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草记 杂草记 8.6分

消失的杂草(算不上书评,就是感慨而已)

紫陌轩

这本书,我打了4星,其中插图占3星,栩栩如生的模样,让我忆起我的童年。

我的故乡是个民风彪悍的十八线小城市,街头枪战、挑人脚筋之类的故事并不止存在于电视电影里,还存在在八九十年代的、我的故乡。

然而我的童年安详有趣,我家住在爸爸单位安排的住房。据说他们单位背后原先是一片坟山,不知哪个不信邪的领导拍板在上面建了三幢四层的楼房,就算是宿舍楼了。那里的居民都管我们住的地方叫“山上”。

山上是荒芜的,又是热闹的。每天中午,篮球场,门球场,月季、冬青、美人蕉、石榴树、葡萄藤,池塘,全都静静的。每天晚上,虫鸣、嬉笑的孩童、纳凉的大人,彼此寒暄致意,家长里短、天南海北地聊天,热闹得不行。

我们一群小孩——现在都记不得都是谁了——成天在草地上窜来窜去,分享彼此吃植物的心得:把一串红的花拔出来,根部的蜜很好吃;月季要把茎摘下来,剥掉那些带刺的皮,嚼一嚼会感觉甜丝丝;美人蕉……美人蕉的吃法我现在已经忘了。

杂草就更多了,蛇莓——我们管它叫蛇果,摘下那红宝石一般的果子,小心翼翼吃掉,再战战兢兢等着蛇来报仇,我们以为那是蛇的私属物。垂序商陆,那时还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但已经...

显示全文

这本书,我打了4星,其中插图占3星,栩栩如生的模样,让我忆起我的童年。

我的故乡是个民风彪悍的十八线小城市,街头枪战、挑人脚筋之类的故事并不止存在于电视电影里,还存在在八九十年代的、我的故乡。

然而我的童年安详有趣,我家住在爸爸单位安排的住房。据说他们单位背后原先是一片坟山,不知哪个不信邪的领导拍板在上面建了三幢四层的楼房,就算是宿舍楼了。那里的居民都管我们住的地方叫“山上”。

山上是荒芜的,又是热闹的。每天中午,篮球场,门球场,月季、冬青、美人蕉、石榴树、葡萄藤,池塘,全都静静的。每天晚上,虫鸣、嬉笑的孩童、纳凉的大人,彼此寒暄致意,家长里短、天南海北地聊天,热闹得不行。

我们一群小孩——现在都记不得都是谁了——成天在草地上窜来窜去,分享彼此吃植物的心得:把一串红的花拔出来,根部的蜜很好吃;月季要把茎摘下来,剥掉那些带刺的皮,嚼一嚼会感觉甜丝丝;美人蕉……美人蕉的吃法我现在已经忘了。

杂草就更多了,蛇莓——我们管它叫蛇果,摘下那红宝石一般的果子,小心翼翼吃掉,再战战兢兢等着蛇来报仇,我们以为那是蛇的私属物。垂序商陆,那时还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但已经知道它一串串的浆果不能吃了,不过可以当紫墨水,被我们涂抹得到处都是。

我家在一楼,阳台后面就是一蓬蓬牵牛花和狗尾草杂生,走两步就是花坛,没人刻意去打理里面的那些酢浆草、一年蓬、婆婆纳,它们照样长得很旺盛,生命力顽强得让人以为它们永远不会消失。

离开“山上”,离开故乡,至今已有二十五年,中间回去瞧过,由于单位的人越来越多,“山上”的建筑也越来越多、越来越高、占地面积越来越大。杂草不必说,早已被水泥填平,连月季芭蕉冬青等种植植物的空间也已缩减到极小的范围。现在的“山上”,不,现在的城市里,都只有一栋栋楼矗立,和规划好的绿地上“体制内”规规矩矩的草木。

翻开这本书,那些熟悉的杂草夹带着童年向我扑面而来,它们都去哪儿啦,它们在哪里啊?我还有机会在野地里邂逅它们,并把它们介绍给我的儿子吗?该不会,我的儿子今后只能在书里才能见到它们吧?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杂草记的更多书评

推荐杂草记的豆列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