至喊出“我想死,我必须得死,活着便宜是罪恶的种子”如此悲观的话,内心的罪恶感无以排遣,而且挥之不去。无疑,“死亡”、“自杀”这样的词汇频繁出现在他的作品中,已成为其作品中无法忽视的主题。文如其人,言为心声,太宰治走向自杀的悲剧人生亦在情理之中。

     《二十世纪旗手》是太宰治的短篇小说集,收录有《回忆》、《二十世纪旗手》、《灯笼》、《叶樱与魔笛》、《御伽草纸》五个短篇。

      《回忆》是太宰治的第一部正式作品,带有一定自传性质。这部短篇小说描写了出身贵族之家的少年在外求学的经历,“我”的外表柔弱而内心叛逆,一心想要证明自我的人生价值。故事中还掺杂着青春期朦胧的情感体验,渴望爱情却又不屑于诉诸于卑劣的手段。

     《二十世纪旗手》让我们读到了绝望中奋力挣扎的太宰治,“生而为人,我很抱歉”的名句,即是出自此篇。早期的太宰治疯狂痴迷于俳句,于此可见一斑。

&...
显示全文
太宰治因其自传性质的中篇小说《人间失格》为中国读者所熟知,也因这部作品的颓废基调和厌世情结而备受争议,褒贬不一。在这部小说中,太宰治甚至喊出“我想死,我必须得死,活着便宜是罪恶的种子”如此悲观的话,内心的罪恶感无以排遣,而且挥之不去。无疑,“死亡”、“自杀”这样的词汇频繁出现在他的作品中,已成为其作品中无法忽视的主题。文如其人,言为心声,太宰治走向自杀的悲剧人生亦在情理之中。

     《二十世纪旗手》是太宰治的短篇小说集,收录有《回忆》、《二十世纪旗手》、《灯笼》、《叶樱与魔笛》、《御伽草纸》五个短篇。

      《回忆》是太宰治的第一部正式作品,带有一定自传性质。这部短篇小说描写了出身贵族之家的少年在外求学的经历,“我”的外表柔弱而内心叛逆,一心想要证明自我的人生价值。故事中还掺杂着青春期朦胧的情感体验,渴望爱情却又不屑于诉诸于卑劣的手段。

     《二十世纪旗手》让我们读到了绝望中奋力挣扎的太宰治,“生而为人,我很抱歉”的名句,即是出自此篇。早期的太宰治疯狂痴迷于俳句,于此可见一斑。

    《灯笼》描写了下层人民生活的艰苦,仅仅为了男朋友体面地去游泳,生活拮据的女主人公偷了一件泳裤。一件小事,却透露出太宰治对劳苦大众的同情与怜悯。

    《叶樱与魔笛》的笔触则指向了太宰治人生中不可分离的女性角色,此篇中姐姐冒充妹妹的恋人,给病中的妹妹写信,许诺每天晚上为她吹一支曲子。梦幻一样的美好愿望,在被妹妹戳穿后,却意外听到了信中许诺的曲子,妹妹终于带着一种希望和满足离去。

    《御伽草纸》则讲述了战时在防空洞中太宰治情着无限爱心为女儿讲民间故事。在太宰治的笔下,传统的日本民间故事得到了别一种充满情感的演绎。

       太宰治的作品中离不开女性形象的存在,《回忆》中姑姑、母亲、祖母、阿竹、姐姐、阿民等一干女性,尤其是美代;《灯笼》中生活困难的热恋中女孩;《叶樱与魔笛》中的姐妹俩;《御伽草纸》中的老婆婆、小兔子、公主、小麻雀。太宰治生长于女性众多的家庭,从小对女性有着特殊的感情,既渴望、同情又嫌恶、疏离。太宰治本人的几次自杀事件都离不开女性身影的陪伴,即是其这种复杂纠结的情感的特例。《回忆》对于女性朦胧期待的爱,《灯笼》、《叶樱与魔笛》对女性的深切同情与关怀,《御伽草纸》对女性的憎恶,都在一定程度上解析了太宰治复杂而多变的人生。

       太宰治生活的时代也同样在其文学作品和现实生活中投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出身于富庶之家,早年又浸淫马克思主义,使其对自己的家庭出身产生了复杂的嫌恶,他是带着罪恶的感情向前行进在人生之路的。这样的家庭出身和人生经历,使得太宰治对于底层人民的同情与关切,多次投影其作品中,通过本书也可以看到这样的身影。对于弱势群体的同情,体现了其进步的一面。

      《二十世纪旗手》一书语言准确而不生涩,结构完整而严谨,内涵丰富,令人读后陷入沉思,对于人生,对于爱情,对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文学来源于生活,却又高于生活。阅读文学作品,既是观照我们的人生,也是体验多样性的生活。
2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二十世纪旗手的更多书评

推荐二十世纪旗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