碟型世界

mint薄荷

在阅读这本《碟型世界》时,我刚从王尔德的暗黑童话中脱离出来,也拖了很久才开始看这本书。再看书腰封上所写的荣获“卡内基儿童文学奖”,有一种淡淡的审美疲劳向我袭来。 可能是我偏见,我认为大部分的奇幻小说实际都和童话有异曲同工之妙,而大部分的奇幻小说的套路都是魔法,而我在我看来,所有涉及魔法的奇幻小说,都不如《哈利波特》来的带劲。而当我翻开扉页,上面写着“普拉切特认为奇幻小说的重点不是魔法,而是以另一种角度看世界。”,这句话瞬间引起了我的兴趣。我一直认为换个角度看世界,就会发现世界的奇妙 我们常常会发现,当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我们用小动物的角度看小动物,用植物的角度看植物,用太阳的角度看太阳,所以我们认为整个世界都是奇妙的,那简直是一部史诗级的奇幻小说。可当我们长大以后,我们只会用自己的角度去看待一切,所以一切都开始枯燥乏味起来,改变的不是世界,而是我们。 而《碟形世界 猫和少年魔笛手》让我重新拾起那份用另一种角度看世界的能力与兴趣。 一只会说话的猫带领着一群会说话的老鼠,以及一个一脸傻相的会吹笛子的男孩,他们到一个个城市制造“鼠灾”,然后赚取驱鼠费。 赚够钱,猫要找一个地方养老,老鼠要去...

显示全文

在阅读这本《碟型世界》时,我刚从王尔德的暗黑童话中脱离出来,也拖了很久才开始看这本书。再看书腰封上所写的荣获“卡内基儿童文学奖”,有一种淡淡的审美疲劳向我袭来。 可能是我偏见,我认为大部分的奇幻小说实际都和童话有异曲同工之妙,而大部分的奇幻小说的套路都是魔法,而我在我看来,所有涉及魔法的奇幻小说,都不如《哈利波特》来的带劲。而当我翻开扉页,上面写着“普拉切特认为奇幻小说的重点不是魔法,而是以另一种角度看世界。”,这句话瞬间引起了我的兴趣。我一直认为换个角度看世界,就会发现世界的奇妙 我们常常会发现,当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我们用小动物的角度看小动物,用植物的角度看植物,用太阳的角度看太阳,所以我们认为整个世界都是奇妙的,那简直是一部史诗级的奇幻小说。可当我们长大以后,我们只会用自己的角度去看待一切,所以一切都开始枯燥乏味起来,改变的不是世界,而是我们。 而《碟形世界 猫和少年魔笛手》让我重新拾起那份用另一种角度看世界的能力与兴趣。 一只会说话的猫带领着一群会说话的老鼠,以及一个一脸傻相的会吹笛子的男孩,他们到一个个城市制造“鼠灾”,然后赚取驱鼠费。 赚够钱,猫要找一个地方养老,老鼠要去买一个岛建造伊甸园,男孩呢要成为大人物。故事的开始,他们决定干完一票大的就收手。没想到已经有人捷足先登。已经有人提前控制了所有的原住民老鼠,偷窃了所有的人类的粮食,并暗地里展开血腥屠杀。发现这一秘密的魔笛手一行当然免不了被追杀的命运。 这个故事的灵感毫无疑问是来自于《穿靴子的猫》以及驱鼠魔笛手的故事。但一切都被全新演绎,每一个古老的意象都赋予了新的意义。作者在进行一个思想的魔法,从一个古老的帽子里变出了一只毛茸茸的兔子。你以为只有一只兔子,不,是一串毛茸茸的兔子! 这本小说中最大的反派大概就是恐惧。无论是莫里斯还是突变后的老鼠们,他们虽然有了自己的思想,但在面对恐惧时,他们仍旧只剩下了身为动物的本能。连最聪明的毒豆子也沮丧地说:“他们就这样……停止了思考”,仔细想来,我们人类又有什么差别,面对恐惧时,同样也只剩下奔跑和逃离的本能。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的更多书评

推荐碟形世界:猫和少年魔笛手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