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村上的冷酷笔调亮星星眼

不吃药就扔掉

●感觉村上的小说中人物对话都十分的简单:“喜欢?”“喜欢。”基本谓语直接跟一个宾语就是标配了,其他的乱七八糟的修饰和鸡肋般的话一律弃掉,有一种极简主义的感觉。 读他的小说觉得这个人很奇怪,好好儿的走一段路,他能把街边的事物挨个写一遍,然后由一个物件能牵出大半页的感想,最后的结果通常还是无解。不过他这种方式却一点也不显拖沓,不是像老太婆的裹脚布一般的存在,而是能清楚的让读者感受到他的想法,奇奇怪怪的,有些幼稚的,倒也十分有趣。 ●和读的村上的第一本小说《挪威的森林》一样,读完却还是没有什么特别震荡心灵的感悟,甚至要我说出这本小说的主旨或者作者想要具体表达的东西,我可能也会支支吾吾。这让我想起在知乎上听的张佳玮的一个live,其中有一个知友提问说读村上经常读不出作者的意思,张佳玮这样回应说:“很多时候读小说读的不是一个意思,而是一种感觉,现代作家也更倾向于让读者获得一种感觉,如果他觉得有必要去讲道理他会去这样做的。”不过自己读不出来什么可能真的是由于读书太少,没什么鉴赏能力吧/笑。 这本小说在高中时期读了一半,当时就在尽力猜测世界尽头和冷酷仙境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这种双线平行的写法这是见识的第...

显示全文

●感觉村上的小说中人物对话都十分的简单:“喜欢?”“喜欢。”基本谓语直接跟一个宾语就是标配了,其他的乱七八糟的修饰和鸡肋般的话一律弃掉,有一种极简主义的感觉。 读他的小说觉得这个人很奇怪,好好儿的走一段路,他能把街边的事物挨个写一遍,然后由一个物件能牵出大半页的感想,最后的结果通常还是无解。不过他这种方式却一点也不显拖沓,不是像老太婆的裹脚布一般的存在,而是能清楚的让读者感受到他的想法,奇奇怪怪的,有些幼稚的,倒也十分有趣。 ●和读的村上的第一本小说《挪威的森林》一样,读完却还是没有什么特别震荡心灵的感悟,甚至要我说出这本小说的主旨或者作者想要具体表达的东西,我可能也会支支吾吾。这让我想起在知乎上听的张佳玮的一个live,其中有一个知友提问说读村上经常读不出作者的意思,张佳玮这样回应说:“很多时候读小说读的不是一个意思,而是一种感觉,现代作家也更倾向于让读者获得一种感觉,如果他觉得有必要去讲道理他会去这样做的。”不过自己读不出来什么可能真的是由于读书太少,没什么鉴赏能力吧/笑。 这本小说在高中时期读了一半,当时就在尽力猜测世界尽头和冷酷仙境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这种双线平行的写法这是见识的第二次了(第一次是《穆斯林的葬礼》话说这里的人物关系真的是。。。千丝万缕)。读完之后还是有疑惑“世界尽头的主人公是怎么知道这是由自己创造出的世界呢?前面似乎没有任何铺垫,直到了最后关头才和一起逃跑的影子说了句‘我不能丢下我创造的这个世界’(心疼影子三秒QAQ)这一点是让我感觉有点突兀。” 冷幽默,应该是自己读下来的最大的感受了吧,把电梯比喻成棺木,得知自己即将丧失意识被问“生气了吧”却只是淡然的回答“多多少少,不过生气也无济于事”,女孩的丈夫被人用铁花瓶砸死,有些荒诞,又让人感觉这主人公到底是心大,还是对世事漠然了,对任何事情都可以将自身抽离开来冷眼旁观,哦,和王家卫倒有相似之处,以冷酷的笔触描画遇见的人和狗。 整本书平静得很,没有大起大落,大喜大悲,又或者是作者这种冷酷的写作方式让读者也不自觉地抛弃了日常中敏感的神经,即使要失去意识,也还是随着主人公一起在街上游荡,和女孩见了极为普通的一面,没有倾诉衷肠,没有悔恨遗憾,一切都平常极了。顿时觉得四大皆空,好像能躺尸在自己床上直到世界尽头,这又让我想起大张伟极为触动我的一句话“不用考虑那么多,就这么活着呗。” 乱七八糟的碎碎念,不成逻辑的读后感,抓不住主旨,领悟不了思想,我的境界还没有come up to.就这么读呗。

0
0

查看更多豆瓣高分好书

回应(0)

添加回应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的更多书评

推荐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的豆列

提到这本书的日记

了解更多图书信息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